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7日星期五

外来革命害惨华人

台湾民主基金会把今年度“亚洲民主人权奖”颁给马来西亚净选盟,下个月由总统蔡英文和立法院长苏嘉全主持颁奖。

如此高调,实属罕见,不知各方有什么反应,尤其是在马台商。

两个月前传出台湾与美国联手支持柬埔寨反对党救国党,企图推翻洪森政权,东窗事发,在柬台商大急,一连三天刊登声明撇清关系。

净选盟开始时的确是要求举行公平干净的选举,之后由反对党接过,成了反政府运动,至敦马加入之后,已变成倒纳吉运动,口号也是救国。

马净选盟与柬救国党目标一样,就是要推翻现政府,背后也有美国的手。

美国喜欢搞颜色革命,不过美国支持净选盟至少没有种族敏感,若是中国大陆或台湾来了,情况就不同。

当年中国大陆输出革命,半岛陷入紧急状态,害得大马华人流离失所,很多人一生基业连根拔起。

如今台湾输出颜色革命,对大马华人来说,不是好消息。




2017年11月15日星期三

骂人的八股

一位网民一时手痒分享了一段骂人的视频被警察捉了,虽还不是有罪,但要在警察局过夜就触霉头了。

这事有趣,因为他是分享者而不是原创者,如果将来证明原创者无罪,分享者岂不是白白吃咖喱饭?警察显然是杀鸡警猴。

这视频我没见过,据说是骂副教育部长张盛闻的,因为一句“不要与天斗”引起杀机。

骂人虽也有精彩可观的,但这类视频即使撞在我手里我也不看,你想想,不要与天斗能骂出什么道理来?他们会用什么字眼,什么名词,什么动词,什么符号,你还猜不着吗?难道会看到象牙吗?

这种口毒心毒的骂风,就是近几年大谈改革所造就的新华人的水准,他们的一套八股,骂华人有效,骂别人就没着力点,人家对什么汉奸走狗老母之类无感。

由于成功了结马华,有些人自信极高,一时要了结巫统,一时要了结纳吉,要了结看不顺眼的所有人。

近来听到有人说,来届大选,一定要教训回教党,哈迪听了恐怕要受吓坏了。

也有人经历过许多事件,知道了结巫统不易,了解纳吉也不易,还是了结马华把,现在马华还有7-11呢,下次就让他吃鸭蛋。

恶言恶语,还有市场,不知是提升,还是沉沦。
















2017年11月13日星期一

紫禁城来客

沉睡百年的紫禁城来了贵客特朗普,做东的是习近平,品茶听戏。

人说那是特高规格。不错,高规格待客,就是更高规格待己。有人开玩笑说,倒像是天朝皇帝接见外邦来朝。

开玩笑而已,但真正的印象是习大哥给特弟弟上了一门历史课,特朗普历史常识显然不像大哥,格局更不像世界大哥。

在各种国际场合,特朗普开口就说,我老美不愿意再吃亏了,以后凡有得捞的,我老美优先。

习近平却说,我们是命运共同体,我们同捞同煲。

虽然高下立判,但也有争论。

民主胶说,习近平纵英明神武,却不是恰当的领袖,因为他不是民选的;特朗普即使荒腔走板,依然是个恰当的领袖,因为他是民选的。

中国即使蒸蒸日上 ,超越美国,也不是胜利,因为他没有民主。

美国即使衰败不振,落后中国,也是胜利,因为他有民主。

问问中国人和美国人,到底什么最重要。










2017年11月11日星期六

别人的不可思议

所有宗教 场所都会收容灾民,但回教场所收容非回教徒则罕见,因为有避忌。

其实,各宗教都有避忌,譬如佛庙就有个底线,规定在庙里必须吃素。

佛教徒知道在庙里吃素理所当然,不敢猥亵佛菩萨,但非教徒可能觉得佛庙不过是个一般的避难的场所,对伙食的规定会有怨言。

我曾参观过泰国一间大庙(上山石级两边有两条大龙的那间),他们很注意游客尤其是女游客的穿着,如果太短或太低,就拿出庙里的衣服要她们换上,但游客可能不知道什么是清净之地,认为这不过是个旅游景点,对佛教徒敬畏佛菩萨之心无感。

有的在家人初一十五吃素,但诚心过了头,就连碗筷都要另备一份,因为平常用的碗筷是吃过荤的。这样的人很少,但这种洁癖是不是像足了那个另类宗教师扎米汉?

各宗教之间要互相尊重,从大处讲倒是容易,但要在细微处互相体谅就像隔了一重山。

日前槟城水灾,有一回教堂宣礼司开放祈祷场所收容非教徒,很受赞扬,也很受非议。我不知道被收容的灾民有没有体谅回教徒敬畏祈祷场所为圣洁之地?我看到有人打赤膊,就像在佛菩萨面前打赤膊一样失礼。

如果推己及人,人家一些 “不可思议”的言论,其实我们都不陌生。








2017年11月9日星期四

傲慢装睡的政府

在救灾众生相之中,只点评一位君子,因为对君子的要求总是高些。

我向来尊敬的环保议员郑雨周,这次有点失算。

谁都知道他多年来奔走警告,反对山坡开发,以免面对灾难性后果,不幸而言中。

灾难既然发生了,他最好是卷起衣袖默默救灾,格局会大一些,不料在兵荒马乱中,他选择绝食12小时,名为唤醒政府关注环保。

如果这么重大的灾难尚且唤不醒政府,摆明是个装睡的政府,再也唤不醒。我觉得他的失算,是太急切要收割政绩,政治人物的职业病。

不过, 我相信他是一位忠诚的环保议员,在议会里犯颜直谏,在执政党里,一士谔谔,而众人诺诺,落得今天坐冷板凳;这次灾变,更曝露了权力的傲慢。

我们很需要有诚实的环保团体出来看顾这片土地了。过去,看到不少伪环保出来捞世界,披着绿衣,招摇撞骗,很是“眼冤”。

伪环保包括伪装的政客,不着边际的书生,还有更低劣的捞咖,胸前挂着募捐箱走进市集,安弟安哥的叫得亲切,钱进如猪笼入水。

不管名堂是为环保,或救灾,或救人,我一看到募款箱总是疑心生暗鬼,觉得其中有鬼。

向大众要了钱,应该当众开箱,就像开选票箱一样,才能昭大信,否则,就是黑箱,嘿嘿。










2017年11月7日星期二

沙地吹来的春风

 沙地阿拉伯虽然远在天方,但是目前上演的宫廷戏,可能像清宫剧一样精彩。

还有,清宫剧看过就算,而天方夜谭故事斗争的结果,可能影响我们的生活。

这个多妻制的宫廷,亲王贵族数以万计,斗得剧烈。目前是东宫太子对众亲王贵族的权斗,太子大权在握,已经捉了11位亲王,4位大臣和几十名权贵富豪,取得表面胜利。

太子(名穆罕默德)的成败会影响我们,因为他是个改革派,要把现在极端保守的沙地改革,向世界开放。

他说,他的国家要回到中庸、温和、开明的时代,不再纠缠于无谓的语言。

他宣布斥资5000亿美元建一个特区,与现在的沙地截不同,并向全世界开放。

沙地本来富到冒油,可惜现在石油无价,看来也没有前途,那么富裕的国家也开始感到手头紧了,不改不行,单靠信仰不能吃饱肚子。

沙地奉行的极端保守的基本教义派,连女人都不准驾车,幸好明年开放了。

沙地也是我们回教徒友族每天跪拜的方向,也是亦步亦趋学习的对象,有些人连胡子都留得像个先知的样子。

我们是离开中庸温和越来越远了,多希望我们也回到中庸与温和开放。王储的主张,像一阵春风吹来。

他的阻力除了宫廷内斗,还有教派,恐怕教派比宫廷更难搞,我们只希望他成功。










2017年11月5日星期日

华人吃硬不吃软

大家在猜,马华很给力华教,能赢回多少华人票?

有人不乐观,一来舆论反应冷淡,二来反对党大力给马华“去功劳化”,把正面的政绩贬为选举花招。

马华自己承认,民调显示城市华人依然没有好脸色,郊区比较好些,不知民调有没有把利好的教育因素包括在内。

但是想想,如果华人无动于衷也不出奇,我们伟大文化似乎有这样的共识:拒绝当权者的好意是有骨气;接受当权者的好意就是接受施舍,软骨头;若还敢赞一句就是奴性,虽然也有人实事求是不这么想,但他们会受到网上舆论恶势力的挞伐。

书上说,主政者要“恩威并济”。其实管理人群只要有 “威”就够了,恩不重要。人性是怀怨不怀恩,吃硬不吃软。

李敖刻薄地批评台湾人,畏威不怀德,给日本人杀了那么多,还一味的媚日。不怀德算是情理之中,畏威还要犯贱,则在情理之外。

敦马22年统治是专制和霸道的,很多人被投入大牢吃尽苦头,也对华人说了多少坏话,然而现在却有那么多人在他跟前服服帖帖,接受他继续领导。

反观纳吉,上台后对华社释出那么多善意,也没对华人说过一句重话,然而到巴刹一听,却是人人喊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