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9日星期六

事事有阴谋?

如果用阴谋论看世界,事事都有阴谋,包括买房子。

早年有位著名评论家许光道(已故)就曾评论居者有其屋的政策是个大阴谋。

他的逻辑是:人们争着去卖屋,把原始积累的资本变成头期款,然后借了大笔债,半辈子成为房奴,丛整体看,华人社会几十亿或几百亿的钱就困死在屋子上,对整体民族经济的发展是个大制约。

我们还是继续买屋,理由是虽然欠了债,同时也拥有资产,是个好投资。

不过,如果把几十亿或者几百亿投入金钱游戏,情形就打大不同,一旦泡沫爆破了,就不是钱被困死,而是钱被吸干,大大削弱民族整体财力,因为据说有三分之一的华人是玩家。

血汗钱化为水,算是自作孽,但也有疑问。

有报章记者一早就报道金钱游戏是处于三不管地带,我佩服记者的新闻敏感度,一下就触及问题的核心。

金钱游戏属于大规模的非法集资,非法炒汇,都是扰乱金融动摇社会的严重罪行,然而完全野放没人管,政客也等到破局了才出来做戏,要替受害人讨回血汗钱。

骗局已经炸开了,官方还在劝,来报啊,来报啊,让我们查啊。不报就不查吗?

许公若在世,可以预知他会怎样评论。










2017年4月27日星期四

天才与傻瓜的游戏

金钱游戏一个接一个崩盘,有朋友想起了当年的合作社风暴。

其实,在合作社风暴之前,六十年代初期,还有个玩很大的游戏,叫小型保险。

当时小型保险突然如雨后春笋,每个小镇都有好几家新店开张,喜气洋洋。

所谓小型保险,就是专为老人买的保险。

不论老人有多老,健康有多糟,即使已经病危,一样受保,不论投保多久,死了立即赔偿。

有人尝到甜头,所以家有老人的,莫不趋之若鹜,没有老人的,还找别人家的老人来保,之后经常去探视,不怀好意。

俗语说,家有一老,有如一宝,老人在那个时期最值钱了。

因此,小型保险也称为老人保险,最后索性叫做老人会。

这样的游戏当然撑不了多久,最后遭到政府取缔,搞到鸡毛鸭血。

小保险风暴过后,大概20多年,出现了合作社金融风暴,又过了20多年,出现了现在名目繁多的金钱游戏。

这是天才与傻瓜的游戏,华人社会特别擅长,因为天才多,傻瓜更多。

如果说,人们永不醒悟是因为贪念,世上有哪个人没贪念?

我说,贪念是其次,更重要的因素,是手里有钱。手里没钱,玩什么鸟?






2017年4月26日星期三

捐款也讲究清真

未来世界首富给华社出了一道难题:捐款给独中,收也不收?

有些学校收了,有人在社媒开骂,认为给学生立下不良示范。

魏家祥部长的劝告是:来历不明的钱要小心。

这个劝告对依赖捐款度日的独中来说,真是无所适从。

什么叫来历不明的钱?

学校当然要正正当当的捐款,希望每一分钱都是清真的,但如何落实?

照常理说,一笔钱是不是正当,应该由官方鉴定公布,不应由普通人瞎猜。

普通人能做到的,就是看捐款的公司是不是合法公司,活动是不是合法活动。

责骂学校收下捐款的的人都有个假设,认定钱是不道德的钱。

然而,赌博公司的钱道德不道德?

如果接受赌博公司的钱,是不是等于给学生示范:赌博是合乎道德得的?








2017年4月24日星期一

人数少怕什么

华人越来越少,越听越心慌,估计到了2040,华人只有18.4%或更少。

其实 从1970年代已经心慌了,不少华团热心奖励生育,无奈生育不是奖励就生出来。

于是又有人阿Q一下,说我们重质不重量,要像犹太人。

可惜精英要靠选拔,不能靠选举,而我们醉心民主选举。民主选举就是多数的笨蛋决定了少数精英的命运。

那么,人数多又怎样?我们的人数向来都不少,却是没快乐过。

人口少又怕什么?说是怕对国家政策不能发挥作用。

其实如果像犹太人,20%以下也是可以发挥很大作用,何况我们向来都不少过20%。

最大的问题是你所发挥的作用是受人重视,或者受人敌视。不幸,是第二种。

既是做到受人敌视,当然是树越大越招风,如果人数少到不足提,人家根本不当你一回事。

你看,我们的孟加里兄弟几时埋怨过什么政经文教困境?他们虽然把头包得很大,但他们没有患上大头症。

大头症的最糟糕表现,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说不定,20%的日子会更好。






2017年4月21日星期五

关不住的春光

网上流传一对金童玉女拥舞,揽腰,亲吻。

看的人说那个男的像极了火箭升旗山国会议员再里尔,女的像极了安顺补选的火箭女候选人黛安娜。

为什么有人把这些照片和视频公诸于世?

再里尔和黛安娜都说,是政敌在进行人身攻击。

敌人既然利用私生活照片来攻击,意思是他们的生活作风腐败,道德扣分。

但是作风好不好,是用哪一国标准来评定的?

我认为应该用“少年男子哪个不钟情,妙龄女郎哪个不怀春”的标准来评定。

是的,是人性化的标准,不是伪君子的标准。

所以,亲昵动作正是恋爱中男女的正常事。

他们的叛逆作风,倒让我们回想到P 南利电影的时代,人们想唱歌就唱,想跳舞就舞,想扮美就扮,花枝招展的,没有道德警察来干扰。

现在伪君子当道,男女大防越抓越严密,事实上却越是人欲横流。

2017年4月20日星期四

突然同情马劳

打工仔谁最惨?媒体的答案是:越过长堤打工的马劳。

不知怎的,有的媒体突然对赚新币的马劳极表同请,描写得他们成为最悲惨的一群。

怪只怪新币大,马币小,人们为了赚新币,命都豁出去了。

第一悲惨的,就是马劳必须早早起身赶路。

早早起算悲惨吗?有些职业是必须早起的,譬如派报的,割胶的,值早班的,起的比鸡早。

第二是塞车,尤其是通关。

塞车很悲惨吗?本地上班不塞车?

地三更奇怪,是死于马路意外。

有几个马劳骑摩多过长堤上班意外死亡,有人大做文章,说是为了新币,又夺去几条命。

意思是说,不赚新币,在本地骑摩多上班就不会意外死。

日前有个打工40年马劳在油站猝死,那不得了,主播七情上面,兴奋得滔滔不绝,煽情的语言用到尽,因为打工40 年唩,把自己活活累死,赚了钱没命用。

他的意思是,不去赚新币,在本地打工就不会死。

记得80,90 年代有很多人跳飞机,到外国打黑工,也有送命的,那才叫悲惨,但没有人关注。

不是不可叹苦情,只是受不了那种矫情。






2017年4月18日星期二

沙布丁喊冤叫屈

沙布丁现在出门,随身带着大叠国会文件,随时要证明他没有说过那些话。

他很认真,很在意媒体报道他说的这些话:

被强奸少女“可以”嫁给强奸犯。

被强奸少女“应该”嫁给强奸犯。

受害少女嫁给强奸犯,是解决社会问题的补救方法。

他喊冤叫屈,否认说过这些话,指责媒体断章取义。

我想,凡是骂过他的,不妨回头看有没有冤枉了他。

他在辩论中,主要是说明在回教法下少女的婚姻安排的种种,包括受害少女嫁给强奸犯的问题。

他对于嫁给强奸犯的安排的看法是肯定的,支持的,当然,也有先决条件,包括回教法庭的批准。

我们能还给他的公道是:这不是他的主张,不是他的创意,而是社会上已经存在的现象,他只是评论这个现象,而他的立场是支持的。

所以,媒体的报道与他说的,是有微妙的差别,但虽不中亦不远。

他也不能全怪媒体,因为他的国会同僚也猛烈批评他,难道那些议员也是断章取义?

应了有句老话: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他很难洗脱这个“先奸后娶”的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