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3日星期五

安华回巫统,如何?

印度团结党有个奇葩建议:安华应该回巫统了,因为老马已经离开。

虽然提得突兀,想想却有道理,如果我是安华,一定认真考虑。

老马的出现,打乱 了一切,现在连龙头之位也大剌剌抢了,安华变得什么也不是。

诚实说一句,当初安华是被强硬扫地出门的,并不是为了一个伟大的改革理想而离开的,即使人们相信后来的烈火莫熄是真的,现在连“烈火莫熄”的口号也给老马抢了过去,人们已不知道要改革什么。

简单地说,江湖上混不下去了,不如豪气一点,哪里跌倒哪里站起来,站不起来也要坐起来。

三件事一定要先谈妥,第一件,皇委会即将调查的赌外汇案,安华可以豁免不查,全部责任推给老马和达因:第二件,给乖女努力鲁谋个内阁职位:第三件,当然是释放出来。

看过东姑拉沙里的前例,混不下去时,只一声令下,集体回归巫统。

我敢打赌,如果安华下令他的追随者一同回去,他们一点心理障碍也没有,反倒是华人粉丝接受不来。

如果安华回去了,谁敢打包老马不会也跟着回去?









2017年6月21日星期三

印象李锦宗

右起:张景云,沙禽,李锦宗,梅淑贞,张锦忠,陈雪风,晴川。
马华文学史学者李锦宗逝世,是文学界的巨大损失。

这位同乡人平时话不多,就是醉心于文学史研究,当年工作繁忙,所收集 资料未能及时处理,尤其是旧报纸就堆在楼梯口,一直堆到楼上。他说,要等退休后慢慢整理。

当年的华文报有个传统,就是每逢新年,一定出版新年特刊,刊登有分量的专题文章,其中有一版必然保留给李锦宗,对一年来的马华文学收获,整理出一张清单。

报纸的文艺版读者属于小众,却没料到有那么多争论,譬如说派系把持版面,互相揄扬,排斥异己等等。

为了更公平把文艺版搞好,我邀请了多位关心文艺的文友来一次座谈,听取他们的意见。‘,李锦宗是其中一位。

退休后他终于得尝所愿,专心整理他的资料。

谁料命运安排,他得了重病,但跟他谈话,他依然表现对生活很乐观。

他一辈子都奉献给马华文艺,乐此不疲。










2017年6月19日星期一

梦幻的口号

李家吵闹,想到老李。

李光耀在马来西亚的那些日子,不到三年时间,搅起一天风雨。

他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口号喊得雄壮,喊得激动人心。

他走了,林吉祥继承了口号,M4M,但老李是原创,老林是山寨;老李有底气,老林是二仔底。

因为今日不同往昔。

老李带来200万人,主要是华人,导致人口结构大大改变,非马来人口处于优势。据老李自己说,非马来人是61%,马来人是39%。

有多少人就有多少重量,也就有实现的可能,马来人当然感受到压力,一些激进份子甚至喊出要与印尼合并。

现在人口结构正好反转过来,压力当然也转移到非马来人身上,林吉祥已经承认马来人的主导地位,乾坤定矣,上下位矣。

既然这样,M4M口号应该随着老李埋葬。再喊,就是欺骗。









2017年6月17日星期六

老李要跳出来

李光耀家族的八卦,对正了小民的胃口。

表面上,他们吵的是老宅要不要拆,这不该是大问题。照我想,开国元勋的旧居就是历史文物,当然要保护而不是拆掉。

老李曾说,老宅不拆,限制了四周楼宇高度,影响发展。

不成理由,限高是为了老李的保安,老李不在,该建多高就多高。

又吵,是位了“李三代”的培养。

不相信。

李显龙说,因健康问题,做完这一届就不做,即使他再做,也不过是多几年,要在几年间培养一位未曾涉及政治的儿子接班,这样的事,在朝鲜可以办到,在新加坡不可思议。

从来往文字中,看到财产分配问题。

这可能是重点,争遗产!

这一争,而且争得这么难看,国家颜面都丢了。

老李说过,如果他看到情况不对,即使在坟墓里也会跳起来干预。

他迟早跳出来。






2017年6月15日星期四

番薯话也卖得

有番薯群众的地方就有人讲番薯话,不分人种。

近日台湾外交线上输了一着,邦交国巴拿马投向大陆,岛内不免口水多。

台独大佬说,走了好,走了台湾空间就大了。如果“中华民国”邦交国都走了,“台湾”的邦交国就多了。

虽然我们接收不到这个逻辑,但是他们不是梦呓,他们很精明,知道听众相信梦呓,不相信也会听从。

只要认同了颜色之后,什么都不用自己想,听大家的就行。

我们这里也常常听到番薯部长讲番薯话,叫人摸不着头脑,为什么他那样说?他怎可那样说?他是用什么脑想的?

但是一回到他的群众中去,他是英雄。

有位曾经的巫统部长再益说,思想懒惰的马来人决定了华人的命运。

胡说,华人向来掌握自己的命运,只是人们不理解罢了。

人们真的不理解,为什么华人相信老马好过阿吉,为什么要跟着老马逼阿吉去找阿迪。

阿吉对阿迪每让步一分,世俗社会就退步一分,为什么番薯群众不在乎。











2017年6月13日星期二

我比你更爱民

中央才发500,槟城发1000打底,槟城胜。

这是比拼开斋节红包。反正用的是公家的钱。

比拼藏着两个意思,一是中央不会治理,所以没有能力多发。

二是中央的目的是买票,不是真正照顾人民,因为500元不能做什么,只是讨好的姿态。

州政府则是有良好管理,而且真正照顾人民,多发有助减轻回教徒过节的经济压力。

既然州政府可以发1000,下次中央可不可发1500?

多发钱不一定需要管理良好,借钱来发也可以,出卖资产也可以。

这种竞相讨好的政策,是两党制的精华。

可惜,从别人的经验看,开头容易收尾难,最后是希腊。

我最喜欢有钱拿了。不过还是有点看不开,我认为只有那些半生缴交所得税的,或者半生没有缴税资格的,到老才有资格拿;那些还没有贡献的,就等老了才说。

成功靠自己打拼,不是靠别人呵护,特朗普说的。


2017年6月11日星期日

希联与虎谋皮

安华上天遁地,最后还是逃不过老马掌心。

在朝堂上争不过,在江湖上也不放过,真是前世冤孽。

现在老马要争希联老大的位子。

希联要注册,谁来做头,老马大剌剌毛遂自荐,而且放言一旦大选赢了就要“被迫”做首相。

这就是说,安华的烈火莫熄是替人作嫁,两场牢狱是白蹲了。

这也是他自作自受,是他与虎谋皮的报应。

整个希联也是与虎谋皮,把土团党放进来,等于让公牛闯入瓷器店,不破碎才怪。

他们的如意算盘是:老马来了,选票只会增加,不会减少。乡村会增加,城市不会减少。

现在人们对改朝换代有了第二梦,也有更新的信念:

相信老马回朝比他上次做得更好,比纳吉做得更好,更自由开放,更会给脸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