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7日星期二

阴险的政客

不必再过多少年,国家的面貌将完全不同。

捷运在大城市穿梭,高铁在城市与城市间飞驰,老市镇变成繁荣的创意城,服务城,科技城,制造城。

东西横贯铁路开通,深水码头,大工业园区,新型产业园区纷纷出现。

各种大型基建项目排队而来,一个先进国正在成型。

乘搭中国的快车,随着一带一路的风口起飞

 不是人人都憧憬这样的未来。

老马就不看好。

他只看坏的,他说让中国搞大型发展,等于出卖了马来西亚。

他还说,柔佛那个产业园区(还没有完工),已经来了70万外国人,将会获得公民权,在来届大选投票,影响选举。

慕尤丁也说,让中国来搞大型基建,是抢我们的饭碗。

这些白日谵语,用心都很毒。

柔佛苏丹说,这是在挑拨种族情绪,要老马闭嘴。

这些人宁可看到国家落后,社会不安,种族猜忌,以遂他们自私的政治目的。








2017年1月16日星期一

多刮一层皮

听老马说,执政后要废除GST,恢复销售税。

这不是喜讯,是噩耗,天大的坏消息。

过去实施销售税,商家早已转嫁,而且还趁机加了几成,等于刮了一层皮。

在涨价的基础上,改征GST,废除销售税,等于再刮一层。


GST不但完全转嫁,而且吹起猛烈涨风,火烧连城,到今天还没有熄灭。

这时候去动它,就是要让现在的物价更上层楼。

莫非人心越害怕,变天机会越大?

GST已经被玩了好多次了,又说要要提高,又说要取代。

每年400亿岁收,有哪个当政者会吐出来?

老马好像老反常,对一马援金的说法自己打自己,但关系到他的核心利益,他精明得像狐狸。










2017年1月14日星期六

敦马战纳吉

敦马战纳吉,是观众很想看的大戏。

不是无厘头的想法。

有位前部长再益,突然建议敦马在来届大选中出战 。

他说,敦马年事虽高,但步履轻健,还可以一战。

以 敦马的声望,去到哪里赢到哪里,这一席是稳拿的,而希民联极需要这一席,因为目前是50对50,敦马的一席是希民联执政的压舱石。

再益是政坛游侠,我总搞不清他现在是哪个党的人,他的话似真似假,而且有点挖苦的味道,但我觉得这主意很棒。

敦马的土团党诸事不顺,有众叛亲离之势,而反对党阵线也精神萎靡,很需要政治伟哥,敦马出战,肯定士气大振,就像多年前李三春出战芙蓉一样,带活了士气低迷的马华。

反正去哪里都会赢,就索性去北根打纳吉,那才是画龙点睛之作。

“一马”打不倒纳吉,就等“老马”来收拾。






2017年1月13日星期五

来一阵怀南风

阿德南去世,有人庆祝,有人讲坏话被警察捉了。

有人认为督南是难得的领袖,有人却认为督南该死。

为来为去为了政治。

人死了还去侮辱他,不是政治问题,而是做人的道理,做人实在不必做到这样。

高兴的人以为国阵失去了一个吸票机,反对党机会多了。

上次吹南风,吹倒反对党;下次没有南风了,但会不会吹起怀念督南的怀南风?

很可能。

督南壮志未酬,争取地方权利的路才走一半。

只要新领导能让人相信他可以继承督南遗志,什么都可能。

东马人现在最心热的,是争回失去50多年的权益,那才是最切实际的权益,而不是像西马人那样务虚,把捉一号官视为最高利益。

要争取权益,如果选出与中央对着干的政党,是把协商的路切断。

东马人当然是聪明的。










2017年1月12日星期四

高大的身影

阿德南是地方首长,却有全国领袖的形象,其他首长应感到汗颜。

他留下来的砂拉越,是种族宗教和谐的模范州。

他的言论和施政,看来很平实,甚至可说是理当如此,却是难能可贵,因为他敢端正来做,不讨好,不谄媚。

关公也有对头人,不喜欢阿德南的人相信也不少。

他主张宗教自由,反对回刑法,反对355提案,哈迪肯定恼他。

他说华人不是外来者,那些极端种族份子肯定恨他。

他主张采用英语为教学媒介语,兼习母语,单元教育份子肯定咒他。

他维护移民自主权,被挡在入境处的西马政客肯定鸟他。

他承认独中统考,反对统考的慕尤丁肯定不爽他。

他主张S4S,本地人优先,既得利益集团肯定骂他。

他坚决争取落实立国的特别条款,中央大员肯定隐忍他。

不爽由人不爽,阿德南精神是无畏无私。










2017年1月11日星期三

媒体的世界

台湾名嘴节目猛烈抨击新政府执政不力,民怨四起,日子很苦。

但是,熟悉台湾的人笑说,你在这里看那边很乱, 去到那边才知道情形不是这样,社会还是井井有序,生活如常,人们过着小幸福日子。

我相信,他们通过媒体看我们,我们这里更糟,贪污横行,债台高筑,经济就要崩溃,民不聊生。

如果他们亲身来看看,却是看到市面繁荣,发展项目处处,人们热爱生活,不像就来崩溃。

今年,大马蝉联退休天堂亚洲第一名。

把这里当第二故乡的新移民,才会注意到我们视为理所当然的蓝天白云,这里不必出国抢购外国奶粉,不会因为一场病就破产,孩子要念什么语文学校都有。

不幸我们有很多人生活不快乐,言下,笔下都是苦不堪言。

我知道原因,因为我们像外国人一样,是通过媒体来认识这个地方,而不是从自身的体验来认识它。

如果认为生活还不错是不能讲的,讲了人家会说是在讨好权贵,或者不思改革,像猪一样浑噩,。





2017年1月9日星期一

派钱的日子

一个国家发展到最后,外劳没有了,人民也全部失业了。

人人依靠失业救济金,老年福利金,退休金,抚恤金过日子 ,全民由国家包养。

这个国家破产了吗?才不呢。

失业是自动化的结果,机器人比工人的效率高出不知几倍,国家变得更富裕。

人们很得空,要做什么就做什么,要去做工多赚也可以,至少可以找官做,因为做官很爽,绝不会让机器人来取代。

但人们靠救济、福利、退休金的生活没有尊严 ,因此改了个名堂,叫做“基本收入”。

每人每月2500美元(一家可能有几个口)要吗?答案是不要。

每人每月560欧元要吗?试试看。

以上是半科幻,半真实。要派钱的两个国家是瑞士和芬兰,瑞士派钱给人民否决了,芬兰还在测试。

我不明白的是,先进国家为什么动念要派钱?

派钱一定有它的原因,但先进国有先进国的考虑,不先进的有不先进的理由。

我们也派钱,不是因为国家钱多,而是人民钱不够用,帮补一下,顺便刺激市场买气。

老马反对。这样也要做文章,老马真是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