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9日星期一

百万的威力

老马收集了百万签名,准备呈交元首,要求罢免纳吉。

福联会正在收集百万签名,准备呈交朝野政党议员,反对回刑法。

老马的做法一定有结果,福联会做法一定没有结果。

理由:老马只瞄准一个目标,就是元首, 元首必须表态。不论元首同意,否决,或不接见。不接见也是一种结果。

福联会打的是散弹枪,人人有份,收到联署书的,没有人必须表态,甚至可以互相推诿,当然不会有结果。

为什么华团不能像当年林连玉那样,直接找当权的巫统,并恫言若不答应所求就号召华人投反对党?

不能,因为现在华团生态复杂,成员里什么党派都有。如果提议找甲党,乙派反对;找乙党,A甲派反对。闹到火起,就有人被戴上汉奸的帽子。

为了不闹分裂,什么党都去找,什么党都给脸。

这就是笑话所在。一家亲的社团内部尚且不能抛开岐见,却希望鬼打鬼的各政党抛开岐见,共同维护世俗宪法,不是很幽默么?
















2016年8月27日星期六

书生对武师

福联会发动百万签名反对回教刑事法,准备在国会开会之前呈给各政党。

跟伊党有关的宗教司帮已经报警,要求治以煽动罪。

伊党也放狠话,但准备与各方对话。

对什么话?不外是解释,要你接受。如果你不接受,他们照干,你又奈何?

回刑法是政治问题,必须政治解决,必须政党对政党。

华团一向以为能够绕开政党,自己解决。所以,同样的事做了又做,就是希望得到不同的结果。几十年来,连署,诉求,备忘录,法宝出尽,结果都相同,就是无功而返。

政党与社团毕竟不同。我的比喻是:政党是武术团,社团是读书会。

一个讲力,一个讲理。有力的说了算,不是有理的说了算。

福联会vs伊斯兰党,是书生vs武师,结果可以未卜先知。










2016年8月26日星期五

老马虎头蛇尾

老马需要道歉的事很多,就只一件不必道歉,就是修宪削王权。

偏偏他对这件事道歉了。

我感觉到好像被他半路踢下车一样难受,因为我当时心里很支持他。

老实说,要做到独裁,腐败,滥权,只要抓到权力的都会做,但是有胆挑战不可触碰的皇室地位的,就唯老马独尊了。

他当时这么做,是要证明一个重点:不是王权最大,是民选政府最大。

他做到了,民选政府通过的法律一定生效,不管统治者同意不同意。

可是22年后到今天,他反悔了,做回陛下殿下鞋底下的一颗尘土。

他的理由是:修宪让当今首相权力太大了,侵犯到统治者的权力。居然为统治者抱不平呢。

如果你没有见过鳄鱼泪,不必找了,这个便是。




2016年8月25日星期四

人说马华已死

老马文胆再努丁说,马华民政已死,只等盖棺。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连一个遗老也嗡嗡了。

前时敦伊斯迈说马华不生不死,有当头棒喝作用,因为他还是当朝副首相;如今这遗老,追随老马左右的跟班也说大话,听来只像乌鸦聒噪。

马华确是处于弥留,便利店7-11,下次或将成为大马彩3+1, 但轮不到遗老来说事。

全世界也许只有这里的华人社群最奇葩,敢说执政权力没有用,毫不犹豫的抛弃,大家都认为只要心中有个崇高的理想,就足以保障子孙前途,现在所没有的,将来样样有。

马华做得难看的一件,是讨官。已经有了,还说要更多。

假如下次真的是3+1,那么拜托,就只这四个中选的人堂堂正正做官好了,其他被选民唾弃的就别走后门。

办不到的事就别办了,让给更有能力的党去完成。





2016年8月24日星期三

区域歧视

在里约,他们是马来西亚人。

回国了,他们 变成槟城之子,马六甲之子,丁加奴之子,各有际遇。

回家了,他们是人之子,人之……

此外,他们也是某城市的人,某学校的校友,某机构的员工……

一个人有许许多多的身份认同,如果只留“马来西亚”身份,删除其他,会觉得空荡荡。

身份认同最令人感觉踏实和亲切的,就是“自己人”,自己的种族和宗教。

有人主张在官方文件上删除种族族一栏,以为种族问题就解决了。

笨蛋,填个籍贯有什么要紧,问题是歧视。

两个人出同样的力,立同样的功,却因为住的地方不同,因而有差别待遇,一个奖十万,一个奖二万五,这是地域的歧视。

如果东西马闹翻,区域歧视是罪魁。










2016年8月23日星期二

金还是要争的

赢了万人迷,输了万人骂,时代变了,运动员的梦魇也过去了。

世人突然文明起来,懂得体谅别人的辛苦,懂得欣赏别人的成就,即使是比较小的成就,甚至懂得感激。

这个改变,可能用上了洪荒之力。

不知道改变是怎样开始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社媒发挥了正面力量,而且政治没有介入。

也曾有一些凡事必骂的政客,改不了吃屎的习惯找碴来骂;也有一些媒体居心不良,挖苦嘲讽,但都在一个大马的精神下被围攻得落荒而逃。

一个大马,哈哈,不是妖魔化了吗?但是精神不死。

虽然满足于四银一铜,但没有金还是遗憾,回想决赛前夕,大家多热切的发着金牌梦。

金牌至上不对,却不能不要金牌。体育精神不就是要争强争快--争金的吗?






2016年8月22日星期一

越斗越长命

老马不出,江湖寂寞。

老马终于出来了,精神奕奕。这次住院和休养十多天,看来病得不轻。

真奇人也。换作一般人,心脏一出问题,生活脚步立即放慢,但他不但出问题,而且是出大问题,做了两次大手术,多次病发进出医院,他的脚步一点也没慢,看来不止要活到九十九,过了米寿过茶寿。


东姑幽默地说,两位医生让他长命,一是他的私人医生,照顾他的身体;一是马哈迪医生,刺激他的气。为了斗气,所以东姑也很长寿。

没有人敢找老马斗气,都是他找别人斗气。

老马政治生涯中,斗倒了三位首相,踢掉了三位副首相,场场拿金杯,这次斗纳吉如果不拿金,也该安慰他说,谢谢他,他已经尽力了。

民间传说,有斗志的人长命。也有人偷偷说,恶人长命。

不知养生专家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