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9日星期二

诸事皆可化于无形

淡江山坡土崩灾区传来各种投诉,在我们这个万能之地毫不出奇。

•拯救人员见死不救。实例:把铲子丢给受害家属自己救。

•拯救人员行为恶劣。实例:在民宅床上喝酒抽烟。

•灾民财物纷纷失窃。实例:警局有好几宗投报记录。

(注:灾区封锁,灾民撤离,现场只有消拯人员)

官员的反应,在我们这个万能之地也毫不出奇。

官员有一个公式:先予否认,再去了解或调查。

于是,雪州总警长说:

拯救人员袖手旁观?不要侮辱他们!他们都有接受转业训练,而且已经尽力,这样的指控令人痛心。

喝酒抽烟偷窃?不可能!如果他们那样做就不是人。

不过,总警长终于说了一句该说的话:“既然他们投诉了,我要会见他们,了解情况。”

既然已经推得干干净净,再来“了解”,还有谁天真得想要知道真相,那就请等吧。

我们当然也不会相信灾民一面之词,对于州警长的否认,非常尊重。

但以小民的生活经验,要指控官府(即使是衙役那一层级),也得先吃下狮子心和豹子胆才可。记得吗?前不久吉隆坡蕉赖有个地方曾发生过封路、开路事件,有民众被警察从车里拖出来的,打得血流满襟,还被指控“企图杀警”之罪,证明人民公仆的威风不可侮。

所以,要我们相信完全没有这样的事,却又不像是我们熟悉的国家。

不管我们相信不相信,即使有这样的事,一旦报了案,就是案件的终结,而不是案件的开始,这点可以肯定。所以,天下本无事。

此外,还有一件事令人纳闷,那就是山坡为什么不断建楼房?不是说禁了吗?不是十五年前高峰塔惨案之后就禁了吗?

听大小官员从万能一号、二号到没有号的州YB的口气,都把发展商视为土崩惨剧的祸首。


官员指责发展商只顾图利,不顾安全,挑战工程协会的专家意见。万能二号甚至促请发展商“不要向政府施压”!雪州大臣也作了同样的呼吁。

啊呀,原来层层政府之上还有最上层:发展商!记得民间曾经为了抗议过路费太高而签名请愿,声势浩大,有勇猛的部长高声说:“政府绝不向压力低头!”

然而一遇上发展商,政府竟然低头了,蹊跷啊蹊跷!发展商是如何使鬼推磨的啊?

13 条评论:

匿名 说...

張老:

謝謝您,簡直說到我們心坎里去了!這叫共鳴!只是一般人都沒有您這支筆,寫不出來。
請問您這些文章,都有在報上發表嗎?都刊在哪里?希望有更多人讀到這些好文。

· 康华 · 说...

政府叫发展商不要向政府“施压”?这样一个呼吁真的是很不寻常。

匿名 说...

我在看新聞的時候,看到這類指控,是很氣憤,可一點都不驚訝,在我們的國家,不管是官員,是公僕,向來就是給人這樣子的印象。
如果都沒有這些事發生,倒不像馬來西亞了!
張老最後幾句,真叫人氣極、無奈,卻又忍不住噴飯!

匿名 说...

所謂的會見,是想要求對方別再“施壓力”,或是要向對方“施壓力”?

UNCLE BOO 说...

怕发展商的人还真不少,当官的,搞报纸的,住木屋的,还有蛇鼠一窝。

匿名 说...

面对这样的灾难,政府各级官员胡言乱语,等于承认自己理屈词穷,死不悔改。谨请全国上下,向这些人物行注目礼!

匿名 说...

张老:

你说:“.........要指控官府(即使是衙役那一层级),也得先吃下狮子心和豹子胆才可。”

事情既都发生在小民身上,小民又都没有“吃下狮子心和豹子胆”的胆量去指控官府或衙役,那么又该当向何处询问情由呢?我假设,小民就唯有问苍天了!

《问苍天》
用楚辞《天问》体戏赋

人间底处涌仙泉?
怎个寃声怨气传?
龌龊贪婪何日敛?
通膨失业倩谁怜?
甘棠为什偏难觅?
恶法缘胡却苦缠?
敢问苍天曾有眼?
拯民焉不快加鞭?

注:
﹙1﹚《天问》:《天问》是楚辞篇名,屈原所作。作者向天提出一百七十多個问题,發出种种奇问,涉及面极广,表现出作者勇于探索的精神。今仿《天问》体向天提出八个质问,非敢以《天问》自比,故言戏赋。

﹙2﹚ 甘棠:《史记‧燕召公世家》载:周宣王时的大臣召公,在巡行各地时,都在路边的甘棠树下搭个草棚办公、过夜;召公死后,老百姓很怀念他,因对召公德政感戴,对召公憩息过的甘棠树亦爱护有加,不忍砍伐,并作《甘棠诗》歌咏之。后世因用“甘棠”、“甘棠遗愛”、“棠树遗风”等作为称赞好官、美政的颂词。

人间到底什么地方才找到神仙乐土呢?为什么寃声怨气四处流传呢?肮脏的贪污勾当什么时候才会敛跡呢?通貨膨胀、失业裁员的情况有谁怜悯呢?好官、美政为什么这般难以遇到呢?如麻的恶法为什么却苦苦地向百姓纠缠呢?敢问苍天你是否曾经睜开过眼睛看护着我们呢?天呵、你为何不快马加鞭去拯救平民百姓呢?

张老,除了问苍天之外,你道如何?

张木钦 说...

多少肚懒事
都都付骂声中

匿名 说...

《张目懒 》
用柳宗元《天对》体戏赋,对前此《问苍天》一诗之八问逐一作答。

人间怎得有仙泉
唯任寃声到处传
饕餮贪魔谁可镇
沧桑世态仆难怜
弄权董卓权堪挟
作法商殃法不缠
天网已残张目懒
实无余力足加鞭

註:
﹙1﹚《天对》:唐代柳宗元作《天对》,对《天问》之问逐一作答。

﹙2﹚仆:我,此处指天的自称。

﹙3﹚弄权董卓:東汉末年,群雄並起。汉将董卓,拥兵自重,在长安自称太师,玩弄权术,要汉献帝尊称他是“尚父”,挟天子以令诸侯。

﹙4﹚作法商殃:春秋战国时商殃为秦孝公编制新法。秦孝公去世,太子即位。公子虔告发商殃造反,逮捕商殃。商殃逃到边境,想住旅店。店主不知他就是商殃,说:“商君制订新法,住店的人没有证件店主要連带判罪。”商殃叹息说:“制定新法的遗害竟然到了这样的地步!这回我真是作法自毙了!”

人间怎会有仙境呢?唯有听任寃声怨气到处流传。吃人的贪官简直到了喪心病狂的恶魔状态,有谁奈何得了他们?变幻莫測的世态我也难以控制。高官玩弄权术,几乎到了像董卓挟天子以令诸侯般的地步了;他们所制订的法律绝不会成为自己的束缚,只用來对付別人,自己却逍遙法外,几曾会像商殃般作法自毙。我的天网已
经残缺,我也懒得看了,我实在再无余力去管你们人间的事了!

thepplway 说...

朋友的朋友亲眼见Johor水灾与拯救员的故事,但是....

匿名 说...

我们的一号大员到灾场遛了一阵,放话道;‘。。。这种事,不允许发生第三次了’。该硬起来的时候,总是显得软趴趴,这德行也是早已定位,回天乏术。但日前宣布决不废除和修改内安法时,却斩钉截铁,硬得噹噹响!比较起他在满目疮痍的灾场时,判若两人。大员对数目字也不够敏感,从灾区鸟瞰图片来判断,‘不允许发生第三次’的说法,听了叫人吐血!【水梅】

匿名 说...

very easy, do it under the counter.

匿名 说...

匿名 说...
我们的一号大员到灾场遛了一阵,放话道;‘。。。这种事,不允许发生第三次了’。该硬起来的时候,总是显得软趴趴,这德行也是早已定位,回天乏术。但日前宣布决不废除和修改内安法时,却斩钉截铁,硬得噹噹响!比较起他在满目疮痍的灾场时,判若两人。大员对数目字也不够敏感,从灾区鸟瞰图片来判断,‘不允许发生第三次’的说法,听了叫人吐血!【水梅】
-------------
一起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