2017年8月22日星期二

往事该不该记

往事不须记,或者往事不可忘?

该忘记或者改紧记,敦马掌握得出神入化,该忘时忘,该记时记。

记得多年前他在一个著名的案子作证时,对控方所提问题,想答的就答,不想答的就说忘了,谁也拿他没办法。

他写过一篇著名的诗章《马来人太健忘》( Melayu mudah lupa )传诵一时。

他批判马来人忘了过去的积弱,屈辱,过去的没尊严,被践踏。他劝马来人不好健忘。

现在,他最希望马来人健忘了,忘记中央银行炒汇案,也忘记默里案。

但是,他也没怕过,调查也好,上庭也好,老爷子怕谁。

我认为炒汇案是大选前的游戏,就像比赛谁先眨眼,先眨眼就输了,输的是政治。

所有的政客都一样,遇上有违原则,失去了底线的时候就说,不要纠缠过去,最重要的是向前看,但自己若是有政绩,最好永远记得。

对过去的坏事或者好事,我相信人心是要记得的,但是人性却容易忘记,所以才有那么多纪念会,纪念日。

政客要你忘的,最好不要忘,政客要你记的,不妨就忘了。








2017年8月20日星期日

王者出动,互相踩场

大选前气氛热烈,王者互相踩场。

那天,首相纳吉行程来到峇东埔,有官方媒体主播这么加了一句:纳吉“哪里都不去”,偏偏来到安华的老巢。

纳吉并不是哪里都不去,几天后,他又来到浮罗交怡,媒体说是来踩马哈迪的老巢。

敦马的老巢应该是哥打士打,但人们都说是浮罗交怡,因为在他任期内,这个岛建设成了知名的旅游区,传说他要到这里出战。

老一辈却记得,交怡岛名扬四海,是东姑的功劳,东姑写了《玛苏里公主》一书,捧红了这个岛,是有力的文化建设。

总之,哥打士打是两位首相的城市;浮罗交怡是两位首相所爱的地方。

吉打州上届曾经政权易手,由回教党执政,交怡岛也日子如常,没有禁酒什么的。

我常看台湾政论节目,发现民进党执政之后,并没有成为“全民政府”,对于向来不支持它的群体很亏待,对支持它的群体很袒护。

我也发现,我们的政府大气得多,在反对党执政的地区,大型发展照样进行,并没有惩罚选民,值得一赞。






2017年8月18日星期五

是恐吓还是警告?

大选临近,开始听到各种各样的话,有甜言蜜语,有张牙舞爪。

最令人不安的,是各种的恐吓和警告。

听到恐吓和警告要有自己的判断,如果简单地嗤之以鼻,会有风险。

我喜欢用煤气桶来比喻。如果一看到煤气桶便说要爆炸了,那是恐吓。如果煤气桶已经漏气,说它要爆炸了,那是警告。靠近煤气桶的人不能一味地说:你在吓我?我是被吓大的咩?

1969年选举的紧张气氛前所未有,东姑一再警告会发生种族冲突,人们嗤之以鼻,视为恐吓,因为没见过老虎不相信世上真有老虎。

不久前敦马也说,如果国阵只赢少少,会效法69年制造513。

老马的警告比东姑的警告如何?嗅一嗅空气就知道。东姑警告时,空气里弥漫着煤气味;老马警告时,什么气味也没有,只有一个煤气桶,我们不必一看到桶就紧张。

网络狂人RPK也警告了,说如果土团党和巫统的人作殊死斗,会斗到街上,找华人出气。

他的分量又如何?好笑,连煤气桶都没有看到,别说有气味。

补充一句:当年蔡细历说,投回教党就会有回刑法,给人骂翻,说是恐吓,其实是警告,因为丹登两州已经摆着回刑法,蓄势待发,那不就是浓浓的煤气味了么?

当时人们响应政客呼吁,敢敢投下去,说回刑法是假的,真是勇敢的愚蠢,愚蠢的勇敢。







2017年8月16日星期三

有些事必须隐瞒

那天座谈会发生冲突,竟是重提默马里事件引起的,觉得很突然。

老马的回答不令人满意,会场中就飞起了鞋子瓶子椅子。

老马一再举办“无所隐瞒2.0”只是挤兑纳吉的噱头,没想到会反坐到自己身上。

Nothing to hide 就是“事无不可对人言”。这是不着地的高调,没有人做得到,包括老马自己。

默马里血案,老马就是不敢对人言。

他躲躲闪闪说自己当时在国外,把责任推给副手慕沙,慕沙吃死猫几十年后才出书说明其实那天老马在国内。

血案死了一位著名的回教传教士,以及13名保卫传教士的村民,还有四名警察。

传教士和村民都是回教党党员,回教党认为他们是为了护教而死,所以封为“烈士”。

老马算是东邪型人物,有“俺做了,又怎样”的气概,但这一件就是不敢承认。

重提默马里不是偶然的,老马正要进入马来腹地抢选票,如果回教党依样画葫芦,也搞“无所隐瞒”座谈会,留一张空椅给老马等他来把默马里事件说清楚,那就很好看。




2017年8月14日星期一

仇恨升级怎么好

在讲座闹事的,应该见一个捉一个,再闹再捉,免得闹大。

不是主张君子动口不动手,其实有些君子的口太臭,最适合给他塞粪,但是王法在上,不许妄为,不是说打人就不对,而是说打人就犯法。

选举总会有讲座,以前还有群众大会,气氛热烈。

群众最爱捧反对党的场子,台上骂得痛快,台下欢呼鼓掌,宣泄完了各自回家,场照捧,票照投,群众人数不等于票数。

以前的群众大会和现在有很大的不同,以前是骂政府,骂政党,口沫横飞,骂得淋漓畅快。

现在不是骂政府,不是骂政党,而是集中骂一个人,骂得人人仇深似海,不共戴天。

鼓吹仇恨的人,应该被丢臭鞋,但说过了,不好犯法。

现在为什么很闷?因为现在的做法是在闷烧,闷烧会发热,不会发光。

老实说,我对于炒作1MDB课题一炒就是三年,已经很反胃,那几个炒作高手也变得面目可憎。











2017年8月12日星期六

人人都在读古书

李光耀把亚洲四小龙的兴起归功儒家思想,但儒家在自己的发祥地已经被打趴。

现在有人说传统是宝,经书应该拿出来读,但是更多人说那是毒草,读了贻害无穷。

世界上有的民族被别人的枪炮打败了,对自己的文化失去信心;有的民族虽然亡国了,却靠自己的文化复国。

专家都搞不掂了,我们当然没资格说该不该读古书。

放眼看人类,倒是有九成的人是在读着古书的,而且是读很古的书。譬如:

兴都教徒读的吠陀经,至少3500年。

佛教徒读的佛经,至少2500年。

基督徒读的圣经,至少2000年。

回教徒读的可兰经,至少1400年。

他们并没有用现代的科学知识和人文观念来批判古书的不合时宜,反而认为古书的教导,万古长青,信受奉行。

中华民族虽然打倒孔家,依然满口忠孝仁义。


2017年8月10日星期四

官方新闻比较可信

法庭宣判,被令停刊三个月的The Edge 两份刊物可以获得赔偿。

这判决恨死当年在茅草行动下被停刊的三大报。

受害的是两份大规模的日报和一份三日刊,停刊约六个月,有的搞到要破产,他们的损失,不知向谁讨公道。

停刊的罪名是敢照实报道,敢说真话,令马哈迪政府感到不快,而这些所谓真话在今天看来却是稀松平常,可见当时的生存夹缝有多窄。

有了网络,言论空间在官方这一边是放宽了许多,但在网络恶霸打压的环境下却也收窄了许多。

现在媒体的问题不是言论自由,而是假新闻。

不一定是凭空捏造的才是假,有闻不录也是假,因为隐瞒大事件就是要造成假象。

假新闻是世界性的,连特朗普也在打假,自己还设立了“真新闻”网站,但那是另一个故事。

因为假新闻太多,反而显得官方新闻可靠。

以前官方新闻是没有公信力的,现在网络衬托下,官方新闻成了必须参照的标准。

不是说官方不会造假,但官方必须对全世界负责,尤其是有关财经数字,要接受全世界投资者的质疑,所以即使被骗也有全世界陪衬;而网络兵团则可以随意放言,国家债台高筑,就要破产了,说得人心惶惶,却不必负一点责任,若是被骗,只能怪自己少根筋。












2017年8月8日星期二

插嘴说弟子规

读《弟子规》很有争议,读正统的四书五经也是意见尖锐对立。

著名作家温任平说弟子规是奴性教育,更加引起热议。

古书毕竟是古书,价值观念当然不完全适用,争论点是利大或弊大。

温先生非常反对的的一句:”亲有疾,药先尝,昼夜侍,不离床“。

我倒认为这句可取。现在用西药,当然不能先尝,但在药房领药的时候,弟子替老人看清楚有没有配错药,回家要提醒准时吃药,精神是一致的。

至于昼夜侍,不离床,那得看病得重不重。我有朋友的尊长病重入院,他们兄弟姐妹轮班在医院病床边24小时照顾,寸步不离,那是很感人的亲情,不忍否定。

另一句“出必告,反必面”,该是家长们最希望看到的。家长最怕不知道孩子在外面做什么,如果出门说一声,回来叽叽喳喳报告做了什么事,那是最温馨的时刻,所以这条训诫可以促进亲子关系,无关奴性教育。

我同意提倡孝道是为了方便统治,但几千年前已经开始了,不待今天,而孝亲敬老之所以到今天还有人提倡,是因为符合普遍价值。

若是刻意摧毁传统价值,以致社会出现了啃老族,驱老族,虽除去了奴性,也失去了人性。






2017年8月7日星期一

原爆的传说

原子弹爆炸转眼72年,很快就成了古老的传说。

天皇宣布投降时,日本人如丧考妣,很多人切腹自杀,我们则欢天喜地庆祝。

假如没有原爆,马来亚可能还是日本殖民地,今天也不会有土著非土著,日本人做一号官,我们一律做皇民,大家不用争。

日子也许比现在舒服,就像台湾人那样,看到日本,样样顺眼。

日本人对白人的战争,有一点很奇怪,就是在战争过程中,不知为什么白人那么不济,大批大批成了俘虏,被折磨得皮包骨。

后来有人说,白人的哲学是,不能战就逃,不能逃就降,怪不得英国人逃了,抛弃我们,在新加坡投降了。

日本人把投降看成奇耻大辱,要战到最后一个人,他们叫做玉碎,而白人的当然是瓦全了。

白人的做法可以减少伤亡,包括百姓的伤亡,但投降不等于怕死。看血战冲绳岛,血战硫磺岛,诺曼底登陆,白人也有不怕死的时候。

我是经历战乱的人,属于瓦全派。




2017年8月5日星期六

法官和议长谁大?

有位议员在国会提出30道关于1MDB问题被拒,一怒状告议长和国会。

我们还没有看过立法司法两个机构如何较劲,只能远望美国老的三权恶斗,现在戏来了。

法律外行人有很多奇想,如果法庭真的判了议长违宪会如何?是不是以后所有提问都不能拒绝?还有临时动议、个人法案,都能随意提出?

如果不要这些乱象发生,国会可以不可以立法禁止国会事务提到法庭去?

我们应该对立法机关比较有信心呢,还是应该对司法机关比较有信心?

法庭有时候也变成了民间斗争的工具,譬如当年巫统有人不满党选,告上法庭,结果庭判巫统为非法组织,后来巫统修改章程禁止党务上法庭。

马华梁陈斗争也把战场搬到法庭去。

不久前有一个华教团体也把纠纷提上法庭去缠斗。

把法庭当作斗争工具,其实无关信心,而是作践司法,浪费社会资源。






2017年8月3日星期四

查希的两亿三

老马说,副首相查希20年前当选巫青团长时,银行里有2亿3千万巨款,交代得不清不楚。

这表示还没有当团长的查希,没有官职,已经身家亿万。

既然金钱来的来路不清不楚,当时手握大权的老马,为什么不交付反贪局进一步调查?

不过,人们习惯不会要求指控者出来回答什么。

人们习惯转而问查希:你怎么说?

如果没有巨款,为什么不去提控?如果有巨款,为什么不出来说清楚?

总之,又是一场迷糊战,搞到最后又是罗生门。

所谓”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这句话,其实只对了一半。

支持马帮的当然相信,不信也信;不支持马帮的也许不信,但说多了也可能会信。

所以说,指控人家的,有赚无赔;被指控的,先脱了一层皮

老马深谙此道,凡被他指控过的,不管有没有结论,都已洗刷不请。

以后,查希就是两亿三。












2017年8月1日星期二

斗到祖宗三代


政治斗争竟要挖到祖宗三代,可见火气很大。

副首相查希揭露马哈迪身世小秘密,说敦马有印度血统,身份证的名字叫“伊斯干达.库迪之子马哈迪”。

马来人的习惯是用bin代表“之子”,但敦马用的是 s/o,印度人的用法。

有印度血统不是问题,问题是,老马虽然不是纯马来人,却利用马来人的名义斗争做马来英雄。

不纯的马来人行事比马来人更马来人。(华人里面也有)

政治最好不要牵扯种族,但这次招呼的对象是种族主义大师老马,令人有一点快感,终于有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老马是印度后裔,根本不是秘密,安华的烈火莫熄老班底Otai早已经揭露过了,说他的祖籍是南印度的克拉拉邦。

克拉拉邦的语言是Malayalam,讲这种话的人就是Malayalee, 俗语叫 Mamak,在我国是个大群体。

Malayalam这个字很有趣,你可以往右读,也可以往左读,就像政治人物讲话,正说他也对,反说他也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