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2日星期一

当年社交奉茶敬烟


几天来看台湾电视新闻,禁烟占了很多篇幅,想是小岛无大事,禁烟就是大事。这次禁的范围很广,可直比新加坡,以致一时未能适应的烟枪们急急如丧家之犬,惶惶然不知何处是解瘾区。

我们上个月也宣布扩大禁烟区,像餐馆这等区域是不准饭后一支烟的,即使餐馆自设吸烟区也不可,当局还恫言“日夜捉”,至今不知捉多少,罚多少,但是感觉上却是烟民之间水波不兴,想是国人有大气概,禁烟而已嘛,不值一提。

相较禁烟严厉的地区,我们还是很宽松的,但对烟民收网是迟早的事。我很庆幸抽烟开始得很适时,戒烟也戒得很适时。虽然老烟枪戒烟对健康无回天之效,却可躲过成为“过街老鼠”的惊吓。

几十年前,吸烟的人真是天之骄子,香烟广告突出的要点是吸烟有型有款,是成功人士的象征。烟民们昂首阔步,随处吞吐,即使是封闭的空间如戏院、巴士,甚至更小的封闭空间如德示、电梯内一样有人吞云吐雾。

社交上,见面递一支烟是礼貌,作客时主人奉茶敬烟不可免俗。我就是在处处受人“敬”的情况下开始的。初时还婉拒,之后有人说:“做记者怎可不抽烟!”于是溃堤。

先是抽“敬烟”,然后是买烟敬人,再来就是自买自抽,一恍几十年,直到西风吹来,有洋派的人想要抽烟时,居然问身边的淑女说:“你不介意我抽烟吗?”被我视为妖异。

唉,当时不知这是大风暴要来的前奏,如今连问这句话的资格也没有了。有谁敢问这句话,不待淑女回答,满座的人都会吼叫:“滚出去!”一如反犹太示威的人群在街上喊滚的那个凶巴巴模样。

不吸烟者的权利不可侵犯,这点不必争议,但是死囚也有人权,何况是烟民,应该把他们当人看待。

我们现在做的,除了扩大禁烟区之外,也在烟盒上玩把戏,硬要人印上恐怖的图样,我如果是个企业家,一定开始制造香烟金盒子来卖,宣传“买烟还盒”,买了烟就把盒子丢回去,把烟掏出装进金盒子来,多体面。

我的意思是政府做的都是很容易“破解”的玩意,不是来真的。

我甚至认为如今有那么多的烟枪,政府要负绝大的责任,正如以前人们抽鸦片,也是政府造成的;后来政府决心杜绝,如今还有谁在抽鸦片?

如果政府真心要为了人民的健康,有很多“为什么”要解答:

•为什么允许农民种植烟草?
•为什么设立烟草局收买烟草?
•为什么允许外国烟草入口?
•为什么允许国际公司在这里设厂大事生产?
•为什么香烟可以在市面上自由销售?
•为什么贪婪地抽烟草税?

看以上每一个阶段,都是表明了“允许”,直到香烟卖了出去,钱已入袋,才来对终端消费人,即是可怜的烟民,百般践踏,视若“非人”,不但是伪善,而且很绝情。

6 条评论:

Chen 说...

烟与酒本来就不是健康的东西,但为了国家的税收,却允许营业。这边厢给你营业,那边厢却劝你不要买,唉!不知是什么世界了。。。。。。。利益吧!!!!

kopitiam83 说...

当今社会,
真的是做神仙都很难...

匿名 说...

看以上每一个阶段,都是表明了“允许”,直到香烟卖了出去,钱已入袋,才来对终端消费人,即是可怜的烟民,百般践踏,视若“非人”,不但是伪善,而且很绝情。
----------------
大概"允許"的範圍, 只在自己家里而已 -- 而且是獨居的家!

匿名 说...

当局宣布扩大禁烟区,不能说是坏事,这连小孩也知道。但也有小孩不知道的事:几年前,我们也强制熟食摊贩必须戴帽讲卫生,体现当局对食客健康十分关切。

可是没多久,一个戴帽的也没有了,更不见有人被法办。可见是即兴之作,与‘关切食客健康’无关。

这回扩大禁烟区,声色俱厉,有没有效果难说,但却鼓起一个不小的‘仇烟’队伍来了,公然对烟民指指点点怒目而视···烟民顿有十面埋伏之感。想问一句:不知这些人,踩油门时可曾皱过眉头呢?【水梅】

Amadeus B.V 善渊 说...

希望有朝一日香烟这害人害己的东西能灰飞烟灭。

友族对华人的印象是“嫖、赌、醉”。现在又多了“烟”。可悲!我们似乎没什么道德纪律。

匿名 说...

广府人口头上的五大害是:‘嫖赌饮荡吹’。只要沾上其中一条,家道就会衰败,可见这治家训诫之严,用心之苦了。

可是现在‘当家的’以政策来贯彻训诫,对‘五大害’进行穷追猛打,但却未收‘除恶务尽’之效,反而日见其猖獗。

想解惑么?

请看张老的六条‘为什么’。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