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2日星期一

德士佬扛上首相

要他还是要我?政府必须在德士和电召车两者之间做一个选择。

敦马似乎两个都要,德士佬因此翻脸,拂袖而去。敦马赌气说,不要我做首相我可以不做。假假而已啦。

大选前,敦马的确把传统德士逗乐了一阵,说掌权后要禁止电召车。但前头大声承诺,后面就小声改口说,会检讨而已。

换了政府之后,德士处境没有好转,日前财政部高官还建议捷运采用电召车驳接,派头十足,更引起德士的愤怒。

德士佬逼问错了,他们不该问政府,应该问的是街上的通勤族,问他们打车要德士还是要电召车?

我向来不同情德士佬,但现在整个行业日落西山,颇有苍凉感。他们的斗争是没有结果的,何况他们的服务记录向来评价极为负面,甚至被外国同业票选为全球最差劲的德士服务。

我曾在游客很多的武吉敏登截德士,空车很多,就是没有人肯停。内行人说,他们看你是本地人是不会载你的,他们要杀外国游客。

原来这行业也有义和团精神呢。

据说以前汽车面世的时代,马车很愤怒,结果英国立法规定汽车速度不得超过马车,每辆汽车前面要有个旗手挥旗引路,叫红旗法案,最后还是救不了马车行业。

我们的德士佬要的也是红旗法案?

现在是电召车当道,但能风光多久很难说,进入AI时代,一旦无人驾驶的德士出现,又是一轮改朝换代。








2018年10月20日星期六

华人很需要荣衔

假如有个拿督衔头等着要送给我,我会心痒难当,可惜没有。

火箭5位yb有了,却受到党的反对。我不好猜他们的心情,只是感觉到他们言语中似乎有些没说出来的话。

党领导说,议员接受封号,会被误会为从政是为了升官发财。

民众也许没有那么无知,看不出议员出来做事,若不是为了升官发财,为的是哪桩。

没有荣衔的yb就表示不升官、不发财了吗?不一定吧,有人身上完全没有荣衔,官职却升到很高,高到他自己也翘尾巴,同时也干手净脚发了很美好的财,叫大家羡慕不已。

行动党党中央说,拒绝受封是因为它是个社会主义党,主张人人平等,不要制造社会阶级。这话矛盾,因为在行动党执政的州,曾推荐著名运动员受封拿督,造成阶级社会。

研究大马社会的人说,这个国家的有形无形资源,分配给华人的部分很有限,但在荣衔方面,华人向来获得很慷慨的待遇,没有限额,可说是一种补偿。

华人有了个荣誉勋衔,在官方部门行走比较方便,这也是另一种补偿,而友族只要靠一张某党党员证就是通行证了。(现在也许要换证了)

我们需要荣衔另一个理由是求富贵的心理。富而不贵,毕竟有憾,所以尽管勋衔发得很滥,拿到的还是觉得是光宗耀祖的事。








2018年10月18日星期四

废除死刑是伪善

废除死刑的立法过程暴走,反对废死的人惊骇莫名。

死刑存废是世界级的争论性课题,我们从来没有在公开平台讨论过,更没有政党在几个月前的大选中提出这样的主张让人讨论和选择,可是一旦抓到政权,废死突然变成“势在必行”的事了,它只是一个内阁决议,随即就要交付国会强度关山,过程十分粗暴,甚至可说是强奸民意。

死刑或其他刑法是人类追求公平正义的心理需求,最简单朴实的表达方式就是“一眼还一眼,一牙还一牙”,罪与罚相当。

死刑不是功利主义的算计,有关部长说,死刑不能减少犯罪率,所以没必要保留,这就是冷冰冰的功利主义。

死刑更不是念八股,什么“冤冤相报何时了”,古时允许受害者亲手杀仇人可能冤冤相报,如今由公权力替你报仇,哪还可能冤冤相报?

据知还有虔诚的回教国家保留着汉谟拉比法典的精神,犯罪的人是否能免罪,唯一的机会就是求受害者宽恕,如果获得宽恕,罪行就可免。譬如向人脸上泼硫酸,庭判受害人也可以向行凶者脸上泼硫酸,当庭执行,但我看过的一则新闻却说,受害者选择了宽恕。

宽恕是人性的光辉,人间的至善。

然而,我们的政府却抢夺受害人宽恕或不宽恕的权利,一味充当滥好人,是权力的傲慢,人性的伪善。

日本也伪善了十多年,不执行死刑,把行凶的邪教教主麻原和一班追随者关了十多年,终于在最近忍不住把他们秋决了。

纳税人有什么理由养着这班没人性的凶徒呢?当法律不断偏向照顾罪犯的人权的时候,好公民还有什么权利呢?




2018年10月16日星期二

承认统考问题破解

有点好奇,但没恶意,想知道波德申中华中学张校长在补选中投票有没有犹豫过?

校长原以为希联一上台就承认统考,所以鼓励应届毕业生努力,成为第一批进入公立大学深造的独中生,谁知事与愿违,承认的事一波三折,校长觉得很对不起学生,特撰文向学生道歉,传为杏坛佳话。

事情本来也就过去了,偏偏这时波德申迎来一场补选,选的人还可能是未来首相安华,等于逼着张校长 ,必须做一个抉择:统考更重要?或希联更重要?

不过,我看选举结果,波德申的人尤其是华人投票并没有犹豫,过去怎样投就怎样投, 没有跑票,所以安华赢得比过去更大的多数票,统考完全不是一个问题。

所以,在政治上,承认统考难题已经破解,五年后即使还研究不出方案也没关系,可以继续研究。

华人的事有时候吵到沸沸扬扬,其实只是一场虚火,一杯苦茶就压下来,不必太操心。

我所认识的同胞有 个特性:当人家敬你三分时,你觉得道理都在你这边,讲话闹事越来越理直气壮;但是如果人家脸色一沉,不假辞色,你反而会平静地反省,对哦,这事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翻脸更不好,不如让他慢慢研究,妥善解决。

这就是“去政治化”,一旦去政治化,没结果也就等于有结果。

你看,因为不懂华人心性,批了一所关中,赔钱赚吆喝,反而激出更多的正牌斗士。







2018年10月14日星期日

烈火莫熄就要熄了

未来首相终于选出来了,顶着个光环的明星上阵还选得如此平庸,安华应该心中有数,烈火烧不起来了。

希联承诺,两年后交棒。

依照制度,获得执政党多数人信心的就是首相,这是民主制度下产生的,也就是说,谁也没有欠安华一个首相大位,选民没有欠他,连马哈迪也没有欠他,他需要的是赢得执政党的信心。

这次制造出来的补选很多争议,我觉得用“未来首相”的说法很奇特,就好比拿出一个鸡蛋说,这就是未来的公鸡。鸡蛋孵出来的一定是公鸡?

也有同情他的,说是因为坐监牢的关系,误了选举,所以制造补选是他的权利。

制造补选虽然不犯法,但道义上说不过去,就好比赶考的人半路车坏了,误了考期,口口声声说他有权要补考一样,尤其是安华玩补选好像玩泥沙,从加影行动看出他是轻率地玩弄民主制度。

现在他又轻率地说,他可以担任纳吉的顾问了,教纳吉如何坐监,我倒认为这个位子还真适合他。

这位未来首相面面俱圆,但不知要从哪个方面来认识他。

希望他不会这么想:他没有负天下人,是天下人负了他。

无论如何,希联的承诺不是圣经,只是参考,两年后首相是谁还要参详参详。




2018年10月12日星期五

不知道谁涨的价

买日用品的主妇埋怨东西样样起价,但仔细问什么东西起多少,却又说不出来,总之,这里一点点那里一点点,就是起了,大家都这样说。

问她是不是SST的关系,却说没有SST.

这是印象派,要细说却很难,主妇们没有做记录,只凭印象,印象也八九不离十。

但起价不假,林财长也承认了,不过他说只比GST起一半而已。

会不会财长也是印象派?

这一轮起价很奇怪,大家都猜想是税制改变,却不知道是哪个源头起的价,起价有没道理。

没有加税,没有原因,你不能怪SST也不能怪GST,要怪谁呢?无端端起价,可说是冤无头,债无主,是一种无名肿毒。

民间有一种智慧说,做坏事不要紧,给人知道也不要紧,但千万不要让人看到。

所以,新税造成涨风虽然令人生气,但是很多物品起得没人看到原因,这才重要。

GST就 不 同了,每张收据都写得明白,叫人越看越气,最终把心中的气都出在那三个字母之上。







2018年10月10日星期三

怪不得恶人更长命

敦马分享生活经验,说他长寿的秘诀是跟纳吉吵架,激活了身心,众人皆笑。

其实没有什么好笑,这段子听过。

当年东姑说,两位医生令他长寿,一位是他的私人医生(名字忘了),长期照顾他的健康;另一位是马哈迪医生,长期斗他气他,他 为了斗气活下来。

两人的话味道不相同,东姑的笑话出于幽默感,老马的笑话则有杀伐之声。

原因是,不论斗东姑或斗纳吉,老马都是主动出击者,东姑与纳吉都是被动接受者。一个是咄咄逼人的斗士,两个是无可奈何地接招。

东姑自号世界上最快乐的首相,高高在上,偏有后辈马哈迪敢于犯上,不时拿长杆去捅东姑屁股,令东姑很不舒服。

纳吉面对的,则是上头一位前辈不断往下丢硬物,敲到他满头包。

话说,施比受有福。所以,施暴者得长寿,遭暴者则未必。

三国有诸葛亮骂死王朗、气死周瑜的故事,那是因为王周比较正直,或者说,是心里素质不好,不堪刺激;若遇上软皮蛇司马懿,诸葛亮也没办法。

所幸环顾当朝,有不少新官心理素质极佳,一出道就能进入“笑骂由人笑骂,好官我自为之”的境界,食言而肥,若无其事。

敦马境界更高,能御风而行。

以前不明白为什么乡下人说恶人长命,现在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