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4日星期五

超人一天就倒

自称超人的丘光耀是大人物还是小人物?总之是绕不开的新闻人物。

口舌招尤,收押四天以示薄惩,算是罪有应得,但更大的受罪却是自找的,就是绝食。

干嘛绝食?真是屎桥,饿一天就倒下去,原来并不那么超。

这个一饿就倒的假超人在南方学院求学时期就搞风搞雨,气煞郭董事长,幸得林吉祥出面多方维护,平息风波。

不是聪明的孩子不会怪岭,他总算学得几手真功夫,可惜他用来行走江湖的,却是烂招,成了语言界的西毒欧阳锋,虽然名满天下,却不是什么好名声。

超人给行动党带来人气,却也给高层带来尴尬,林吉祥不得不假假切割,他也假假退党。

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一套能在华人社会吃得开。他的用语,被冠以所有负面形容词, 低俗无礼刻薄不入流下里巴,只有你不敢听的,没有他不敢讲的。

但是他卓然成家,演说家。不是一开口就被人追着打,而是被人追着拜。

五千年文化的社会真奇怪。





2017年3月22日星期三

投纳吉,投老马

马哈迪如果认第二,谁敢认第一?

老马果然手段高强,三两下就把别人经营十年的希联纳入麾下,希联一帮没出息老鸟全不够他的手脚。

老马倒纳吉,原本是文打,如今演变为武打,而且亲自提枪上阵,戏味十足。

还记得老马当初反纳吉的理由吗?他是指纳吉太给脸华人,而且要废除新经济政策,忽略马来人。

经过两年的26亿和一马演义失败之后,重新回到种族问题,那才是他的本色。

于是,充满种族情绪的言论又回荡在空间。

不管希联有没有改叫什么“阵线”,现在就是两个阵线,一边的主将是纳吉,一边的主将是老马。

假如纳吉和老马来到我的选区,我的决定很容易,我一票投很给脸华人的纳吉,不会投满口对华人不友善的老马。

我不投废票。

投废票就像古时的“一女不事二夫”那种观念,我曾是你的人,如今你无情无义我也不改嫁,情愿守寒窗等你回心转意。

不,改嫁才是正道。















2017年3月20日星期一

巫师的搞作

巫师王行为令人发笑,但是要板起面孔叫警察去抓,未免小题大作。

他搞怪所制造的是花边新闻,不是严肃新闻,如果外国人读到花边新闻就以为我们的国家是这等货色,那是他无知;如果我们觉得丢脸,那是我们自卑。

朝鲜电视台就拿这件事吼叫,不知说什么,但看样子很认真,如临大敌,其他国家不是朝鲜水准。

请巫师作法是常有的事,最重要的是作法要选对地方,正如华人的跳童,在庙里跳没问题,到国际机场跳就是问题,是扰乱公共秩序。

巫师王不该去机场,但在海边作法妨碍谁来着?

我看不出他除了搞笑之外,有什么令我丢脸的地方,也没听说发生过坑蒙拐骗的事。

巫术这是本土信仰,代代相传,他们并没像有强势宗教干涉别人的生活方式。

信仰自由的保障,有没有包括这个?

2017年3月18日星期六

鼠鹿斗猎犬

记者告官,前所未闻,佩服记者王萌翔的勇气,给同行争一口气。

我族人总结生活经验,得出的结论是:民不与官斗,斗必吃亏。即使在公堂上得胜,接下来的阴招也吃不了兜着走。

因此,向来只闻官告民,未闻民告官。

媒体向来是政治人物的替罪羊,出了问题就是媒体的错。

政客讲过的话随时会U转,而旧时录音不普遍,全靠笔记,政客过后说圆说扁,记者都难以证明,只好哑子吃黄连。

如今人手一机,录音录影随意,政客言行,证据俱在,居然也敢推诿责任,脸皮够厚。

推卸责任还可以说是为求自保,已然恶劣,若是动辄诽谤,则是过份嚣张,令人切齿。

这场民告官,就像马六甲开国故事中传说的小鼠鹿斗猎犬,够勇敢。

如果能盼得一个有利媒体的判例,功德无量。





2017年3月16日星期四

投废票是守贞洁坊

马来人不会投票支持一个表明 “不为马来人服务”的政党。

印度人也不会投票支持一个表明“不为印度人服务”的政党。

华人奇葩,华人全力支持一个表明“不为华人服务”的政党。

华人对于愿意为华人服务的政党嗤之以鼻。

几年过去了,迷梦初醒了,有人提出质疑,有人主张投废票,更多人是彷徨。

有人弱弱地问,我们不换政府好吗?

不换政府,投废票,某些人急死了,恶言恶语不绝,在他们看来,不投某个政党,简直是犯了天条。

投废票其实没有作用,但非这样不可,否则过不了心理的关,因为大家都是君子,想到如果回头支持原来的政权,是背叛自己,是“变节”,是“失贞”,是可耻的事,所以两不投。

错了,你以为反对党还在吗?
两边都是国阵,都是由一个种族主义政党为主导,由巫统的老臣为核心,旁边都有陪小心的华基政党,都承认自己是少数,权力也理当少一点。

政客不讲贞操爱变就变,选民何必死守贞洁坊。

为什么不能堂堂正正地说,你不行,我们投他?








2017年3月14日星期二

反对党挫咧等

来届大选,将有10%的人不出来投票。净选盟玛利亚陈说的。

反对党“挫咧等”,打冷颤地等,因为投票率低是反对党梦魇。

这些人不出来的原因,据说是对当前政治厌烦,改朝换代无望。

他们是哪些人?为什么事厌烦?

听华人说,本来对林吉祥很尊敬,但看到他和老马那么亲密就恶心。

还有马来人。日前老马“勇闯”烈火莫熄会场被人呜 ,称他为法老。他们之有今日落魄,全拜老马之赐,但看到安华与老马和解,这口气吞不下。

还有印度人。当老马成为火箭大会座上宾时,就有阿星怒而退党。

老马一出,一石三鸟,如果他要打鸟的话。

反对党过去怎么说?只要不是巫统,谁来都可以,就是与巫统不共戴天;但近两年来专心倒纳吉,只要纳吉倒了国家就有救。

然而老马的口号却是倒纳吉,救巫统。

反对党跟老马合作,岂不是转头救巫统了?这么一来,还喊什么改朝换代?

看来10%不想投票的是真正有理想,有原则,有头脑的一群。




2017年3月12日星期日

新的神打戏

中国人在反乐天,视频场面很火爆,有义和团精神。

“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口气很大,但是有人说,那不是普通的中国人,是同行在趁机杀敌,譬如砸乐天超市,是同行搞的;砸日本车,是车行搞的。

其实地方政府也在打压乐天,打压的方式,咦,怎地如此像槟州政府打压一家叫做Kaffa的餐馆?一日三查办,豆腐里挑骨头。

外交闹纠纷,民间就抓狂,让全世界看傻眼。

小日本说,这是野蛮行为,因为同时期日本人没有打砸中国商店。

砸日本车,车主是中国人。砸乐天,二万失业者是中国人。

老是以自残的方式爱国,不如直接把大炮对准青瓦台。

说到底是人性,出一口恶气最重要,后果由别人去受。

中华文化来到海外,没有走样。

 为了出一口气,有人在鼓动,不怕将来更糟糕,只怕现在不敢神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