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28日星期二

吃了野味送了老命

开年不利,鼠辈横行,冠状病毒造成的经济损失难以估计,当前还是救命要紧。

上次非典,这次肺炎,都说是吃野味吃出来的。

中国人吃的习惯,会害死全人类,这是老报人卡迪雅欣(首相媒体顾问)说的,虽然说得刺耳,也言过其实,但吃野味的确不像是一个文明古国应有的行为。

文明古国该怎么吃呢?当然见仁见智,但是野味有魅力,可能是原始时期渔猎生活的残存记忆。虽然已经演进了几万年,人心还是有返祖现象。

吃不饱的年代没有人会追究,丰衣足食的年代,有人用传统文化为借口当然得不到同情 ,譬如日本的捕鲸,北欧人杀海豹,中国人吃狗肉。传统为名,世人普遍开骂。

朋友之中有人不辞劳累,长途跋涉到某发展芭边沿吃了一次熊掌,津津乐道,更有人对吃过一道“龙虎会”回味无穷。什么龙虎会?蛇与猫同煲就是。

我想吃野味最不可饶恕的,是捕杀候鸟。

护生组织揭露,不法集团的卡车队是跟着候鸟迁徙路线跑的,候鸟到那里。卡车就到那里,大量捕杀,供应野味店,而不少餐馆就开后门营业,生意滔滔。

野味腥膻,必须用大量的香料和药材掩盖,否则难以入口,万一贪嘴吃到恶疾送了命,也要算算值不值得。




2020年1月20日星期一

不是无感是受骗感

不知道政府是做了很多,或者做得不够,或者完全没有做,总之金玛利的人还是对国阵情有独钟,甚至比旧时爱多一点点。

敦马是认为做了很多的,但人们没有感受到新政府的好处。这或可解释为人们无感,更不妙的是有感,有的是挫折感,受骗感,失落感。

安华说,民怨已扩大到全国了,政府应该速速赢回民心。

他说的对,可惜他倒像是个无权无势的时事评论员,呼吁这个,建议那个,忘了自己是执政团伙内最大的伙伴党啊头,做好做坏,难逃责任。

当然,我们也可以猜到他的用心,暗示当今是敦马把持朝政,他还没上位,所以充满无力感。

我在想,要不是朝廷里有一群唯唯诺诺的大臣,敦马有可能只手遮天吗?有些人宁可把说过的话硬生生吞回去也不愿意放弃荣华富贵,你吹涨咩?

敦马要兼任教育部长之心不息,交到内阁就一致通过了。

我们怎知道除了委任教长一事之外,其他不符民望的政策不是在内阁一致通过的?

负责体制改革的安美嘉却认为政府并未做过什么有意义的事。她警告,政府再不改革,六月份就要号召群众上街抗议。

有趣,为什么是六月份?是五月大限到期了吗?是安抚某些人或是警告某些人?

好啊,我们可以开设几个盘口,第一是赌六月份会不会真的有人上街,第二是赌玛利亚陈会不会出来带头,第三赌敦马会不会到场演讲,第四赌他们喊出什么口号?



2020年1月19日星期日

飞鸟鸟瞰 乌龟仰望


各民族从自己的角度看问题是天性,我们的政治教育却要我们放弃自己的角度,这违反万物的天性,正如飞鸟鸟瞰,乌龟仰望,你不能叫他们平视地看世界。
特朗普很离谱吧?他 却是美国华人的偶像,华人支持老特,因为在奥巴马的民主党治下,华人在大学和职场的机会都受到压缩,所以大选一来,呐喊一声就起哄了,这完全是从华人角度看,而不是从美国人的角度看。
你说华人就是这么死脑筋、守旧和现实,没有理想,不思改变,那么再看看比华人资深的美国人:非裔美国人。
白警枪杀黑人时有所闻,而且都判杀人无罪。白人法官判白警无罪,黑人就愤怒上街,你说,他们是不是从本民族角度看事情?
若说非洲人比华人好不到哪里,那么再看看世界上最文明、最博爱平等、居住在世界上最尊重多元包容的国家的一个群体,是的,就是加拿大的魁北克省的法裔人。
魁省法兰西人自认是最优秀的民族,他们至今不“同流合污”讲英语,坚持讲法语,而且闹独立,还好公投没有过关,但他们的法兰西观点再也找不到其他可比拟的了。
如果法兰西人也跳不出这个框框而我们却办到了,我们就是超人了。
但是有啊,我们真的有人办到了啊,例子就是美国的赵小兰部长,骆家辉大使不都是以美国人的观点看问题的吗?他们有表露丝毫的华人情意结吗?。
对,没有,他们的确是地道的以美国观点看问题,但是别忘记他们的身份是统治精英。凡是进入统治阶级的,表现就非常突出,讲话都会站在老百姓对立面,成了非我族类,不信,四周围找找看。

2020年1月17日星期五

也想不以华人自居

做华人憋屈,做别人也许好些,这是鼠年愿望,希望天从人愿。

有华人不以华人自居,也有马来人不以马来人自居,看来都是反出本民族的,但其形相似,其神不同。

马来人不算是一个民族,而是文化群体,认同群体三大要件:信奉回教,讲马来话,遵守马来习俗,符合条件就是马来人,就是说,他们不是血缘共同体。

华人相反,不管你信什么宗教,讲什么语言,守什么风俗,你都是华人,因为我们是一血缘认同。因血缘故,我们都是炎黄子孙,有共同始祖,大家生来一个模样,黄皮肤,黑头发;我们有认祖归宗这等美事,更有数典忘祖这种丑行。

马来人没有这一套,祖宗没那么重要,虽然承认阿伯拉汗是始祖,但信仰最重要,为信仰故,可以改变身份,跟其他民族认同,因为这样,马来人的长相各异,有棕皮的,黑皮的,白皮的,鹰嘴鼻的,扁平鼻的份。他们来自五湖四海,除了周围岛屿爪哇,苏岛,武夷斯,万惹,还有远自阿拉伯,土耳其,印度,代代在此繁衍生息。

如果有一天马来人也阿拉伯化,自称阿拉伯人,不用惊讶,那是轻如鸿毛的事,而华人要阿拉伯化,感觉重如泰山。

据说在爪哇语中,“马来由”这个称呼有贬义,若非有种种好处,也许爪哇人不愿做马来人呢。

华人最无奈的,就是不论你如何不自居,不论你如何与本民族切割,人家还是把你看成华人,功过都逃不掉。。






2020年1月15日星期三

你下来,让我上去

有人对着宝座高喊:你下来,你下来!我要坐,我要坐!

真是世界奇观。

这是公开追讨私人债务,债主是马哈迪,债权人是安华。他们的私相授受,现在成了国家大事,仿佛国家欠了安华一个大位。

安华像个拼命三郎,老马却气定神闲,他只是说,开会吧,让头头们决定,若要我下,我一刻不停留。

老马手段灵活,过去口口声声说委任部长是首相的特权,不容别人插嘴,到了要委任代理教育部长(自己来)的时候,却交给内阁“一致通过”,特权放弃了。这种灵活,说难听一点是滑头,更难听一点是奸巧,当初想兼任遭反对,那是胜利之初党内还有锐气,经过这两年的打磨,已经没有棱角,甚至已经抛光了。

交棒的事在开会时,有人敢要老爷子下来吗?就让我们猜一猜。

安华这个大改革家还承载不少人的期望,有人希望老马快点下来让安华改革一番,国家才有希望。最近处理爪夷文风波,倒也展示了他的改革精神。

首先他说爪夷是国宝,然后说学三页不该成为问题,那些激烈反对的言词让马来人感觉受伤害。

解决办法:反爪夷的,挺爪夷的大会,齐齐叫停。有理无理,各打五十大板。

马来人感受至上,算是改革吗?那是基本精神的延续。

有首新年歌听起来有点走音,这么唱;醒不来,醒不来,大厅放棺材。









2020年1月13日星期一

国民党花开到荼蘼

台湾大选对许多本地华人来说,紧张程度就像看本地大选一样。

大概是卫星电视推波助澜,网络火上加油,人们听了政论节目,居然对台湾的政治生态了解的比本地政治更多。

但是我看累了,国共相争已经百年,潮起潮落我也看了百年,现在虽然换了角色,骨子里还是国共相争。看他们大选,就像看一场外国足球赛,不带感情因素。

国民党本来是最富裕的政党,现在变穷光蛋了。我有个感觉,就是马英九王朝是这个百年老店的一次回光返照。

小(?)马哥的出现,全台惊艳,超级明星出场当然所向无敌,,那一年府院皆大捷,全面执政,蓝营都认为是拨乱反正的好时机,摈弃李登辉陈水扁路线,落实国民党路线,此正其时也。

谁知看错人了,好面好相烂屁股,原来小马哥却是个忧谗畏讥的家伙,只做到个人没有缺点被抓到,却没有大担当,对于有争议的事项不敢去碰,譬如重查阿扁两粒子弹、中正纪念堂的横匾挂回原位、恢复旧有课纲等重大事项,因为争议太大,小马不敢碰或一碰即缩,八年下来他就像个天天照镜子的人,最怕脸上有痘痘给人讲闲话。

没有痘痘,更没有人格魅力,他成了票房毒药。

立院方面,那个“没有一个敌人”的滥好人院长王金平,牺牲党国利益,做他个人的好人,即使立院被太阳花群众长期占据破坏,他也表现得像个慈祥的菩萨。

俱往矣,台独培养出来的新一代,又一代,再一代,眼中就是没有国民党。

闲话一句:亲大陆的是中华胶,亲台湾的则是关心全人类的前途,我已经
out了,因为那轮不到我操心。。








2020年1月12日星期日

争夺司法正宗地位

反贪会把窃听纳吉的九段话隆重公布,引起江湖一场文斗。

律师会与反贪会,现在争夺法治正宗地位,各有理据,各有拥趸。

在律师会看来,那九段话不过是原始资料,属于“道听途说”阶段,理应先交警方查证,属实方可公布 ;如今绕过警方径直公布,无异擦枪走火,让国人未审先判,影响司法公正,破坏了法治精神,这是违法的,也对当事人不公平。

反贪会则认为一切合法,透明无私,江湖人物也多站在反贪会这一边。有一个新闻节目的听众投票,80%的人认可反贪会,只有20%不认同。

网民方面,欣赏反贪会的似乎更多。

其实,公众并非不生气违法的事,那九段话揭露的恰恰都是纳吉违法乱国,假造证据等等狗屁事,闻者无不气愤,都说纳吉应该早日进去蹲。

反贪会这边情形又不同,大家觉得即使不合法,所揭露内容却是大家想要知道的,是人民知情权,或说满足人民窥秘欲,所以即使程序不正义,行为不合法,手段粗糙也可以接受。

公众当然也重视司法公正,但对纳吉这个干尽坏事的,也不必那么认真。

九段话被很多人视为“铁证如山”,居然有个新闻主播这么说:九段话证明我们曾建遭受过盗贼统治,幸亏有509变天.

律师会的书生不是搞群众政治的,不知道打架不必那么讲究规矩道德,得民心得天下,反贪会显然已经得民心,这场文斗已分出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