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17日星期三

天有二日

两位首相(?)在密谈。

安华:交接政权吧,我人数够了。

拉伯:大炮!我不信。

安华:有31人要跳槽,我在国会有113席。

拉伯:谁谁谁?说来听。

安华;你就想!我说一个,你抓一个,我没那么笨。

拉伯:别人不认识你,我还不知道你的底细吗?哪来的31人!我稳得很。

以上当然是设计对白,因恐有关方面误判,诬我泄露官方机密,特此点破。

从对白中可以看到,安华的策略是不揭牌、不改口、不移位、不躁进。拉伯则是不相信、不承认、不拆穿、不会谈。

原来他们在玩“不”字兵法,叫做“声声不”兵法。勉强翻译成现代用语就是“否认症候群”兵法。

我想:安华如果是二仔底,这么玩实在高明,可以安全引爆六个月来累积的能量,就好像受控制的大屁,化成细声细气的“不不不”小屁慢慢宣泄,不至于一声大放,吓走一群鸡。

拉伯也高明,几招太极就度过了可诅咒的九一六。从今以后,我们就有了两个首相,马来西亚的天就有了两个太阳。

第一天的比赛结果是:安华一分,拉伯一分,平手。胜负还看明天。

兵法评论:

他们双方算来都只有四个“不”,还不及陈水扁的水准。阿扁除了四不,还加上“一没有”。

“不”字兵法在历史上玩得出神入化而又千古留名的,当然是那位后脑拖着猪尾巴的满清大官叶名琛大人,但他的脑却不是猪脑。

满清与英国曾经打过一场鸦片战争。英国人长驱直入,但要进入广州城时却遇上难缠的软皮蛇,就是那位出奇招的巡抚大人叶先生。

他的传世贡献是“六不”兵法,即:

叫他战,他不战。

叫他和,他不和。

叫他守,他不守。

叫他死,他不死。

叫他降,他不降。

叫他走,他不走。

急得那般红毛猴抓耳搔腮,最后用一招老鹰捉小鸡擒拿法,把他抓到印度去。在印度,叶大人又加上两个“不”。就是:当他吃完家乡带来的食物之后,决定“不食英粟”,“不想活”,饿死加尔各答,对满清尽了全忠。

2 条评论:

小鬼零零壹 说...

如果天有二日,肯定热死!

林季 说...

在中国军阀割据年代。有个说法,如果换政府,不是什么新鲜事,谁做政府都没有关系!

当时生活是很贫困的,中华民国政府虽然号称民主的政府,但谁做政府都没有关系的说法,并不是最理想的说法。人民不是说的最豪气,而是政局正处在一个动荡不安的位置。

依据欧美成熟的民主制度,许多民主国家朝野两方都是很不错的选择,当然谁做政府都没有关系。

问题是如果情况是最糟糕,例如军阀割据年代,谁做政府都没有关系,因为谁都不能改善当时的环境及人民的处境,所以当时的人选择如何自保,在政治混乱年代选择对于政治采取冷漠的态度。

许多年后,很多人仍被这些遗毒所毒荼。

建立选举制度后,许多人忘却自身必须有个准绳,那就是民主制度必须依据人民为依归。

任何违背人民依归的政府,都不是民主政府。

如果时局太乱,在不是军阀割据,不是种族情况对立,我们所能处在因应的做法就是避免民主情况的恶化,我们不能在好苹果中任意选择一粒,我们也不需要太刻意在烂苹果中选择一颗。

我们必须导正情况认清民主的历程及目标是,他们凡事是不是依据人民的观点为观点,他们是不是依据国家前途,全民的希望为治国根据。再者,我们可以再进一步要求,这些人是不是最好的治国人才,他们即使已经拟定国家发展蓝图,他们是不是真的可以做的到,仔细的观察他们运用什么手段达到?

这一切,如果背弃人民意愿的人,我们无须扶持及顾忌,我们只须冷静的冷眼旁观,在失去对立,族群对抗,任何不稳定的局势最终都会雨过天晴后明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