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5日星期二

贼来也死,兵来也死



路上的车辆死火三天,市民的生活停摆三天。这是首都吉隆坡。

首相说,不要怪警方封路造成交通大阻塞,要怪就怪那些想要集会的人。警方是为了阻遏集会,同时为了缓和交通阻塞

他说“警方为了缓和交通阻塞”这句话的时候,不知清醒不清醒,但是我看了却是脑筋很糊涂,实在醒不过来。

市民当然知道大集会造成交通阻塞,商家叫苦,驾车人叫骂。但是,市民也知道,集会造成的阻塞最多是半个城市,时间最多是半天。水炮一开,催泪弹一射,群众抱头鼠窜,game over.

然而,警察为了“缓和交通阻塞”所采取的“果敢”措施,却是全城封锁,时间是三天!自从听到有大集会的风声之后,从星期六、星期日、到星期一,在进入市区的十二个关键地点全部设障,车龙长数里,车内人人尿急,口出恶言,不分男女,肚烂之声不绝于途。

星期一一大早,通往国会的五条路也都封了,即使有牌的记者也被挡驾,代议士经过也得地头。好威风啊,我们的警察,他们的权力驾凌一切。为了一个风声,居然可以“堵城”,如果有两个风声,岂不是要“屠城”了。

集会没有发生,警察却威尽天下,

这些扰民的措施,左想右想,总觉得首相是欠人民一个道歉的。然而,首相金口难开,要我们去怪那些想要集会的人。

假如集会的人是不义的贼,抓集会的警察是正义的兵,那么,我们的经验是贼来也死,兵来也死,而且死的更惨。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