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29日星期四

我们也要引进熊猫


新年谈熊猫有意义,因为在神州大地一个课题正辩得炽热,就是一些有识之士在问:为什么中华民族的图腾要采用凶恶的龙,而不采用人见人爱的熊猫?因此他们主张:弃恶龙,取熊猫,让我们成为熊猫的传人。

熊猫的象征意义就是:一个物种进化到了末期,正等待时间淘汰。

但是我们毕竟不是熊猫,不必为即将被淘汰而忧心,熊猫只是让我们开心。对于大马人来说,开年第一天就有好消息,那就是我们的动物协会主席宣布,熊猫即将来马落户,因为我们与上海和宁波动物园签署了两年合约进行动物交换,其中就包括熊猫。

然而这个消息并没有触发熊猫热,掌声寥落,甚至没有掌声,反而有些质疑的声音。我也这么想:真的可以吗?

如果有了熊猫,总该建熊猫馆吧?如果不砸大钱建馆,难不成让熊猫与我们自己的国宝红毛猩猩住在同一个笼,共享香蕉?不吃香蕉吃什么?我们可没有熊猫吃的竹子。然而,如果要建馆,合约只有两年!

国家动物园已有四十多年历史的,它给我留下较深刻的印象只有两个。

第一个深刻印象就是犀牛死了。

不知多少年之前,英文报有独家报道:动物园的犀牛死了,死了一只,又死一只,再死一只,记得总共死了四只,同时发生,死得不明不白,当时新闻很受关注。

我想犀牛皮粗肉厚,应该很耐得折磨才是,居然也死了。

养死了犀牛的动物园,如今居然可以养身娇肉贵的熊猫,说明这些年间,进步得令人侧目。

贸消部的一位副部长证实说,是有很大的进步,因为国家动物园已经被列入“全马最大的动物园”。因此,在新的一年,动物园计划取得“世界第一流”的地位。

“全马最大”和“世界第一”,当然是甘榜冠军与世界冠军的差别,所以报纸上是说:“放眼世界第一流”,用“放眼”的确比较贴切。每个人都有权利把眼光放在伸手不能及的地方,好像我,就一直“放眼”大马首相那个宝座,迄今七十多年。

第二个深刻印象就是:动物园要搬家。

四十多年前开辟动物园的时候,那个地方处于森林地带,离开吉隆坡是个遥不可及的地方。如今,森林没有了,代之的是钢骨水泥森林,那个地方变成了黄金地带,引起各方覷觎,于是策动搬迁。

有权力说要搬迁的,当然不是财团说了算,还得有官府配合。所以整个搬迁计划应该是官商同心的,计划说得有声有影,新地点当然又是位于森林地带,离开吉隆坡遥不可及。

不过,鉴于困难太多,反对声太大,计划终于胎死腹中。

这件事说明什么呢?说明我们的官府爱那个园,多过爱动物。我们真的爱熊猫吗?

4 条评论:

小鬼零零壹 说...

我们这里还是比较适合只“引进”电影《功夫熊猫》就够了,免得害人家的国宝越变越少!

匿名 说...

死充大头鬼啦!看见别人有自己也想要!

犀牛之死会不会是因为头上的角···?

那么,熊猫叫人联想的是···皮草!

呵呵

香水有毒 说...

呵呵,这说明了我们这里的官大爷打屁不用吃洋葱,讲话也不用经大脑~随便讲,就随便听吧~~

匿名 说...

去年柔佛发大水损失惨重,因为该州大臣动作慢吞吞,挨了恶评;轮到雪州沙亚南成了泽国,大臣不敢怠慢,立刻提出绝世解决方案:我要开运河!!

‘我们也要引进熊猫’之说,大概也出于这种‘开运河’气魄吧?

看来,我们还是等运河开了再说吧。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