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30日星期五

副首相的英语

副首相阿末扎西在联合国大会的演讲,被批英语不流利,是马式英语。

有人说丢了国人的脸,有的人则给予肯定,为他加油。

扎西是国语政策所培养出的第一代人才,讲马来话的精英。

语文狂热在上世纪六十年代达到最高潮,人们 对英语非常敌视,常见英文路牌被泼漆。

那是扎西的中学时代。

他出身 草根,幼年时曾被一位华人收养,陪着义父卖冰淇淋六年,读的是乡村马来小学,中学进入宗教学校,当然不学英语。

进入马大时,已经是国语全面落实之后,就是从小学到大学都以马来语为教学媒介,实现了马来民族自尊。

从他的教育背景看,他的英语是凭自己努力硬啃出来的,还真难能可贵。

他英语讲得比一些外国领袖还要好,我曾听过日相安倍的英语,觉得还是扎西的Malglish比较亲切。




2016年9月29日星期四

爱上绑架匪

两名武装份子抢劫银行不遂,挟持了四名银行职员为人质,与警察对峙六天六夜。

警察施放催泪弹把他们全部逼出来,但是人心变了。


被救出来的人质并不感激警察,反而同情加害者,并四出筹款帮他们打官司,最后,两名女人质还爱上加害者并嫁了他们。

事情发生在斯德哥尔摩,所以这种爱上劫匪的心理状态,就称为“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以上当然是网络故事,更重要的是现实里的故事。

人们苦于社会的种族化,宗教化,朋党化,贪腐化,也都知道罪魁是前朝二官,他们的角色好比故事中的加害者。

后来接任的一号官锐意转型,调和种族关系,取消了多个经济领域的土著固打,废除过时的法令,批准两所华文学院升格为大学学院。 他的角色就如故事中的警察。

华人就是被挟持的人质。

如今华人中有一部份人不感激警察,反而同情加害者,帮他们捉警察。

华人社会的故事性也很强一下的呢。








2016年9月28日星期三

老马会溜吗?

网传老马要跟纳吉讲和,条件是让穆克力兹做财政部长。

真真假假,又有新戏码看。

网络狂人PRK爆的料,有时也满准的,譬如慕尤丁的绯闻就搞到老慕满身腥。

老马最近主打首相不该兼任财长,而财长正是管理1MDB的官儿 ,正是造成当前政治混乱的主凶。

穆克力兹若把1MDB的丑事揽上身,纳吉就脱身了?为什么要让纳吉脱身,叫天下人情何以堪?

老马行事如果让你猜得到,他就不是老马了。

不乱猜这消息是不是真的,但说一般的众生相。

有个观察:群众背叛领袖是可恶的,领袖背叛群众却是英明的,理由是,领袖的策略是灵活的,辩证的,带领我们走向胜利的。

不可低估群众的智慧啊,群众往往给领袖卖了还会替他找理由。

我现在最想看的,就是老马真的握纳吉的手,就像他握安华的手一样,然后欣赏那些几年来对纳吉恨的咬牙切齿的众生,脸上露出吃到臭花生的表情。






2016年9月27日星期二

痛快的中指姐

很高兴有人大声说,她不能原谅安华,安华入狱,她是城里最高兴的人。

这个人就是不肯戴头巾,比中指的“中指姐”,人权律师西蒂卡欣。

她说,今天人们不安乐,都是因为安华当年引进了激进的基本教义派。

原本盛行于沙地阿拉伯的基本教义派,出了本拉登和巴格达迪这些令人丧胆的人物,带来了恐怖和死亡。

我们如今也给 回教国,回刑法,沙里亚法和琐琐碎碎的事情搞得人仰马翻。

安华不可原谅的还不止这个,但是说出来就有人抛出“恕道”说,不要对他的过去勾勾缠,向前看才重要。

同样的,在说到老马时,人们口气也差不多,说老马过去虽然做错了,如今做对了就可以支持。

中指姐快人快语,今日之苦,追根究底,始做俑者就是不可原谅。

但华人虽然叫苦,却寄望那些始做俑者来打救。

华人不知是怎么想的。





2016年9月26日星期一

红衫军恶形恶状

红衫军如果依法上街,没话说。

有人支持纳吉,我高兴,毕竟还有人不以老马的意志为意志。

但这些人目无法纪。

恫言暴力冲撞他人的合法集会,是野蛮;威胁他人的人身安全,是流氓;摇屁股侮辱他人,是下流。

这支不怕警察的队伍,是治安的公害。

除了街上有红衫军,网络上也有红衫军。

他们的作风一样野蛮下流,惯于污蔑,谩骂,诅咒,打压他人的发言的权利。

两相比较,街上的红衫军敢在太阳底下行走;网络上的红衫军只敢在阴暗角落躲着。

街上走的令人厌恶又可畏,暗处躲着的令人厌恶又可鄙。

2016年9月24日星期六

人格分裂奇观

老马又噼啪给自己打脸了。他说首相不应该兼任财长。

他也让儿子出来说,土团党将来执政,首相任期只限二任。

如果他是政坛新雀,这些政见当然很可贵,可惜他不是新雀,是老鸟。

他现在谴责的,全是他自己曾经做过的。

他不但兼任财长,有一个时候还兼任内长,三手抓。

他的22年任期不但是历任首相最长,也可能列入世界前十名。

也许马粉说,他这是“觉今是而昨非”。如果是,他的“昨非”未免非得太大了,不是改变口吻就了事。

他也不像是“觉昨非”的样子。

他骂过去的自己,好像是在骂别人 。看他若无其事,毫无羞惭,他可能是认真的。

他是人格分裂的奇观。










2016年9月23日星期五

残障人扬眉吐气

两位首相,一位部长,到机场迎接残奥英雄归来。

我国的弱势团体,从未如此的扬眉吐气。

奖金方面,我国是世界上唯一把残奥奖金提高到正常奥一样的国家。

不论有没有残障,选手们打拼都一样,有些项目如盲人踢球,就比明眼人多一重困难。

努力不白费,得一个奖,终生衣食无忧。

这次奖金很慷慨,慷慨得令一些人心理不平衡,这是见不得人家好的病态心理。

过去残奥不受重视,也许是场上表现没有正常人的亮丽,但体育注重的是精神。

如果靠吃药,再亮丽也失去体育精神。

弱势团体如此受到重视,该不会是轰轰烈烈一阵,做好看而已吧?

公共场所的无障碍设施,好像很受诟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