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9日星期五

且看谁是一流

老美有一句话说,一流人才在商界和军界,二流人才在政界,三流人才在学界。

虽是调侃的话,对我们的头脑还是有挑战性。

我们传统观念是,学界出一流人才(挂个博士从政一定比较厉害),商界只会出市侩,至于军界,好男不当兵,当兵非好男。

观念还没有完全改变,因为还有人轻松地说,特朗普只不过是个商人,给他好处什么都有得谈。

现在,他的人事任命陆续公布,评论者惊见,出任重要职位的不是来自商界就是军界。

老特是市侩或是一流,不用多久就知道了。

还有一件,特朗普很有钱,所以他宣布,他做总统不拿薪水。

于是又想起一句话:

在美国,赚了钱才从政。

在我国,要赚钱就从政。

我们的政治家们没有一个说不拿薪水的,不止要拿,而且要多多。












2016年12月8日星期四

给安南 打脸了

安南说,缅甸没有大屠杀。

这不是打我们的脸 吗?

安南是前任联合国秘书长,也是缅甸政府委任的若开事务顾问团主席,负责调查研究并提出解决罗兴亚问题的方案。

有调查研究,就有发言权。他说的可信。

那个地方局势很紧张,种族冲突不断,但说成有步骤的“种族清洗”太暴冲。

缅甸一百多个少数民族,都受到不公平待遇,纷纷武装抗争,外界也没多关注。

有人问,罗兴亚人若不是回教徒,会有人关注吗?

罗兴亚问题最近在回教世界有很大的反应。我们这里有一次高调的大集会,日前印尼也有一场大型游行示威,本来是反对钟万学省长 的,临时戏剧性改变目标,变成声援罗兴亚人。

马印都正气凛然,人道高张,但去年发生罗兴亚逃亡潮时,大马,印尼,泰国,一看到难民船接近自家水域,就拖出公海,不让靠岸,玩海上乒乓。

国际政治,也一样是演戏。

2016年12月7日星期三

影子内阁哈哈哈

笑笑笑,希联的影子内阁出来了。

这个“内阁名单”啊,看一次,笑一次,比选出一个年度汉字阳光得多了。

笨伯加一级的人也看得出是恶搞,但是恶搞到令人发笑而不是令人厌恶也不简单。看,阿祥笑得见牙不见眼。

它就是很卡通,很像讽刺漫画,而漫画人物多少要形似,或者神似。

“内阁”的人物,搞不好就是“部长们”的朦朦胧胧的公众形象呢。

譬如吧,那位慕尤丁,担任首相署下面一个“国民融合及卓越管理”部长,谁会说他是大材小用?

还有,希联领军旺姐,做了一位管家婆婆,会不符合她的形象吗?


不过,重点是火箭阿祥“被出任”首相兼财长。

阿祥吓坏了。他说,从政50年,从没有非份之想,不敢当,不敢当!

为什么要推却呢?现在是人家送的啊,黄袍加身,却之不恭呐。

我认为阿祥做首相一点也不过份,因为他一辈子为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奋斗、为人人权利平等而奋斗。

可惜的是去除不了“我是老二”的心魔。











2016年12月6日星期二

天地转,光阴迫

老马老了,做事只争朝夕。

火箭阿祥难道也老了吗?跟着急转弯。


两年来老马做事,一计不成又使一计,没有铺垫,没有酝酿,直接转场换景,叫人措手不及。 

 老马为了何事不休停?人们有很多猜测,但是千猜万猜,就是不猜他是为了救国。

说到做人,老马实在是个反面教材。

马来人有尊敬长者,服从领导的习俗,如果老马维护这个好习俗,他现在就是族人中的至尊,是国家的活宝。

但他向来喜欢用长杆子去捅高位者的屁股,以至今日遭到报应,在巫统大会上,后辈门也纷纷用长杆子往他身上用力。

政治乱象当然会干扰世道人心。

一句“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敌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原本是贬损政客的话,如今面皮厚的政客做了不但不感到羞耻,还当作圣经来念,并以此为荣。

 幸而世间还有一点正气。

卡巴星的女儿说,虽然没有用远的敌友,却应该有永久的原则。

另一位基层领袖阿星哥,接受不了与老马拥抱,说卡巴星死后,党已经没有党魂,所以怒而退党。



2016年12月5日星期一

青蛙煮不死

都说温水煮青蛙,谁能举出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哈迪355法案就是了。

还记得吗?当国会放行这法案时,社会上立刻炸开了锅。

马华勇作先锋,每天出一猛招,招招致命,招招落空。

福联会也有担当,发动百万人连署,还跟哈迪来个“交流会”。

民间听来听去,慌作一团,以为世俗宪法就没了,砍手砍脚的日子就到了。

哈迪聪明得像狐狸,不在风头浪尖硬来,自动展延,让时间去解决,必要时,挥一挥大棒。

他的大棒就是宣布要上街,引用雅加达的钟万学的例子,叫你们好自为之。

现在,经过时间冲淡,355好像也没什么,首相又保证过,不会有双重惩罚。

民政党先表示放心,马华只研究是不是违宪。

到了政府接手,355成为政府法案时,什么都过去了。

生活还是一样,什么“开了个缺口”?什么回刑法?没有这回事。


2016年12月3日星期六

巫统对垒火箭

来届大选排阵:巫统联军垒对火箭联军。

主调:回教徒大团结,对决反回教,种族主义,自由主义,世俗化势力。

巫统大会如此定调。

火箭成为大会的箭靶,有捧杀的意思,因为看来看去,火箭就是不像反对派盟主,阿兹敏尚且不听差遣,何况老马老慕。

说到火箭反回教,更不知从何说起。那一句“Let  it pass first”不是足以说明一切了吗?


火箭执政槟州,对回教发展不遗余力,据说已经建了第一家清真医院和堂皇的回教法庭,连外国人都知道了。

世界最神圣的清真寺之一,耶路撒冷的阿克萨大清真寺的主持,伊玛目( Imam)阿里,前日特地 到槟城拜访林首长,赞扬槟城对回教的尊崇。

有了伊玛目的加持,林首长受宠若惊。

外人欣赏还不够,国内不领情,就变成枉作好人。

说到种族主义,的确,华人是听火箭的,但火箭却不是听华人的,他服务全民,傻瓜都知道,全民是什么民居多。






2016年12月2日星期五

人家看我们


 你见过这样的人群吗?

“他们有惊人的冷淡、奴性、自私;烈士精神对他们的感召力是微乎其微的。”

没见过,或似曾相识?

对不起,这就是我们!是外人对汉人的看法,对孔孟教育出来的子孙的看法。

还好看法也不是完全负面,因为还有下一句:

“ ... 一旦他们集群而起,他们便突然间抛尽了血液中的奴性和冷漠,创造了奇迹。”

这等于说,冷漠、奴性和自私是常态,烈士精神是很遥远的事。

谁说的这些话呢?

回教学者,作家,红卫兵创始人,张承志。 他对华人的观察很有争论性,但是回教徒的烈士精神表现,我们每天都有新闻看。如果没有烈士精神,谁会从容地在腰间绑了炸弹出门去不准备回来?

拿这些来讲做什么呢?

纳吉在巫统大会喊出战斗的口号:战斗到底,决不退缩,决不投降,直到最后一滴血。

回教徒这样喊,非回教徒也会这样喊,但分量相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