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9日星期一

立了七杀碑才来说理由

圣诞过后,中东又流血。以色列进行了立国以来出手最重的一次打击,把加沙地带炸歪了,跟着,世界大吼不在话下。

我们的敦马哈迪不久前在那个地区转了一圈,参加了一项关于巴勒斯坦人民“回家的权利”大会,回来之后发表了博文,题目是《恐怖主义》。

他报告说:分析者和作家们探讨恐怖主义的根源,或曰是由于先知穆罕默德的教导,或曰是由于回教徒的暴力倾向,或曰是由于文明的冲突,或曰是由于仇富心理,或曰是由于瓦哈比教派的极端主义,或曰是由于奥萨马本拉登之流的仇恨.

敦马说:统统都不是!

恐怖主义的真正根源,他说,是欧美不敢承认的一个事实,即是强占阿拉伯人的土地,建立了一个不存在的以色列,杀戮和驱赶巴勒斯坦人进入一个难民营。

调子虽然老,但在纷乱的世界里能够找到“问题的根源”,就能理顺人心,大家同仇敌忾;如果在乱中找不到根源,那才叫人心慌。

以巴问题造成整个阿拉伯世界,甚至整个回教世界对以色列和欧美的仇视和进行恐怖袭击,这我们很能理解。但是世界之大,事情并不只是仇视欧美而已,还有很多恐怖乱象是看不到问题的根源的,所以有点心慌。我们可不能“截弯取直”,削去“不适用”的部分而直指欧美。譬如:

在以色列出手的同一天,伊拉克也流血了,汽车炸弹炸死了一群朝圣的什叶派教徒。现在是什叶派的圣月,朝圣者一再受到恐怖袭击,那又怎样解?其实在伊拉克,什叶派和逊尼派已习惯互抛炸弹,血肉横飞,叫我们迷惑不已。他们都是同一宗教,为什么杀红了眼?

又是同一天,几十万巴基斯坦人涌到前总理贝娜齐尔的陵墓前哀吊她遇害一周年。虽然贝娜齐尔的死因未查明,但在巴基斯坦以及从前的“东巴基斯坦”即现在的孟加拉两个回教国家,恐怖袭击平民死伤无数已经是家常便饭。

今早听新闻,巴基斯坦又爆炸了,地点是在一个补选的集会,死了二十多人;阿富汗也爆炸了,地点是在部落首长会议附近,死了好多学生,这次不是联军炸的,塔利班出面承认责任。

看起来,针对“天下穆民是一家”的恐怖袭击,比针对欧美犹太的还要多。

此外,还有既非针对欧美、也非针对穆民的恐怖袭击。这就是车臣对俄罗斯。

车臣策划了几次大规模的莫斯科公寓爆炸,也武装持劫了歌剧院和学校,伤亡惨重。

这个前苏联绝非以色列的契爷,甚至可说是阿拉伯的盟友。

所以,想想一下,如果把一切恐怖行动都归因巴勒斯坦人的苦难,作为唯一的“问题根源”,简直是太扯,反而是敦马所否定的种种假设更值得让人反刍。

总之,嗜血就是嗜血,找不找理由都一样。

6 条评论:

home-dweller 说...

其实,在全世界都责骂以色列时,我们似乎忽略了是哈马斯派先向以色列开炮,但是我们看到各国领袖(包括我国首相)都严厉谴责以色列,却没人炮轰甚至提到先拿起炮火的哈马斯派,可见回教领袖大多都偏袒巴勒斯坦。在这个时候,只有美国同事谴责双方。唉,真可悲!不是我对回教领袖有偏见,但事实却是如此。说到底,自己人还是偏帮自己人。

张木钦 说...

住家男人(?):

自己人当然帮自己人了,连轰炸也是双重标准。譬如我们反对列强轰炸别的国家,但是轰炸塞尔维亚例外,我们大力赞成。

匿名 说...

把恐怖主義歸根於一個單一的理由,如張老所說,真是太扯了!其他被否定的理由,才更有道理.
可是我們這里的新聞與評論,經常都一面倒,好像洗腦一樣.
看電視新聞,雙方開戰時,極少看見以色列方面的傷亡,我們看到的鏡頭只對焦在巴勒斯坦人民的傷亡,好像以色列人都是不死的鐵人,而回教國的軍兵也都好像很仁慈,很君子,從來不會攻擊以色列百姓...

yy 说...

战争对双方的头头应该有利,中东是一个谲诡的地方,军火商·石油商的黄金地,超级强国的斗争地点。哈马斯也需靠战争巩固自己的地位,以色列也是人家的一粒棋子,对死去的普通百姓只是---唉,是不是我看太多hollywood电影.

匿名 说...

有些人靠戰爭吃飯,有些人靠戰爭撈政治本錢,有些人以戰爭為舞台...
慘的是那些被騙得團團轉的狂熱份子,心甘情願去當人肉炸彈,人肉圍牆...還有那些什麼都沒做,也被炸得頭腳分家的平民百姓.

小蜜蜂先生 说...

敦马说的恐怖主義是指中東那些吧?扯到其到其他地方的= =

有人說國家做的也算恐怖主義呢!(好像最初恐怖主義這個字是指法國大革命後法國政府的所作所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