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6日星期四

合约是商场圣经

我们的领导如果具有敦马的智慧,特朗普的国力,废除东铁合约就容易办了,就可惜徒有智慧没有国力,处理起来很费力。

我们对东铁似乎又爱又恨,高官说法不一,有时候说我们不需要它,有时候说如果便宜一点我们还是要的。

最后在敦马出访中国之前说得坚决,我们不要了。

违约当然要赔偿,赔多少很难说,其实连造价多少也很难说,旧政府说是550亿,现在说是880亿。小民心里暗暗想,是不是旧政府比较持家有方?550亿就可以开工,新政府却非得多加300亿不行?

生活经验告诉我们,大型计划肯定超预算,譬如敦马建KLIA就超支很多,建布城也是,国产车也是,东铁若超支,也是一脉相承,不足为奇,奇的是把可能的超支当预算,然后就说太贵不干了。

早前说赔偿200亿,现在网传320亿,若加上建费880亿,要赔出1232亿。

这不过是网传,惨赔当然令人心疼,但也不惊奇,因为这相对是个 “小数目”。

日前有位部长说,废除收费大道合约要赔4000亿,是东铁的4倍,那才叫惊人。

不管是国内合约,国际合约,签了就要遵守,是商场圣经,不能像选举宣言 ,只当作指南。随意违约,再多捐款也不够赔。




2018年8月14日星期二

蜜月期马到成功

百日新政转眼就过,专家在检视成绩,小民在谈印象。

留下什么深刻印象?答案是“千军万马”。

下马,下马,下马,大型基建,小型工程,纷纷下马。

落马,落马,落马,部门高管,官股董事,纷纷落马。

上马,上马,上马,第三国产车。

有话直说的公正党拉菲兹看出苗头不对,下马太多,上马太少,所以建言:

希联已经执政,应该大力布展新政,落实选举承诺,别老是打前朝弊政。

他认为最好的力量配置是 :用20%打前朝,80%开展新政,不然人民会失望。

这个拉菲兹是唯一敢鸣叫的人物,他是铁了心准备不捞了,还要继续捞的,则在苦练拍马神功。

开展新政虽然是正道,但要令人耳目一新,还真的要“选贤任能”才行,俗语说有些人是披上龙袍不像太子的,适合做村长的资质,硬要他做部长真是人道。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有些人做了高官还是像反对党,因为他唯一的看家本领除了“揭弊”之外实在没有别的,典型的程咬金三把斧。

整体印象是:敦马狂打一马,成就一马独尊,经过一番下马落马上马,大家学会溜须拍马,向来声音吵杂的社群,突然万马齐喑。








2018年8月12日星期日

马华要自己插旗

马华决定在无拉港易帜,插上芒星党旗,也算是历史性事件了。如果对方用回火箭旗,就更有擂台的味道。

补选结果没有悬念,人们只谈论火箭对华教承诺跳票会跑掉多少票,但是如果用“新华人”的思考方式,可以断言选情或许会冷淡,但是不会跑票。

马来人经过精神革命之后 出现了新马来人,华人经过连年政治教育之后,也出现了新华人。

新老华人思维模式不同,因为需求不同,要求也不同。

老华人关心的是什么?树胶行情,离校后有没有工作,过河几时不用摆渡,简单说,是民生问题,还有最重要的,是民族教育,而民族教育是命根子,准备用老命维护,马华就死在民族教育课题上。

新华人60年来没有吃草,反而渐入佳境,享受着小确幸,现在谁还需要关心什么民生?即使是民族教育,也没有老唐山那么紧张,那么肉紧,纵有不满,也是不忍深责,60年都过去了,急什么?

针对民族教育,马华交不出成绩,但凭良心说,他们也曾努力过,几十年来他们为失败低着头,不敢声辩,甚至有一位前部长还公开认错道歉。

火箭贡献多少自有公评,但从民族教育课题上获得很大浮力是事实,给人的印象是趾高气扬,放言高论,英雄无敌,如今承诺跳票也没有惭愧之状,还表现得理直气壮,为不利政策护航,反而怪罪华文媒体。

当年马华如果敢奴颜到这个地步,早就被乱棍打死。

这 场补选,是新华人对老华人的擂台,本来世间的新兴力量代表了进步力量,但95%的进步力量进步在哪里,怎么就看不出来。


2018年8月10日星期五

无拉港美女与水牛

无拉港补选,火箭闹茶杯里的风波,因为高层有意征召美女主播陈韵传空降上阵,基层不服,正在晕船。

他们质问遴选标准在哪里,有人说,如果符合标准,即使推出一头水牛来也不会有反弹。

水牛的比喻既有趣也辛酸。牛是耕田的,有的还是开荒牛,天兵一来,耕牛被挤在一旁,难免产生牛耕田马吃谷的剥夺感。

老实说,如果天兵不影响选情,任何政党的头头都爱天兵,因为派出自家人,好过让地方诸侯坐大,可惜派天兵往往有阻力,基层会在竞选中扯后腿。

火箭何其幸运,天兵派到哪里赢到哪里,所以空降成了常态,即使引起风波,只要林吉祥出面摸摸头,再大的风波也平息。

君子邓说,这是人治,不是法治,基层不满非一夜之寒。

天兵除了是领导的人,主要还是要有胜算,而胜算一是靠猛龙,一是靠美女。

当选情艰困,对手太强的时候,派出政治资历不深但有才有貌的美女上阵,其实是准备做炮灰的,却能让选民晕浪,忘了本来胜算高的政治老油条,所以往往收到奇效,成为美女刺客,而阵亡的美女相信也不少。

无拉港火箭选情不艰困,可说十拿九稳,胜败也无关大局,若是用来犒赏地方上有功劳或有苦劳的的耕牛,必然皆大欢喜。






2018年8月8日星期三

游艇来了开眼界

来了一艘豪华游艇,叫人开了眼界,这庞然大物叫做“艇”,实在埋没了她。

刘特佐说游艇是他的,但老美说小刘是偷一马的钱买的,要求印尼代为扣押,然后交老美看管,印尼却私相授受,交给了马来西亚。

传媒说,事情很复杂,各方争执多,手尾一定长。

但是你能相信马印美没有事先沟通吗?老美不点头,马印敢这么做吗?

安啦,这宝贝肯定是我们的,在完成手续之后卖掉,一点问题也没有,幸亏有希联,财物回归,可以用来投资新国产车。

老美帮马来西亚,或者准确地说,老美帮希联推翻国阵,已经很出面了,不但在暴打一马课题上正义感特别茂盛,在颜色革命技巧上也多有指点,现在终于牵扯出美智库IRI来了,如果没有老美在后面,单凭一个希联能在国际上掀起风雨,那就太神了。

国际政治博弈,我们是棋子,也乐意做棋子。上台才两个多月,敦马就跑了两次美国亲密盟友日本,若说是为了日元贷款或为了第三国产车,未免小题大作。

顺便看成功的政治人物如何刷存在感。

游艇来了,接收的工作是海事局,反贪组,司法部的责任,可以说,这事八竿子也打不着财政部长,但新闻却有林财长一份,因为他插了一脚,宣布游艇要开放公众参观,然后要拍卖。

娇贵的游艇是否能开放参观,拍卖何年何月能进行,这些都不用管,抢先说了赚版面,财长是先说未来话,就像小人物先花未来钱。戏还在演,抢先说结局,虽然够“叻”,却很扫兴。



2018年8月6日星期一

至少我没有偷钱

政坛第一笑星当推防长末沙布,据说只要他一抛笑弹,听众就绝倒。


上任以来接见了一些外国防长,兴致一起,竟与外宾谈他的烹饪心得,如何煮咖哩鱼头,如何煮亚三辣沙。

纳吉评论说,末沙布像个搞笑的卡通人物,见外宾言不及义,不适合当国防部长。

他反唇相稽,说纳吉的话太笨了,即使他只会煮东西,即使他不善治理国家,至少他没有偷人民的钱!

他是不是句句刺中要害?是不是说得很“抵死”呢?


据说有幽默感的人有智慧,会插科打诨的人有小聪明。不知道我们的部长智慧到几层,但他这番话反映的心态却令人惋惜。

他说即使不善治国,即使只会煮东西,至少他没有偷钱,言下之意就是阿猫阿狗只要符合不偷钱的条件就可以做领导。

我们的领导怎地对自己要求这么低?若说这是与前朝比烂,一定有人生气,但这不是比烂是什么?

更何况,任意指责别人偷钱,盗窃,是市井小民的口吻,大人物尤其是自诩有法治精神的大人物,是不是应该有更高的格调?


2018年8月4日星期六

国阵又来害希联

今年最值得多多引述的金句就是:希联不能落实百日新政,都是国阵害的。

真的,国阵又来害人了,这次是害到希联不能如期于九月一日实施销售服务税,SST。

原来国阵在上议院的残余势力还很大,可以阻挠下议院送来的法案。不过,对于SST 则只能挡一个月。

说来真是讽刺。一向来反对党尤其是火箭,更尤其是林吉祥,不断抨击上议院是橡皮图章,来什么过什么,形同虚设,还曾主张上议院也民选。如今,不知道阿祥心里会不会这么想:如果上议院是橡皮图章该有多好,可以让希联的改革畅通无阻!

看来如今的上议院是不要继续做橡皮图章了,他们说要好好发威一下。只可惜好景不长了,随着国阵议员任期的届满,再委任的后门议员必将是另一批橡皮人。

如果上议院真的要阻挡,喜欢国阵的人会说那是“制衡”,不喜欢国阵的人会说那是企图阻止地球转,破坏希联新政的阴谋。

这就叫做人心像月亮,初一十五吧一样,站在什么位置说什么话。

除了制衡,还有喊得震天价响的两线制,政党轮替等等口号,如今就要靠小民了,看看小民是否还有记忆力,因为做了官的人是没有记忆了。

回头说到SST,如果国阵真的能阻挡一个月,让老百姓多一个月的免税,可能就是国阵60年来所做的唯一让人民高兴的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