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4日星期三

没有人真心爱平等

新内阁像麻将台,台面上四家平起平坐,叫牌发牌,依照规矩,没有特权,没人让牌。但台面底下,却是另一番光景。

原来参加牌局的赌客有矮子,也有高佬。矮子坐在垫高的凳子上,惬意底摇晃双脚;高佬则坐在最低的凳子上还必须屈膝,姿态很不舒服。他们这么摆谱,就是了告诉大家,我们是不同的,我们是平起平坐的。

屈膝低坐的那个高佬向来以“平起平坐”自吹,还用来讥笑别人。如今尝到了平起平坐的滋味了,滋味如何?

我说,笨蛋傻瓜,只有矮子才要求平起平坐,长高长大了还来这套,却是为了个锤?

平起平坐就是讲平等。难道真的有人爱平等吗?我肯定没有,包括你和我。当你踢球拼冠军时,你就是要与亚军不平等;当你考试拼10A,你就是要优于8A。当你做也36,不做也36的时候,你全身不来劲,因为没有机会跟人家不平等了。

现在有人大赞好嘢,因为新内阁里没有一党独大。话是不错,但你难道没有看到“一掌”独大?这只巨灵之掌,把赌局摆布得如此好看又好用,若非高手,谁能致此?

我们长见识了,知道什么是帝王术。








2018年7月2日星期一

政党变不出花样

以为巫统党选好看,结果不好看。外界评语:新瓶旧酒,不思改革,走回老路。弦外之音:死路一条。

这些语气带着遗憾的人,有多少是真心希望巫统振作再强大的?我倒相信不少人内心希望他继续沉沦,然后消失,所以看他不改革其实是暗爽的。

不过,如果说不换领导班子就等于不思改革,等于死路一条,这不符合生活经验。

行动党几十年来经历过大起大落,但即使在最低迷的时候也没有撤换领导班子,结果旋风一来就一飞冲天。

政党行情有点像挂牌公司,除了要基本面健全,还得看股海风潮,换董事不一定就行。

失败的政党都在说要改革,年轻的凯里一时冲动就主张巫统开放,不论种族不问宗教都可以加入。想法是很前卫,但这么一来岂不是要换招牌?

巫统一旦放弃种族和宗教主义,还能叫巫统吗?还有存在的意义吗?

马来票依旧是一块很诱人的大饼,老马不放过,说还要多多照顾马来人;刘振东不放过,说要好好照顾马来人,那么,巫统难道不知道谁才是自己的衣食父母?

为了抢夺这块大饼,各方面都竞相献殷勤,以后要看谁做的比马来人更马来人。

在华人之中,我是少数诚心希望巫统不要倒的。目前马来社会三分天下,这均势很舒服;如果他倒了,均势失去,哈迪大笑,我们就只好陪着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