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1日星期五

左公柳

这也是一首歌结的缘。求学时期,老师就教我们唱那首《玉门出塞歌》,开头就是“左公柳拂玉门晓,塞上春光好……”很好听。

那是名家之作,罗家伦词,李维宁曲,1934年问世,既是文艺歌曲,也是流行歌曲,在三、四十年代红极一时。由于这首歌,地方性的左公柳大名,从塞外传入中原,从中原飘洋过海来到我们这里。

于是,左公柳在我心中好像梦一般的神仙树。终于,我有机会和它“零距离”的接触,好像他乡遇故知,而且拍了照,心满意足。

植物中相信没有“左公柳”这一品种,它只是一般的柳树,由于人们敬仰左宗棠,所以有此尊称。当时左宗棠镇守大西北,为方便行军,下令士兵沿途栽种,形成景观,有诗说:“新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度玉关”。于是,杨柳和玉门关就联想在一起。

但想不到我却在离开玉门关还好远的酒泉看到仅存的几棵左公柳,虽然已是百多年的老树,依然苍翠遒劲。

酒泉,看历史连续剧“汉武帝”就知道有个大将军霍去病,他扫荡匈奴,扬威塞外,皇帝一高兴就赏他一瓶美酒奖励,他要与全军共享,于是把酒倒入泉水中,大家共饮“酒泉”,这也是个有梦的地方。

如今,左公柳已变成受保护的濒危品种,三三两两的散存各处,主要是由于当年大军阀冯玉祥驻军塞外时,大事砍伐,加上老化和缺水,迟早它会绝种,那首《玉门出塞歌》已成绝响;而那个同时存在的玉门关(下图),变成了一个土堆,谁能想象曾经是“西出阳关无故人”,令人惆怅的边关。

抓住了诗人们想象力的塞外、羌笛、杨柳、大漠、孤烟、征战,雄关,都已散了,垮了,剩下来的只是萧萧西风,漠漠黄沙。

上网没本事找到这首曾经唱过的歌,只找到歌词聊以自慰。

《玉门出塞歌》

作词:罗家伦,作曲:李维宁。

左公柳拂玉门晓,
塞上春光好。
天山溶雪灌田畴,
大漠飞沙旋落照。
沙中水草堆,
好似仙人岛。
过瓜田碧玉丛丛,
望马群白浪滔滔。
想乘槎张骞,
定远班超。
汉唐先烈经营早!
当年是匈奴右臂,
将来是欧亚孔道。
经营趁早!
经营趁早!
莫让碧眼儿射西域盘雕

2 条评论:

green card lottery 说...

The owner of this blog has a strong personality because it reflects to the blog that he/she made.

匿名 说...

今天见到这张一年前的帖。
我在一年多前,在网上贴有《玉门出塞歌》演唱版。
http://forum.lorein.cn/thread-20577-1-1.html

LeoZhou 2009.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