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7日星期日

巫统家也有一宝

东姑拉沙里终于决定出来争雄了,给老人族莫大的鼓舞。

他自己好像也犹豫了一阵,太老了?但前面还有敦马呢,自己才八十一,还可以吧。

根据拱他出来的巫统人说,只有他才够资历面对老马,扎希毕竟是后辈。但他们为什么忘了世上还有金正恩对特兰普,小将战老将模式呢?

随着“廉颇”们纷纷出阵,加上已有的元老,政坛上好像回放五六十年代的香港粤语片,忽而马师曾,忽而关海山,忽而梁醒波,忽而李香琴……全体大腕登场了。

东姑里与老马是不同类型的人,将来如果要交手,不知会是什么招式。

姑里出身贵族,一生顺风顺水,老马出身草根,打出木人巷。姑里最重要的资历是在党内挑战老马的大位,在党外挑战老马的江山,虽然都失败,但不能以胜败论英雄。

引入兴趣的是,他的挑战都是一鼓作气,二鼓而竭,没有三鼓。

譬如四六精神党,靠着盛大名气,一击不中奖泄气了,似乎没有什么值得长期坚持的信念。

更糟糕的是,虽然姑里此人被视为向来亲近华人,却在政治上失败后采取了“易行道”,转向种族极端,大骂华人把资金转到中国区投资,不爱国。

有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为什么我们的政坛由老人帮把持?是不是因为领袖任期太久,以致后辈接不上,形成了断层?






2018年6月12日星期二

好熟悉的古早味

敦马访问日本,散发出一股浓浓的古早味。

对了,像我这个世代的人最熟悉的味道了,大概30多40年前,回响于各角落的强音如雷贯耳:国产车啊,向东学习啊,日本人的工作态度 啊,羞耻感啊,良好管理啊。

国内场景则是:媒体向统治者展开无情批判,还有挥之不去的2020宏愿,如今改为2025.

所有这些政策,论调,作风,都像是出土文物,突然间都挖出来了,包括一班考古学家也不知是从哪里钻出来的。

日本如今已不是东方不败,但依然先进值得学习。我们在这里推崇的勤奋工作,他们却在那里关心过劳死的问题;他们的耻感,是民族深层心里结构,不是乐天民族所能学得来;而著名企业造假频传也打破了认真不苟的神话。

最兀突的是再造国产车了。

宝腾终于脱手了,但是敦马说改天要再搞一个,当时很像是在气头上说的,但胜选之后有人问他,他说不搞了,如今却突然又要了。

很好奇将来的国产车是怎样的车。

如今在马路上行驶的燃油车都到了必须改朝换代的时候了,很多国家已经给他们判了死刑,到某某年要禁止上路,改用全电动。还有先进国家争破头要发展无人驾驶的人工智能车。

未来的车已经不能想象了。

我们靠别人的技术,人家会把最新技术送来吗?或者他们正愁着如何把要淘汰的技术打发出去?谁来接手?咦?


2018年6月10日星期日

满月了,外弛内张

变天之初,有大话王说,现在 就是不同,天天不同,我们是民主国家了。

转眼满一个月,人们看到更民主没有?看到新政没有?

人们看到,不是民选的元老理事会权力比民选的内阁更大,而完整的内阁到今天还无法公布。

权力也没有依照各党所代表的民意分配,代表多数人的党分配比较少的权力,代表少数人的反而分配较多的权力。小党抓大权,多数服从少数?

外表看,大家欢欢喜喜打贪腐,揭丑闻,报仇雪恨;执政团队里却是浪奔浪流,斗争不绝,且已经表面化。

除了天天揭弊打击政敌之外,新政在哪里?财政部长的工作依然是看账簿,摇摇头,啧啧啧。

小民感到紧张的,是政党斗争牵涉到王室。

委任总检察长的僵局已经打破,但是首相老马(行政部门)还是碎碎念,心有不甘,说延迟委任的不必要的,让他久等几个钟头才宣誓是不应该的,而火上加油的是他的文胆卡迪耶欣揭露元首府的开销庞大,口气就像25年前修宪危机期间的调调,说养王室是很昂贵的,用意不言而喻。

王室是马来权和伊斯兰权守护者,我们很怕有心人利用这个课题搞事。今日看到有人在雪州非法挂起布条,写上极端宗教敏感的字样,还有日前宗教份子强令商家把啤酒下架,这些民间躁动,都不是好苗头。








2018年6月8日星期五

卖华卖了些什么

马华卖华是很久的事,很想知道卖了些什么,有人说是卖了整个民族利益。若是这样,我们还有今天吗?

莫不是当初取错名,取了个与 “卖华”谐音的党名?除了取错名,至少也生错时辰。

马华生在一个语文运动热火朝天的时代。马来人有轰轰烈烈的语文复兴运动,华人有轰轰烈烈的保卫华教运动,马华夹在其中。

被压迫几百年的马来民族一旦醒过来,气势是不能抵挡的。他们的语文份子是全身全心投入的,他们是巫统火气很大的代表,所以当时巫统里最有权势的人,除了首相就是教育部长了。能过得语文分子支持的教育部长,前途无量,其实,巫统党内任何领导,都不敢得罪这些狂热份子,包括东姑。东姑虽然事事好商量,语文的事一寸不让。

华人社会不理这些,把使命交给马华,要求使命必达,当初通过马华三大机构争取,后来分手,因为意见分裂了。

如果是马来社会样,妥协份子没那么容易脱身,他们从此在党内不能出头,而华人并没入党,他们对马华领袖动向是无可奈何的,只有在党外大骂出卖。

这里我想到一个文化问题,读圣贤书的人崇拜的是林连玉式的人物,明知不可为而为,不成功就成仁。不能成功,陪上老命也是应该的。至于再问,既然明知无所得,求死来什么?说是至少精神在。

读洋书的观念不同,洋人兵法里有研究如何投降的,投降也是兵法,所以二战有很多洋战俘。

在政治 上,洋人说,政治就是妥协的艺术,而一般华人想法是妥协即是出卖。

华教运动不是完全没有成就,至少争到四种语文源流并存,可惜还有最终目标。

马华知其不可为,所以不为了,不与华教俱亡。骂名因此而起,为了做官,出卖华教。现在简称卖华。

后来陈修信反对独大,反对的谈话被记者结晶成四个字:铁树开花,那是涂上不褪色墨水了。

那么 ,行动党为什么没有在华教课题上卖华?








2018年6月6日星期三

马华不该骂巫统

我觉得马华不应该骂巫统,说实话,如果没有马来票的支持,马华这些年来的日子不好过。

这次马华输惨,巫统更惨。两党一路走来,一荣俱荣 ,一枯俱枯,也说不上谁拖累谁,谁替谁买单,是命运共同体。

马华当然要找自强之路,其中一个选择是走开放多元。我不敢说好不好,只觉得理由很有趣。

魏家祥说,走多元是因为华人人口萎缩了,现在是23%,未来降到15%。从市场理论说,选择大市场是很自然的事。

首先,华人的比例变小了,却不是人口减少了,华人人口其实仍有增长,现在已经是700多万了。如果马华能争取到其中100万票,就不会有今天的凄凉了。若以便利店为标准,这市场能养活六间便利店。有百万党员的政党,拿百万票是很应该的,除非百万党员是假新闻,又或者党员很多吃里扒外,不忠不义。

看印度人口,现在只得7%,MIC却玩得比马华好。

其次,走向大市场的目标顾客在哪里?华人票?马来票?印度票?

马华一向来获得马来票支持是一种优势,有些党还求之不得呢;马华当前的问题是如何赢到华人票,少少都好。

改变市场定位最尴尬的是就是老顾客走了,新顾客却不来。

马华成立的宗旨开宗明义是促进种族和谐关系,同时维护华人各方面的利益。

所以,我觉得马华现在最大的优势就是能跟主要民族保持友好互信关系。彼此不相怀疑,也不必特意献殷勤,打躬作揖,自换衣冠,尽讨好的能事。

若是把这个优点党弱点丢弃了,马华恐将没剩下多少了。




2018年6月3日星期日

马来多元党有隐忧

月底巫统党选,谁落选比谁中选更有戏。

过去,失意派没有出路,唯有潜藏等待机会,现在不同了,尤其是那些顶着YB光环的,如果不甘雌伏,他们的动向就成焦点。

不是说希联不接受他们吗?政治上U转的例子太多了,今天不接受,不代表明天也不接受,直接来不接受,转个弯来也可接受,把戏人人会变。

如果巫统人出走,会走到哪里值得猜猜。

安华心里没有底。他说马来人这次不要巫统,但对多元的希联是不是有足够的信心还是摸不透。他在接受彭博社访问时强调 ,希联会保障马来人的利益,马来人在过去60年所享受的利益一点也不会失去。

万一马来人还是觉得有个自己民族的党比较踏实,他们的选择除了巫统,就是小巫统土团了。

这是安华的噩梦,万一巫统的YB成群加入土团,土团就变成希联最大,而且,更讽刺的是,巫统又执政了,只是换了个名称。

毕竟马来人到今天还没有像华人那么明确表示,他们是马来西亚人,他们不以马来人自居,或者他们不以回教徒自居。

各州规定大臣必须由回教徒出任,他们都是以回教徒身份出任,并且感到荣耀。只有华人部长说他是因为才华盖世被委任,如果因为他是华人身份被委任,他宁可不要。

安华的隐忧不是没有道理,不能以华人之心度巫人之腹。。






2018年6月1日星期五

圣君贤相来治国

建高铁是重大的决定,不但是大投资,也是国际合作计划,是经过马新两国多年论证和调研所作的决定,却由老人一拍后脑勺就决定下马。

叫停高铁,不是在希联四党会议后宣布,更不是在内阁会议后宣布,而是在土团党会议后宣布。

土团在希盟113席中只占13席,代表着一部分乡区选民,他们可能一辈子都不必用上高铁,但是土团党却作了不要高铁的决定,是不是有普遍民意,是不是公平公正,实在有得争。

这次叫停的除了高铁,还有捷运3,并检讨东铁,都是大型公共交通计划,对国家未来的公共交通大布局是伤筋动骨的大伤。

叫停的唯一原因就是国家没有钱。这等于叫孩子不要学人家追求方便和效率,贷款买摩托负了一身债,不如一辈子踩脚车好了。

没有国家建高铁是为了眼前的利益,日本有高铁几十年了还在亏,只有东海道一段有赚;中国二万里高铁也只有京沪段赚钱。但他们还是继续建。

老马在位22年,对公共交通着墨不多,主要兴趣是造气车,建收费路,城市交通越来越恶化,如今老马的政策,变成了希联的政策,解决交通还有什么奇招?

回想老马上任一来,一天一新政,有半个内阁也好,没半个内阁也好,有开会也好没开会也好,甚至有国会也好,没国会也好,什么大小政策都推行得烈火朝天,而一向来叫嚷民主的斗士,NGO,以及天下无敌之人,都吃了哑巴药,变成了小哈巴。

其实我们根本不需要政党,不需要内阁,甚至不需要国会,只要一位圣君贤相来当家就够。

“马来西亚今天是民主国家了!”欢呼口号回响在天际,我们果然看到不一样的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