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26日星期五

翻不过来的东西

部落格的名称是否应改为“网上日誌”,以及引申开去的华文污染问题,最近有一场小讨论,没有结论是意料中事,但说明关心的人不少。

“网誌”一词看来并不是英文部落格的对应词。英文的blog含义当不止日誌而已,它还有其他的意思,是属于“一词多义”的,而“日誌”则是单义。以单义来翻译多义,是为“不达意”。

目前正在蹲黑牢的拉惹佩特拉,各报都说他是“部落客”而不是“网誌客”是有理由的,因为拉先生所写的,绝不是“网上日誌”。还有其他千万“客”写出五花八门的东西,也不能定于一统。

翻译是创作而不是给文字换衣,也许某一天某位翻译家灵机一动,创出人人接受的新词,那就皆大欢喜,目前暂时用音译的部落格或博克都可以。这在古时就叫做“不翻”。

人类史上最庞大的翻译工程,首推中国人翻译佛经。译经师都是精通双语而且学问高深的僧侣,以他们的集体智慧仍无法克服两种文化的差异,所以玄奘大师提出“五不翻”之说,即是:

·秘密不翻(如咒、陀罗尼)

·含多义不翻(如薄伽梵)

·别人有我们没有的不翻(如阎浮树)

·有人翻过的不翻(顺古)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不翻(如般若)

不翻是不加以意译,音译还是要的。结果,很多关系到佛教的基本概念的名词都是“不翻“的,如佛陀、菩萨、罗汉、僧伽、禅那、涅磐、舍利、浮图、菩提……

音译给我们带来很大的困扰。经师们所用的音,大概是古时河洛一带的通用语,现在我们不论是用华语或任何方言来念都会“走音“,更甚的是,他们大量采用我们最不会念的偏僻字,如一篇《大悲咒》,令初学者舌头打结。

以前我们的报纸也出现过好像“毛虾末”这样的译名,原来是老记者用方言翻译Mohamad,如今我们无法从译名去还原那个字。音译是有时效的,南怀瑾说,读音三十年一变。

有人质疑“五不翻”的正确性,认为不是不翻,而是“未翻”,现在应该翻了。这敢情好,就请先翻那句很多人天天不离口而又很短的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彌吽”看看是什么意思。(左:六字真言)

如今我们主要是面对英文,中英两种文化必然也有不可克服的差异,也有一些“彼有此无”的概念,唯有暂时“不翻”以待来者。

我也听过很有民族自尊的人说,只要中文学到家,什么英文都能翻。不翻是华文差劲,不是英文困难。

很有志气,我佩服。

这里来个余兴节目,以下有两句心与物纠缠不清但又很浅白的英文,试翻一翻:

What is mind? No matter.

What is matter? Never mind.

24 条评论:

林季 说...

最怕有人偷看我的网络日记,然后说我曾诅咒谁啊谁!

又怕,那些写网络日记的小朋友们,他们爱的死去活来,男女朋友都会随便写“爱死他”,恨不得情敌去死!

能定罪吗?

匿名 说...

六字真言可翻译成All Money Coming Home

匿名 说...

张老,这样翻可以吗?

什么叫在乎?没事情!
什么叫事情?不在乎!

teohchew 说...

What is mind? No matter.

What is matter? Never mind.

我试译如下:

心为何物?不管事。

事为何物?不关心。

匿名 说...

張老先生,

愈看您的近作,愈讓人難過。

您老人家專欄沿用三四十年前那種喜怒笑罵的寫法,成天霸佔《光華日報》重要的新聞版,愈寫愈離譜,

最近連一些與新聞時間無關的文章,都拿來交貨頂檔。

都什麼年代了,這種小丑文風,已經早由星洲日報副總編輯曾毓林發揚光大,差別只在他沒你文字風流落筆瀟灑,見識也少得可憐。

然而,您江湖第一筆隨便敲鍵五六百字,坊間就驚為天人,兩三百令吉平安入袋。

但這些跟時下甲乙丙丁的個人部落格網志,又有何差別?

您經歷豐富,功力一定不止於此。

惟斗膽請教,如此與涵養不對稱的「行貨」與「塗鴉」,有否想過:對平凡讀者如我輩,甚至新聞業的後輩,能有任何向上向善的啟發或示範作用嗎?

匿名 说...

一篇三百元?有时写得很短而已,有点骗吃

匿名 说...

未富先老?唉,我看,是未朽先臭吧!

老黄 说...

楼上的安诺先生很过分!匿名骂人,而且骂得那么狠。
想您必是与张老有过节,乘机报仇,再不然就是失意《光华》了。

张老这几年来身体不好,早就没有再写东西。有些医生劝他要继续写,活跃脑筋;有些医生劝他不可写,因为不宜承受压力。
张老最近来点新玩意,写写部落格,权充消遣,我们都欣喜不已!
有道是部落格乃个人网志,不过是个人消遣的玩意儿,喜欢的人就来光顾,不喜欢的就另串他门儿。
报界朋友喜爱,把张老的文章转过去,成为专栏。这是对报界前辈的一种尊重。有啥不妥?

没想到却引来一个“愤青”(看您语气,早过了青年期),不怀好意地出言骂人。
“敬人者,人恒敬之”,骂人者,恐怕也要落个“人恒骂之”。
老黄鄙视您这种做法。

安诺如果不满意,大可向《光华》投诉。
至于张老的部落格,我们爱看,因为它不但让我们寻回当年的感觉,也在风云变幻的时局中听到另外一种尖锐的声音。

路见不平者 说...

三个在5.51PM,5.59PM,6.49PM以匿名者发表“愤世”文的家伙,张老写部落的意愿只是喜好,并不是为了像你们那样“见利才写”,是光华自己要求转载人家的文章,因为人家识英雄重英雄。

只是光华在说明可能有误导,让你们这些无知之徒以为人家在骗稿费交“行货”。

厉害就好,不要假厉害知道吗?

不知头尾就乱放屁,滚远一点,不要在这里当“枭皋”乱乱吠!

胡二刀 说...

张老好,张老棒,张老妙,张老呱呱叫!

请各位不要亵渎浆糊第一笔的神圣威名!

试问:当今文坛,张老一出,谁与争疯?

毅仁一 说...

那位连名也没有的家伙,再看看那种水准的留言,我想一成是当年张老的笔下败将。才会显露出这样的恨。。。 (也许用笔下败将可能太抬举了点,晚生说一成,也是很“给脸“你了)。 再不然,可能就是思想未成熟的小毛孩,才会有这样的举动。

大家可到这篇“不可见鸡行事“看看就知道这么情况了。

匿名 说...

其實寫部落格很好啊,起碼老讀者們可以有個地方歇腳,不至於輕易患上阿茲海默症。

有問題的是光華日報,硬是要把人家的文章放在重要的新聞版上,再封上什麼第一筆,害得讀者有期待才會造成失望。

張老,加油!在自己的園地自由塗鴉是人權。
光華給你的幾百塊稿費就拿去做慈善好了,免得這些年輕人找藉口妒忌你。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说...

张老,您常说自己是“江湖遗老”,看来还是有人心有戚戚焉呀~~

“既生我,何生钦,点解???”(还要仰天长啸状……) ^_^

您虽退隐江湖,江湖却仍有您的传说啊。。。

别管了,一于“恨死隔篱”,那些报社就是偏偏宁用您的文章,也不愿登阿水的……吹咩?!

海南风 说...

楼上那个搞屎棍又来挑拨离间了,在南洋挑屎挑了几十年,你不累的咩?

都快要移民了,还来扮鬼扮马放火叫人搞对抗,溅格!

百年老报难辞其咎 说...

看来此事源自《光华日报》的作业问题。以上诸位之争可休矣。

该报既未在专栏见报时附上“文章转载自张先生博客”等字样,还不断往自己脸上贴金说“什么江湖第一笔重现光华”,如此把“转载”当“独家”的便宜行事方式,不但自欺欺人,也让读者对张老其人其文产生误解,才引来以上这么多无谓的争论。

各位张老的读者,不妨一起致电《光华》表达关切,该报言论版负责人也应尽速纠正此疏失,以正视听,还张老先生一个清白!。

teohchew 说...

各位,

这就是互联网令人无奈之处,开了部落格又豁达的不对留言加以过滤,后果就是什么东西都会跑进来。

互联网固然是自由空间,但是,人人仍须自重,说话要有个谱。

张先生是文坛报界的长者前辈,匿名者可以不同意他的论点或不欣赏其文章,但也要有起码的尊重,更没有必要作出人身攻击。

先生在网上写文章原本只为自娱,他没投稿予光华日报,反之,是光华见猎心喜,征得先生同意,予以转载。

游戏文章只为抒发块垒、逍遥遣兴,谁要是拿来当教科书或启迪后辈之作,那只是一厢情愿。

如果我所想不差,像匿名者这种为文挑衅者,人们越是回应,他们就越兴奋兼得意洋洋。

对于这种人,我雅不愿与之打交道,怕沦为一般见识。然而,路见不平、按兵不动,却非我潮州人本色。

各位文友,大家瞧着办吧。依我说,对于礼教修养有别之辈,最好是视若无睹、听而不闻。

这种人,如果年纪尚轻,我们没有义务代他们的长辈管教;如果已有一把年纪,则更不是你我的责任了。

书写至此,我脸上有一阵火辣辣的感觉,原来是为自己针对文化背景大有差歧者出手而脸红、羞耻。

上官无忌 说...

What is mind? No matter.
What is matter? Never mind.

不知道这样的翻译可以吗?

介意事,无关紧要。
紧要事,不须介意。

那个无能力靠笔赚两三百块的废材,
那个无能力写出好作品的材,
那个光华日报都看不上眼,对他的文章没有兴趣的废材,
那个满脑子只有屎,没点见识的废材,
那个相信是瘴头鼠目,贼头贼脑,鬼鬼祟祟,名字都不敢放的废材,
那个心理变态,妒嫉心强,没事干专搞破坏的废材,

张老,你真的不须介意!因为废材通常都无关紧要。

匿名 说...

恕我直言,只有光華才會看上這個老前輩的文章。

上官无忌 说...

没名字的,你没有注意到吧了,南洋星洲光明中国报,都有登张老的作品。
做麽你好像跟张老有仇?

匿名 说...

那是因为“光华”换了一位剪刀老总胡某, 以前在一本销量有限的
周刊一星期剪一次没什么人懂。如今在日报重操故计,自然很快穿
煲。转载张老的文章,却不注明出处,还图鱼目混珠,这正是胡某
的特长和一贯作风。但是光华老板就欣赏其剪刀作风,把它请来当
老总,我们外人也没法度。
无论如何,转载张老的文章对读者来说是有益的,因为不是人人有
机会上网。有人借题发挥骂张老,虽然过分,但是张老应该已有思
想准备,让这些留言出现,没有删除。网志的的特征就是马上会迎
来不同意见者的回骂,张老就当是促进自己血液循环的药剂好了,
不好因此小心翼翼地执笔,我们要看得,正是张老随心所欲的文采
。把那些叫嚣的当吠人吧!张老加油!

匿名 说...

老張白寫的嗎?

不是有稿費的嗎?

毅仁 说...

写blog有稿费。。。?

没名也算了,竟然还没脑。。

yccheok 说...

依老纳看来,不必再和anonymous仁兄纠缠不清。再辩,就是往仁兄脸上贴金。

就当anonymous仁兄放屁,好臭!好臭!

匿名 说...

what is mind? No matter
what is matter? Never mind
译为
介意事 无关紧要
困扰事 无须介意

Mr Teo, How is this translation?

Adr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