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31日星期六

老牌歌星又一陨落

“中国歌后”张露在大年初一逝世,留下儿子杜德伟继续唱。老歌迷必然很惋惜和无奈,毕竟生命唤不回。

在第一代的时代曲歌星中,张露算是后起之秀,三十年代出生,四十年代走红,而时代曲在三十年代已经风靡海内外,周璇姚莉等第一代歌星已经誉满天下。


张露称“中国歌后”,这也许是“实至名归”的称号,正如港台冒出许多天王天后,来路也不甚了了,娱乐圈的事无需认真,但是张露这个歌后确实当之无愧。


在旧时娱乐圈,曾有过“上海滩五大歌后”的说法,其中当然有张露,另四位是周璇、白光、吴莺音、姚莉。


上海滩歌星多如繁星,如何选出五位,的确有很大的随意性,譬如,被著名音乐家姚敏推崇为“她的唱法提高了时代曲的歌唱水平”的李香兰没有入围,更奇的是,百年歌坛第一位票选的名符其实的歌后白虹也出局。


张露除了顶着“中国歌后”的大衔头,应该还有资格加一两个小衔头,譬如“歪歌歌后”,因为她唱红了《给我一个吻》,堪称靡靡之音的首选。她也可以称为“苹果花歌后”,因为这首歌她唱得特认真,1965年以自己的风格唱了一次,不满意,1971年又仿美空云雀的风格唱多一次。但是这个蘋果花歌后的衔头不知何故落到另一位唱得乱七八糟的歌星头上,害我浪费了几块钱买了碟,又浪费了气力处理它。


前面提到百年歌坛第一后,抄写资料让老歌迷温习。


我们都以为第一歌后应该是周璇,其实却是已经淡出人们记忆的白虹。年代是1934年,当时她年仅十五岁。

时代背景: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的外国租界社会,阴暗面是浪奔浪流,争斗不休;光明面则是欣欣向荣,莺歌燕舞。


当时娱乐事业发达,尤其是西方录音科技传入之后。四大百货之一的新新百货公司首先设立自己的播音电台,促销效果良好,其他商行纷纷跟进,一时电台林立,街头巷尾盈耳是乐声,京调、徽曲、广调、昆腔、各省小曲、弹词、相声等,无所不有,但是新兴的“时代曲”脱颖而出,成为主流,同时歌星辈出。

1934526上海一家娱乐报《大晚报》主催“三大播音歌星”选举,反应热烈,从计票名单看,参加者超过五十人。

选举方式与今天所惯见的不同,没有场地,不指定歌曲,没有评委,由听众直接投票,好像“超女”的选举。每播出一首歌,就由听众投票,所以歌曲好不好听是关键。


竞赛开始,两匹快马白虹与周璇领先,十八天的竞赛,两人互有先后,最后是白虹第一,周璇第二,汪曼杰第三。就在是个时期,电台对周璇的评语是“金笛沁入人心”,从此,她就得了“金嗓子”的美称。当年她才十四岁。

白虹,原名白珠丽(1919-1992),原籍北京,明月歌舞团出身。


代表作:《莎莎再会吧》、《雨不洒花花不红》、《郎是春日风》、《人海飘航》、《河上的月色》、《乘风破浪》、《浪花》、《我要回家》、《纺棉花》、《醉人的口红》、《春天的降临》、《大拜年》等。


第一代歌星的生卒年代:


龚秋霞(1918-2004),白虹(1919-1992),白光(1920-1999),李香兰(1920-),周璇(1920-1957),姚莉(1922-),吴莺音(1922-),张露(1932-2009


歌星出片统计:

1964年统计百代等唱片公司留下的板模如下:


周璇150张,白虹125张,姚莉117张,龚秋霞67张,王人美62张

3 条评论:

匿名 说...

歌者走了,无须任何交待和手续,余音早刻在人们的心版上。

她的成就,令无数心瓣丰盈芬芳,愿她走好转世再来讨个吻。

蒋先生 说...

张先生:
您指出
歌星出片统计:
1964年统计百代等唱片公司留下的板模(实为“模板”)如下:
周璇150张,白虹125张,姚莉117张,龚秋霞67张,王人美62张
资料来源何处?是上海百代唱片公司的记录?即使一首歌一个模板编号,周璇唱过的歌也远不止150首。
你手头上有全部模板的记录吗?
谢谢。

蒋先生

张木钦 说...

蒋先生:

那是中国唱片公司的统计,资料是网上的,没有明细。中国解放后,歌星们迁移到香港,就不在统计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