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4日星期六

大鱼越抓水越浑

都料到了,两年来抓了那么多大鱼,爆出了那么多黑幕,人们更觉得这个国家贪污很严重。

果不其然,国际透明组织报告说大马贪污印象排名大落。

反贪会一哥不服气说,应该是越抓水清才对,怎么会越抓水越浑?

那得看国情,有些是,有些不是。譬如中国,老虎苍蝇一起打之后,人们就看到水比较清了。因为:高档餐馆关门了,奢侈品滞销了,茅台酒降价了,佳节送礼没有了,高官不露名表了,赌场豪客不来了。

我们这里怎样?抓再多大鱼,打再多苍蝇,日子还是平静无波,只是多了令人咋舌的新闻。

这是因为,过去中国的贪污已经成为公开的官场文化,不怕人看到,看到又能怎样?严打之后,不敢再显摆,表面上贪污之风就收敛了。

我们这里的贪污是在台底下进行的,如果不抓,谁能想到一个部门秘书长,一个地方官,竟能不动声色地贪污数以亿元计;一个普通的小官,家有百万千万,黄金地段,竟能悄悄转名。

我们模模糊糊知道有贪污,但没想到有这么恶劣,直到抓了,查了,暴露了,人们才哗然,于是印象就更坏了。换句话说,如果不抓,印象还没这么坏呢。

但是,有抓有功德,不管排名怎样,反贪会的努力还是要赞扬。








2018年2月12日星期一

假新闻天王

如果立法打击假新闻,有些天才将被埋没,而我乐见他们被埋没。

假新闻也分等级,普通工厂制造的就像病毒,虽然危害很大,但属于垃圾级。

经典之作很少,但不是没有。记忆中就有两大杰作,属于金牌级。所谓经典,就是能震撼一时,还能永远令人难忘。

两大作品都出自安华之手,所以假新闻天王的衔头非安华莫属。

505前夕他发表一项爆炸性新闻,说国阵沦落到要靠外国人投票支持,所以空运4万孟加拉人来投票,说得咬牙切齿,无人不信。

这是重磅炸弹,炸到国人迷迷糊糊,投票那天全国反对党组队捉鬼,我有位热心政治的朋友从早到晚跟人冲来冲去,终于捉到一个像鬼的家伙,一问之下,才知道是投票站的工作人员,大水冲倒龙王庙,一笑了之。

这个还不够经典。最经典也最令人对安华另眼相看的,是308之后的“变天”。

那次反对党抓到五个州,一片狂欢,安华在狂欢中又爆猛料,更令人歇斯底里。

他宣布已经说定,东马两州义军集体来归,916真正变天!

这次连国阵也慌了,赶忙把所有议员叫齐,送到台湾去考察农业,实行调虎离山以防万一。

眼看916近了,变天还没有什么动静,有人问安华,他笃定地说,一定变天!

916来了,又去了,安华口风还是不变。于是人们开玩笑说,安华梦寐以求的东马kerusi,西马家具店也有,要多少有多少。
















2018年2月10日星期六

对贪官的感觉

最恨贪官的皇帝是朱元璋,他杀贪官不手软,共杀了15万人。

最包容贪官的皇帝是乾隆,身边有个千古巨贪和珅,身家等于三年国库岁收。

爱和恨,都是人生的经历形成的。

朱元璋经历最贫困的生活,做过乞丐和尚,和其他百姓一样,被贪官害的很苦。乾隆没有这段经验。

在物资贫极度乏的社会,没有什么可贪,但是即使贪污一点点,也可能害到百姓家破人亡。人们对贪官当然恨之入骨。

在富裕的社会,贪官即使富可敌国,人们却不知不觉,直到东窗事发才知道原来上头贪很大,人们把这种事情只当新闻看。

我们这个国家算是贫乏或是富裕呢?但看当权者赌外汇亏空巨款,不说出来人们都不知道,每个人都过着正常的日子,该吃就吃,该玩就玩,无知无觉,很多年后才揭露,还大方的说不要一味纠缠过去的事,向前看才重要,把他忘了吧。

在这样的环境生活过来的人,要鼓动他们对贪污的恨,恨得像朱元璋那样,很是费力。用道德标准来谴责不恨贪官是无耻、无知的愚民,其实没有用。

如果说,被人吃掉26亿就造成民不聊生,那是文艺腔。




2018年2月8日星期四

对选民最不公平

都在叫喊选举制度不公平,政党在叫喊,ngo在叫喊。

政党只顾自己的公平,从没有想到选民的公平。

也许有吃瓜群众以为政党与选民的利益一致,对政党 不公,就是对选民不公,这是思想偷懒,因为其中天差地别,甚至可以说,选民的苦,是政党给的。

选民是在现有制度(包括选举,不止选举)之下最大的 受害者,受到政党和政客们的欺骗,误导,背叛,而无可奈何。

近日哈迪阿旺提出双内阁的主张,要回教徒管政策,非回教徒管执行,更叫人捶胸膛。

我们憎恶这个制度,但我们却被骗投票支持这个政党!

政党假扮成一路的,骗得选票之后翻脸,互相撇清关系,但选民怎么办?投下去的票已经收不回来了。钱被骗可以报警抓人,选票被骗找谁?

更大的出卖是政客背叛选民跳槽。

几年前霹雳州庆祝变天,但议员一个接一个跳槽导致反变天,无情无义,也没跟选民商量,选民除了赌咒骂大街,还能做什么?

制度对政党还不能说不公平,因为他们一样有机会成为人上人,吃香喝辣,但选民却永远只有吃亏。














2018年2月6日星期二

反复辟是大是大非

老马看出人们的担忧,保证说,“我都九十几的人了,难不成要做到100岁?”

保证无效,人们还在鼓吹投废,所以他更明确地说:“只做两年!之后尽力争取宽赦安华,让安华做。”

林吉祥也提出保证,老马如果复位,不可能像从前那样使坏了。

这两位老将都把重点搞浑了。

首先,做不做到100岁或只做两年都不是重点。

不论老马是不是已经洗心革面,或死性不改也不是重点,谁都可以做到100岁,如果是个坏人,别说2年,一天就太多了,一天就可以把你卖掉。

重点是为什么必须由他来做。一个记录不良,不肯认错,对将来没有任何承诺的人,有什么理由复辟?既要推动民主往前走,何以又要他来走回头路?

他想回朝就回朝,想做两年就两年,想传位给安华就传给案安华。他是处理家事吗?如果是希联的家事,别人管不着;可是他现在是当作国事来处理。这还像个人民做主的民主国家吗?

曾经听过湘西赶尸奇谈,赶尸人念念咒,僵尸就一步一步跳。

莫非搞政治久了就自以为是巫师,把选民都看成僵尸了?






2018年2月4日星期日

谁打压信仰自由?

传说教廷要承认中国的天主教爱国教会了,人称大事件。

爱国教会是中国政府承认的,但教廷不承认,所以成了地下教会。教廷要在别人的国家行使权力,也说 不过去,毕竟现在不是中世纪。

承认总是正面的,好过某些国家整天骂人家不尊重人权,打压信仰自由。

这两年来“打压信仰自由 ”的指责声浪很大,感受到最大压力的应该是缅甸那位昂山女士了。

昂山真的在打压信仰自由吗?事实上难道不是宗教打宗教,政府才出手吗?

我觉得指责某一个政府打压信仰自,是轻重不分,因果倒置。

真正打压信仰自由的是谁?恰恰是宗教本身。

所有宗教都要别人尊重他的信仰自由,但所有宗教都不尊重别人的信仰自由。

所有宗教对异教徒都没有好脸色,有的更是怒目相向。最极端的是把异教徒屠杀。

政府严控宗教,是为了防范动乱。历史上有很多例子。

生活经验告诉我们,当我们觉得信仰受到打压时,出面解套的是政府和统治者。

















2018年2月2日星期五

孩子,新年不要骂人

新年不可讲坏话,不可讲不吉利的话,不要骂人。这是家教。

别人有年节喜庆,不要讲煞风景的话,这是教养。

可惜当政治入脑之后,什么家教教养全没了,脑子里只想着政治得分。

过年过节,政治人物假祝贺之名行宣传之实,还好有的谨守分寸,不忘家教教养,只是自赞自夸,不冒犯别人;有的不管三七二十一蛮干,一旦玩过火就吃不了兜着走。

三年前的开斋节,火箭有倪可敏者上传一副漫画,两个回教童子讨青包,声明不要钱,只要捐款。

所谓捐款,是人都知道是26亿,众口咬定捐款就是贪污。

马来社会很愤怒,他们认为这漫画暗示开斋节给青包的风俗是贪污,又示威又报警,警方援引煽动法令调查,吓得倪二爷赶紧关掉户口,推说是别人冒名靠害。

但在华人社会这一套搞作显然受落,因而一而再,再而三操弄,从贺年短片到财神爷变阿拉伯人,到现在的“贰拾陆亿”红包封,独沽一味的26亿,铁扇婆婆得意洋洋推介。

如果华人像马来人那么认真维护风俗,政客撞板一次就不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