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6日星期五

敦马哭普腾

原谅我,我很娘,我会哭,哭儿子没有了。

今后普腾有钱有技术,会很成功,可以与劳斯莱斯比,与宾利比,但我不会为他感到自豪,就像新加坡不论怎样伟大,我也不感到自豪,因为已经卖了。

售卖普腾是一个大出卖的开始,欠债累万累亿,不卖资产怎样还?卖啊卖,最后马来西亚也卖了。

马来西亚卖给有钱人,会变得很进步,有高铁,有高速,什么都有,甚至超过2020宏愿的目标,但是我不会为那样的马来西亚自豪,因为他被卖了。

敦马可以从卖普腾推演到卖国家,真是浮想联翩,如果不是胡说八道。

爱敦马的人应该同声一哭,说到爱国产车,却不知有几人。

在现实里,不曾听过有谁为笨蛋傻瓜感到自豪,只看到高官们买官车,爱的是欧陆名牌,嫌弃普腾不入流。

敦马是写文章高手,最后还是回归国家被出卖,所以必须救国,哭普腾是鳄鱼泪。







2017年5月24日星期三

画饼保卫战

不明白安华为什么要握老马的手,那是一只带有家仇国恨的手啊。

在比较简单的希联里,安华是争议不大的未来首相,至少图纸上是这么画的,也做了20 年的二进宫美梦;如今老马来了,连这一张画饼也要撕毁。

日前蓝眼举行党大会,原班希联领袖高举“安华是第七任首相”画饼,来一场画饼保卫战,
然而老马不甩,自顾自拍照。

过后老马的儿子说,安华他不能。

政客们充满算计倒也罢了,但是把老马拉进来,得失难料,值得这么牺牲原则和尊严吗?

也许只看到到老马能吸引多少票,没看到老马也可能吓走多少票。

老实说,看到老林和老马拥抱,感觉是很噁心的,还不止一两个人这么收说。

看到安华和老马握手,简直不敢相信。难道他已经没有人类的感觉吗?

倒是安华的老婆和女儿不能原谅老马,表现了真性情。

反对派有人很兴奋地预告,会有一波马来人大海啸。但海啸不一定是冲过去,也可能冲过来。


2017年5月22日星期一

不包头又怎样

回教规矩最严的沙地阿拉伯,居然允许特朗普的老婆和女儿不必包头就登堂入室,可说是破格的礼遇,连传媒也注意到 了。

两个女人秀发飘飘,一群男人却把头包的严严实实,还加上头箍,场面煞是好看。

老特是反回教反到出面的,一上台就禁止几个回教国家公民入境,如今反而成了回教国家竞相巴结的上宾,你能想到的,就是受人尊敬是要看武功的,不是以德服人的,只有武功高强的才有资格说,我不包又怎样。

在我们这里,大家看到马哈迪和纳吉的老婆不包头,安华的老婆包到严密,就是说,包不包是个人的选择,更证明这不是圣人订的规矩。

讨厌有少数不甘寂寞的人假托圣人之名叫嚣,搞到气氛肃杀。

不知道在官方场合,非回教妇女是不是要包,但非回教男人是要戴宋谷的。

遵照规定包头或戴宋谷没话说,但很看不起某些政客,别人戴就辱骂,自己戴却面有得色,此之谓厚颜。








2017年5月20日星期六

一个发了,一个死了

发了的是一带一路;死了的是太平洋跨协。

一带一路日前在中国盛大举行高峰会,有点像古时“万邦来朝”的景象。

那些原本要参加跨协的,也恭恭敬敬来了,状如败犬,只希望还能有机会。

OBOR是中国推动的,TPPA是美国推动的。

我要说的是什么呢?我要说,令人鄙视的一党专政也不是一无是处,它能高效办事,办很大的事。

令人神魂颠倒的民主,政党轮替,有时反而会败家。

奥巴马花了那么多人力物力,幸苦签下的TPPA,特朗普一上台就立刻把它枪毙。

现在美国人要弹劾特朗普了,因为他行事太不靠谱。

这就是“真普选”,任何人只要站在风口上,猪也会飞,没有参政经验的也可以一步登天做最高领导。

在专政制度下,要做到最高领导人,必须像唐僧取经,历尽九九八十一劫,所以,能够成正果的,都功力深厚。

拜民主神的人如果太迷信,将来只好吃自己。







2017年5月18日星期四

狮子饿坏了

小船吃水,居然这么深。

伊党在雪州联合执政,不过是小股东,以为官位不过是三个行政议员,现在爆出来 才知道,全州大小官位竟有5000多,叫他们怎舍得放手。

蓝眼和火箭是大股东,所享有的官位总该有上万或更多。

当年马华不入阁,爆出来的官位也是一万多,而马华还是全国性的小股东。

如果拿下布城,那就是老鼠跌进大米仓了。

怪不得那么多人殷勤告诉我们,轮替多好又多好。

当年鼓吹政党轮替,还流传一则“两只狮子”的寓言。

话说上帝给两个羊群安排了天敌,羊有选择权,可以选固定一只狼,或两只狮子轮替。

选狮子的发现,狮子胃口很大,天天吃羊,羊受不了就向上帝说要换另一只狮子。

新来的也是一样天天吃羊,羊心灰意冷了,久久不再要求更换,等于投废票。

那只在天堂等的狮子饿坏了,终于醒悟,原来不可以吃得太凶,必须有节制,免得羊群反弹,所以好容易等到轮替了,就变成友善的狮子。

最终两只狮子都醒悟了,不敢大吃,只吃少少。

寓言的教训就是:轮替是多么好,对羊群权益多么有保障。

等着上布城的狮子已经饿到迫不及待了。


2017年5月15日星期一

回刑法迟早来

希联大姐大旺阿兹莎说,即使希联上台,回教刑事法hudud也会落实。

不过,是以另一种方式施行,短期内也没有石刑和断肢。

回刑法与世俗法相争 不下,因为一个是神法,一个是人法。旺姐的改良版改动了神法,不知是否合法,更不知谁拍板。

她重申一点,身为回教徒,她不能反对上苍的法律。

那么,国会里的所有回教徒议员,有哪个能反对?所以,换不换政府,要来的总会来。

知道这点,我们反而不急了,急也没有用。

自从哈迪提出355法案之后,人人都想来沾一点光。这时旺姐亲上外媒说了一些话,时机也微妙。

在访问中,她说了一句最老实的话,就是过去与伊党合作,是为了基层选票。

别说马来基层,华人基层一样好骗,而且永远不会醒。







2017年5月13日星期六

就在明天可以吗?

明天就解散国会可以吗?纳吉在巫统党庆大集会上高声问他的群众。

这一问,就是战斗的号角。

第二天。纳吉就飞往中国出席一带一路论坛。

有趣的猜测:他会不会学他的父亲敦拉萨,从中国回来之后就大选?

敦拉萨1974年那一次大选取辉煌大胜利,因为中国牌很有效。

问题是今天的中国牌是不是也一样有效。

1974年,中国的文革还风风火火,经济凋敝,马中建交没有什么经济效益,只是政治上加分。

今天马中关系有很大的经济效益,在政治上却受到恶意操作,恐怕还会失分。

打中国牌主要是为了华人票,过去华人投票多少还看政策好不好,现在的华人铁了心,不论什么政策,只要是国阵的,就要打到,自己先爽快,后果子孙承受。










2017年5月11日星期四

中资情意结

中国投资与外国投资有什么不同?有,中资是被一些人反对的。

外资向来是受欢迎的,不来还要求他们来,其中一个理由是带来就业机会,只有中资来了才出现这样的怪论:中资抢了本地人的就业机会。

有朋友说,中资来了对华人好。好在哪里?却又很难说,总不能说是因为中华情意结。它就像所有外资一样好或一样不好就是了。

不过额外的好处还是有的,譬如中文的应用。

过去说,英文吃香,是因为英文有经济价值,中文没有经济价值,所以李光耀把它废了。

后来说,中国崛起了,中文有经济价值了,但那是理论上的事。

现在中资来到家门口了,价值才显现出来。

要讲情意结也有。譬如,大字看板出现了,但是也有部分华人看了不顺眼。

年轻人无感了,不知道在我们的历史上曾有个时期,中文招牌的字体大一点就是一场政治风波。

“城市中心”大型投资计划破局了,相信有人很高兴,包括一些华人,时代真的不同了。













2017年5月8日星期一

用脚投票有几人

国人移民又成了谈资,因为又有一份调查报告出来了。

不出所料,最想移民的是华人,但是印度人和马来人也有。

操作移民课题,通常有一个潜台词,就是:这个国家没有前途了,政府太烂,留不住人才。

很多人接受这种说法 ,因为越简单的说法越容易被消化。

移居外国真的只有一个理由吗?如果大马人移民是不满不公平的正政策,那么其他国家的人呢?美国三亿多人都是移民啊。

不停地迁移是人类天性,不是说人类起源于非洲吗?现在布满全世界就是不断迁移的结果。

我们的祖先既然可以“南来”,子孙没有理由就在这里停下脚步而不继续“南下”.

华人比较多人外移,可以说是因为华人更多符合移民的条件,因为不是任何人想移民就移民。

还有,不怕说一句,华人对这个国家感情并不那么深,曾有某官夫人因一点小事发飙:“这是个什么鬼地方。”

政策不公,除非令人活不下去而不得不迁移;如果还能活下去,而且活的比别人更好,这种人会有满口埋怨但不会有行动离开“鬼地方”。

他们表达不满的形式,是用手投票,不是用脚投票。








2017年5月6日星期六

月亮又亮了

伊党决定与蓝眼绝交,切断与民联最后一段名分不清不楚的关系。

我替他感到轻松,好像洗尽铅华,素颜朝天,又像脱下面具,真面目示人。

现在的伊党上下一心,朝回教国迈进,不再言不由衷,有愿景,有策略,有人才,满怀信心上路,要在来届大选拿下五个州和40个国会议席。

就送他一句 “其志可嘉”,不过,即使只能保住吉兰丹,甚至失去吉兰丹,他仍是一支不容忽视的政治力量。

哈迪说过,如果不能实施神的法律,即使上了布城也没有意义。

觉悟了吧,为了多拿几张华人票,与道不同的政党搞关系,看别人的脸色,实在不值,也走不远。

月亮知错了,替月亮包装新形象的火箭知错了吗?

为了多拿几张马来票,火箭不是也在看别人的脸色吗?




















2017年5月4日星期四

皇帝不急太监急

原来真有皇帝不急太监急这回事。

参加金钱游戏的“投资者”是皇帝,我们旁观的都是太监,笨蛋太监,替皇帝干着急。

连日来投资游戏崩盘的坏消息风声鹤唳,居然有人逆势推出新的投资项目,更狗血的是,居然还有人勇往直前,把钱丢进去,叫人瞠目结舌。

这次做庄的人干净利落,开张15天内筹得400万就走人,据说有上千投资人在呱呱叫。

请问,你对这上千名“投资者”还有同情吗?

我铁石心肠,我说他们活该。他们以为自己够聪明,可以做千王之王。

过去看到人们被骗而心急,责怪为什么警察迟迟不出手;现在警察出手了,但我的看法改变了。

人们不怕死,抓也没有用。

这种钱生钱的游戏,很有可能像万字票一样,禁也禁不了,明的不能做就来暗的。最后半明半暗,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2017年5月2日星期二

太极拳宗师倒地

著名太极拳宗师与一位综合拳拳手打擂台,不到10秒,宗师被打趴在地,流血满面。

看了新闻,太震惊了,读了网文,自尊碎落满地。

国粹竟是如此不堪一击。

如今只能说,太极有千百种优点,独缺一种,就是不适合打擂台。其实,所有中国功夫都不适合,因为练武不是为了打人。

换句话说,我们博大精深的功夫是用来锻炼自己的,自己练,自己演,若硬要打别人,就得准备吃扁。

网络狂人RPK论政治,有一次也用中国功夫来比喻。

他说,中国功夫跳跃腾挪,吆喝吼叫,挥拳踢脚,出一百招也打不死一个人。

马来武术则是优雅地游走,舞动,面带笑容,出一招就把对手刺死。

他是说马来人比华人更会搞政治,看了很想笑,因为说得太对了。

回想下我们出过的招数,很有看头,一招是打进国阵,ko;一招是民间诉求,ko;一招是打进火箭,ko;一招是推两线制,ko.

每出一招,都是吆喝吼叫,煞有介事,到今天,还很自豪,说我们不成功,是因为别人太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