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31日星期三

我们的江湖没侠义

金庸大侠走了,留下了一个侠义江湖。

江湖寂寞,尤其是我们这个江湖,既没有侠义,更没有侠客,要凑成一场华山论剑都不够数,江湖上多的是欺世盗名的三脚猫把式。

当今最受瞩目的事件是即将开场的武林盟主争夺战,主角人物就是武功深不可测的马帮主对垒武功套路繁杂的安舵主,三山五岳人马各有所属意之人,似乎大家正期待着一番腥风血雨,担忧中有点兴奋。但武林的事,全凭武功解决,输了不认账会被武林所不齿。

江湖传言,马帮主武功并不复杂,就只一套蛤蟆功行走江湖,所向无敌,属于大师级角色;安舵主则是花招比较多,虚虚实实,撩人耳目,武功虽然也算高强,但还不是大师级别。

我们知道,马来回教徒传统的三大神功简称3 R.,这里且不说。老马独沽一味,就爱蛤蟆功,没展露过别的,而安舵主则三套都用过,失势时是一套,得势时是一套,求恩典时是一套。

如今,马帮主摆出一副独孤求败的样子,来啊,有本事就接手过去,不然我真的做到100岁啰。

照理说,两个人之中要选一个来支持并不难,难就难在老马的蛤蟆功针对华人;这一点真叫人顶心顶肺。




2018年10月29日星期一

巫统正牌老一支香

敦马的颜色越来越清晰了,不必猜,他代表的就是正牌老国阵,更贴切说,是正牌老巫统,是巫统里的老一支香。

他好比是巫统的湿婆神,创造,毁灭,又创造。老巫统毁在他手上,创造了新巫统,如今他要毁掉新巫统,创造了土团。土团就是新,新,新巫统,就是巫统3.0。

如果他败选,他会回归巫统;没想到他胜选,变成巫统来归他。不论怎样变,他是永远的巫统人。

前部长慕斯达法加入土团是震荡。他无预警退出巫统,据巫统人说,退党之前曾受到调查。

前任朝圣基金局主席耐人寻味地说,如果他早几日退党,他就不用穿囚衣。

扎希说,敦马曾要求巫统解散。

着等于说,巫统那些YB的选择很清楚,要嘛换党旗,要嘛穿囚衣。

杀伐决断 ,无毒不丈夫,正是老马的风格。

近日传出将有40巫统议员加入土团,老马摇身一变,就是国会最大党之长,威风如昔。

更佩服的是有智慧的华人, 处心积虑,一心只想消灭万恶的巫统,却没料到他们翻一个跟斗又骑在你头上,改名土团,而土团正是由95%华人亲手接生的怪胎。

等到40 YB入列,老马登台点将之时,我们将发现 台上人物,独少了个憔悴的纳吉。

对了,华人很乖巧听话,替老马拔除眼中钉纳吉,同时打倒一个亲近华人的领袖,扶持一个爱刺痛华人的老人,还大事庆祝,自以为智慧超群。

华人任你精似鬼,也喝了老马洗脚水。



2018年10月25日星期四

跟敦马走包没错

老马给新内阁团队打了很低分数,不过是40分或50分,可以说不及格。

他说,这是因为他们60年来习惯做反对党,一时改不来,还带着反对党心态。不过,他们学习很快。

这话听来有点阴损,因为洋人有句话说,老狗学不到新把戏。又说,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我们的新内阁既没有准备好,也学不到新把戏,怪不得林吉祥说,改革需要20年。

另一方面,希联高层却不断指责公务系统理还有人抱持国阵心态,阻挠新政。为什么不用同理心体谅一下,他们也是国阵统治60年的受害者,一时改不过来。

有一句话我绝不能同意,就是希联的人还有反对党心态。反对党心态表现在哪里?

同样的事件,过去他们是声嘶力竭的反对,如今却悄然无声接受。

过去是争到面红耳赤,现在却闭口不提,不敢争也不愿争。

故去在体制之外跳踉,现在成了体制之内乖乖班的扈从。

还有,所谓国阵心态是应该加以谴责,或是应该加以维护?国阵心态是指纳吉时代的,或者敦马时代的?或什么时代的?

敦马本人代表的是国阵心态,还是希联心态?

我们听来听去,敦马的言论,偏好,关心的课题,表达的方式,都是同一个敦马。旧时的敦马,也是全新的敦马,既有国阵心态,也有希联心态。

如果把纷纭错乱的心态来拿来比较和分类,会分的很乱,莫衷一是,不如简单地归纳成一句口号:我们齐步跟着敦马走!




2018年10月22日星期一

德士佬扛上首相

要他还是要我?政府必须在德士和电召车两者之间做一个选择。

敦马似乎两个都要,德士佬因此翻脸,拂袖而去。敦马赌气说,不要我做首相我可以不做。假假而已啦。

大选前,敦马的确把传统德士逗乐了一阵,说掌权后要禁止电召车。但前头大声承诺,后面就小声改口说,会检讨而已。

换了政府之后,德士处境没有好转,日前财政部高官还建议捷运采用电召车驳接,派头十足,更引起德士的愤怒。

德士佬逼问错了,他们不该问政府,应该问的是街上的通勤族,问他们打车要德士还是要电召车?

我向来不同情德士佬,但现在整个行业日落西山,颇有苍凉感。他们的斗争是没有结果的,何况他们的服务记录向来评价极为负面,甚至被外国同业票选为全球最差劲的德士服务。

我曾在游客很多的武吉敏登截德士,空车很多,就是没有人肯停。内行人说,他们看你是本地人是不会载你的,他们要杀外国游客。

原来这行业也有义和团精神呢。

据说以前汽车面世的时代,马车很愤怒,结果英国立法规定汽车速度不得超过马车,每辆汽车前面要有个旗手挥旗引路,叫红旗法案,最后还是救不了马车行业。

我们的德士佬要的也是红旗法案?

现在是电召车当道,但能风光多久很难说,进入AI时代,一旦无人驾驶的德士出现,又是一轮改朝换代。








2018年10月20日星期六

华人很需要荣衔

假如有个拿督衔头等着要送给我,我会心痒难当,可惜没有。

火箭5位yb有了,却受到党的反对。我不好猜他们的心情,只是感觉到他们言语中似乎有些没说出来的话。

党领导说,议员接受封号,会被误会为从政是为了升官发财。

民众也许没有那么无知,看不出议员出来做事,若不是为了升官发财,为的是哪桩。

没有荣衔的yb就表示不升官、不发财了吗?不一定吧,有人身上完全没有荣衔,官职却升到很高,高到他自己也翘尾巴,同时也干手净脚发了很美好的财,叫大家羡慕不已。

行动党党中央说,拒绝受封是因为它是个社会主义党,主张人人平等,不要制造社会阶级。这话矛盾,因为在行动党执政的州,曾推荐著名运动员受封拿督,造成阶级社会。

研究大马社会的人说,这个国家的有形无形资源,分配给华人的部分很有限,但在荣衔方面,华人向来获得很慷慨的待遇,没有限额,可说是一种补偿。

华人有了个荣誉勋衔,在官方部门行走比较方便,这也是另一种补偿,而友族只要靠一张某党党员证就是通行证了。(现在也许要换证了)

我们需要荣衔另一个理由是求富贵的心理。富而不贵,毕竟有憾,所以尽管勋衔发得很滥,拿到的还是觉得是光宗耀祖的事。








2018年10月18日星期四

废除死刑是伪善

废除死刑的立法过程暴走,反对废死的人惊骇莫名。

死刑存废是世界级的争论性课题,我们从来没有在公开平台讨论过,更没有政党在几个月前的大选中提出这样的主张让人讨论和选择,可是一旦抓到政权,废死突然变成“势在必行”的事了,它只是一个内阁决议,随即就要交付国会强度关山,过程十分粗暴,甚至可说是强奸民意。

死刑或其他刑法是人类追求公平正义的心理需求,最简单朴实的表达方式就是“一眼还一眼,一牙还一牙”,罪与罚相当。

死刑不是功利主义的算计,有关部长说,死刑不能减少犯罪率,所以没必要保留,这就是冷冰冰的功利主义。

死刑更不是念八股,什么“冤冤相报何时了”,古时允许受害者亲手杀仇人可能冤冤相报,如今由公权力替你报仇,哪还可能冤冤相报?

据知还有虔诚的回教国家保留着汉谟拉比法典的精神,犯罪的人是否能免罪,唯一的机会就是求受害者宽恕,如果获得宽恕,罪行就可免。譬如向人脸上泼硫酸,庭判受害人也可以向行凶者脸上泼硫酸,当庭执行,但我看过的一则新闻却说,受害者选择了宽恕。

宽恕是人性的光辉,人间的至善。

然而,我们的政府却抢夺受害人宽恕或不宽恕的权利,一味充当滥好人,是权力的傲慢,人性的伪善。

日本也伪善了十多年,不执行死刑,把行凶的邪教教主麻原和一班追随者关了十多年,终于在最近忍不住把他们秋决了。

纳税人有什么理由养着这班没人性的凶徒呢?当法律不断偏向照顾罪犯的人权的时候,好公民还有什么权利呢?




2018年10月16日星期二

承认统考问题破解

有点好奇,但没恶意,想知道波德申中华中学张校长在补选中投票有没有犹豫过?

校长原以为希联一上台就承认统考,所以鼓励应届毕业生努力,成为第一批进入公立大学深造的独中生,谁知事与愿违,承认的事一波三折,校长觉得很对不起学生,特撰文向学生道歉,传为杏坛佳话。

事情本来也就过去了,偏偏这时波德申迎来一场补选,选的人还可能是未来首相安华,等于逼着张校长 ,必须做一个抉择:统考更重要?或希联更重要?

不过,我看选举结果,波德申的人尤其是华人投票并没有犹豫,过去怎样投就怎样投, 没有跑票,所以安华赢得比过去更大的多数票,统考完全不是一个问题。

所以,在政治上,承认统考难题已经破解,五年后即使还研究不出方案也没关系,可以继续研究。

华人的事有时候吵到沸沸扬扬,其实只是一场虚火,一杯苦茶就压下来,不必太操心。

我所认识的同胞有 个特性:当人家敬你三分时,你觉得道理都在你这边,讲话闹事越来越理直气壮;但是如果人家脸色一沉,不假辞色,你反而会平静地反省,对哦,这事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翻脸更不好,不如让他慢慢研究,妥善解决。

这就是“去政治化”,一旦去政治化,没结果也就等于有结果。

你看,因为不懂华人心性,批了一所关中,赔钱赚吆喝,反而激出更多的正牌斗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