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4日星期四

圆音一演,众生各得解

佛徒都相信佛陀神通广大,单单是登坛说法,就能超越时空。他的听众不限于现场的一群,也不止地球上的听众,更包括宇宙中的ET等外星人,也包括过去亿万年和未来亿万年的众生,三界六道都有,他们都觉得佛陀就在他们眼前跟他们对话。

但这里要强调的却是“众生各得解”这一句的。原来佛陀说法不必讲印度话或什么语言,而是用“圆音”。这圆音的妙用,就是各话入各耳,潮州人听来是潮州话,海南人听来是海南话,狗狗听来是狗话,饿鬼听来是鬼话……所有众生都觉得说到他们心坎里去。

信徒学佛不奇怪,奇怪是是政客也好像在学佛,至少他们在学讲“圆音”,让不同听众对同一句话听出不同的意思,虽然东施效颦的嘴脸有点抱歉。

有的政治学者说,大马的政治是冲突型的族群政治,所以政客们都在玩“模稜两可的政治”。

我们对“模稜两可”的理解是:说话老油条,打痞子腔,此亦可,彼亦可,难以捉摸。

政治上的模稜两可却不是这样,而是说话清清楚楚,斩钉截铁,绝不含糊。但是其中有个要诀,就是一稿两个版本。

A族群说A版本,对B族群说B版本,都说得清清楚楚,毫无疑义。

结果是:A族群人听来觉得此君是乖乖牌,十分可人。B族群人听来则觉得此君敢怒敢言,乃生民之所望。

每一个人都是这么玩,不论是“他们”还是“我们”。我们也常常听到“他们”讲了开明话而很受感动,殊不知他们在另一个地方说话,也一样令另一群人感动。

这个游戏最忌的,就是把两个版本摊在一起给人看,一旦放在一起就破功。

马华有个蔡细历偏要哪壶不开提那壶,偏偏要公开责问他的总会长翁诗杰:在反对马来主权的课题上,为什么对巫文报章说的是“那是老蔡个人的意见,不代表党的立场”,在华文报上却说“很高兴老蔡认同我的意见,我很久以前就表达了反对马来主权的立场”。

老蔡要老翁有一个说法。

唉,老蔡岂是要讨一个说法。他只是要把两个版本摆在一起,打锣大打鼓叫大家来看,旨在破功。

政治学者讲得文绉绉,听在市井小民耳里,就化为一句俚语: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如果一个政客既能说人话,也能说鬼话,那么他的原型也就很模稜两可,很难以捉摸。

怪不得西洋俗语说:已知底细的魔鬼,好过未知底细的天使。

4 条评论:

匿名 说...

这个公会的总会长和署理会长之间,真和好的不多见。眼前这对活宝,大概觉得彼此也就不必装蒜,甘脆就干起来。不管本事有多大,政客还得依靠徼倖的心理。。。俺从‘圆音’里听出来的是:下回大选投票日绝不会又是308!【水梅】

LohSH 说...

小时候很怕被长辈训为没大没小。

马华公会党选后第一个职位排阵让人感觉有点没大没小。党代表认定的老二突然变成老几了?

第一个次序给弄乱了,再下来要排队做其他工作和理论可要碰到很多矛盾。

看来老大和老二将很难以民主精神去解决两人之间的矛盾。

大家所看到的似乎只是问题的开始。

和泰国目前的情形一样,虽然有民主的选举,封建的残渣仍然在作祟。

或许正是这残渣让张兄心中总觉得郁闷吧?

Jacaranda 说...

前輩:

學佛之人豈會為了“祈福”,而讓來歷不明的所謂“高僧”往頭上吐口水?手戴佛珠,卻似市井無知婦女般迷信,所謂領導人,不過爾爾。

嘴巴說的是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套;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真正政客本色也。

UNCLE BOO 说...

在我听来,都是鬼话连篇,根本就是见人讲鬼话,以为我们都是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