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1日星期四

我们也搞一个廉政公署

港剧总是有意无意加进一点廉政因素,虽然是讲粤语,但是廉政英雄亮出身份时却大喝一声:“ICAC!”用上了英文,气势就轰轰隆隆。

我们也要依样来一味,把原先的反贪污局改为反贪委员会,几个英文字母凑在一起就是MACC,但念起来似乎虎头蛇尾,略为调整成为MCAC,就沾了一点香港的神气。

在中文方面,香港的“廉政公署”四个字视觉上就带有“办到底”的气派,我们则叫做委员会,而委员会这东西,多如牛毛,平常得像茅草,先天的就不会生蛋。

这是首相拉伯临别秋波所提出的两个法案之一,叫我们等了四年有多。据说新的反贪委员会是独立的,有绝对提控权的,不受总检察长制约的,向国会负责的,是决心反到底搞清廉的。

这种说法却给有心人分析得走了样:

•所谓提控权是总检察长“下放”的,不是“交出”的,如果出了问题,总检查长还是可以干预的。

•所谓向国会负责,是由几个国会议员组成委会(又是委会!)监督,不是由整体国会监督,反贪主委不必到国会答询,最多是丢一分报告书让议员们咬来咬去,不是真的向国会负责的。

•所以,反贪委员会依然是没有牙齿的老虎。

最后这一点我倒是不同意,因为既然总检察长愿意“下放”提控权,就等于把牙齿借给反贪委会,也就是说,老虎至少是装了假牙的,只要不去啃硬的东西,软柿子是可以吃的,我还预言它会吃几个给我们看。

即使完全独立,而且有了真牙,也不等于从此河清海晏,政治清明,因为我们又想到了台湾的现象,那可能是到处杨梅一样花的现象。台湾最近不是有位高官因为“吃案”被判了重刑么?

吃案,就是把案子吃掉了,做这种事,用假牙是绰绰有余的。某人案发了,调查员没日没夜的查呀查呀,查到完整的证据,交给上头去提控,结果如泥牛入海,无影无踪,是上头压下了。

如此静悄悄地把案吃了,在我们这个万能之地还算是好事,因为是静悄悄,暗中来,我们不知道,“不知者不气”,替我们省了一口恶气。

那么怎样才算不好?就是有人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提控了,而且不是提控一条罪,而是许多条罪,却又无缘无故在光天化日之下就撤销了,叫人目瞪口呆。

但是提控了又撤销也不是最坏的。因为证明底下的工作人员还很认真负责去调查,只不过是鱼头腐烂了。

那么什么才是最坏的呢?当然是整条鱼都腐烂啦,还用说。我们面对交通违规是如何处理的,依此类推,举一反三的玩意。

浊浪滔滔,一只假牙老虎能带来什么新气象,“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现在只能说,我们的廉政公署,充其量是个“山寨版”的公署而已,假到出面。

10 条评论:

孙康 说...

如果他们提控那位拿了『正当』7亿佣金的家伙,我就信他们是来真的。

想必老拉也很想这样做,就看他有没有“春”了。

恕我第一次爆粗,但真的对这仁兄非常的没有耐心了。

negarakita.com 说...

人民喊一句,他们走一步的方式,让人民没耐心了。
几十年了,还在说独立的廉政公署,几十年了,还在说华教,几十年了,还在说公平对待各族,一点诚意都没有。
想想看,如果真的有独立的廉政公署,它也要一些时间去适应、协调,让它从开始独立运作,到得心应手的地步,我们还要等多少年?

小鬼零零壹 说...

每次听到ICAC就会想到福建话的“爱死A死”(爱死就会死),如果MCAC,就会变“MAI死A死”(不要死也会死),嘻嘻!

PoliBug | 波力拔克 说...

别再说几十年了...怎样怎样了...

让我们从当下马上做,即时监控吧,因为历史是没有如果的。

维雄 说...

老实说,我是对这个什么马版ICAC没什么信心的啦。

不过,既然阿都拉都肯走这一步了,我就乐观点等着瞧。

Liam 说...

拭目以待

匿名 说...

听过粤曲的都知道,一首曲唱到最后,多半来一段快速的曲牌:‘滚花’,这时听曲的人就知道,下面没戏了。把这经验搬到现实中来比对一下看看,一个早被折腾得鼻歪眼斜的头号大员,当‘滚花’响起之后,还会有好唱词吗?倘若是四平八稳端坐在位,不怒而威的角色,任凭他讲甚么,人们都愿意选择相信。唉,管他多少cc,还不如读张老的文章,,如椽大笔一挥,解气!【水梅】

张木钦 说...

如果连党内的金钱政治都搞不定,怎能期望搞定国家的金钱政治?在党内的花费总得加倍找回来。

匿名 说...

说这样就叫‘恶性循环’,怕不好听。那就送他一句好听的,叫作‘表里一致’。

匿名 说...

這個甚麼xx委員會,真的就如張老所說,多如牛毛,先天的就不會生蛋!
不管什麼大小機構,動不動就有幾個不同的委員會,這個"反貪污委員會",真是一點威信都感覺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