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18日星期四

铁匠铜匠搬迁了

官府有乔迁喜事,财政部长搬到国防部,国防部长搬到财政部。

民间也有搬迁的故事。

街上一户人家,左边是打铁店,右边是打铜店,哐哐当当,左右夹攻,深以为苦。

一日,户主宴请铁匠铜匠,席间献议给予充足赔偿,请他们搬迁,他们爽快地同意了。

拿了赔偿金之后,他们大举搬迁,铁匠搬到打铜店,铜匠搬到打铁店。

搬迁对两匠来说,也许大费周章,但对中间的户主来说,以后的日子一样不好过。

民间的故事只是说爽,还是官府重要。

我说啊,这次内阁改组可算是大改组了,因为牵涉的部门是内阁里的“重中之重”,不能用人数来衡量。试想如果美国的财长换人,全世界都要震一震呢。我们纵然是夜郎国,这个部门也是关系到国计民生,非同小可。

照常理说,物色财长不容易,要内行,有学识,有经验,有名望,能够全心奉献,即使这样也不保证能做得好。但我们的政治人物却是天纵英明,甚至英明得近乎神,财长防长的工作居然只是兼任而已,好像伸一只手指就搞掂。

对普通人来说,兼任就是兼差,就是打零工,就是part time job,就是正事做完之后,行有余力,再去做一件次要的事。

正副首相两个人做了四份最吃重的工作,能者多劳,世界之最,这种本事,小布什没有,胡锦涛没有,东姑、敦拉萨都没有。

6 条评论:

Eng Pak 说...

不知是那一个家伙立的坏榜样,千错万错,都是那个家伙的错!

思想决定未来 说...

哈哈哈。。。

能者多劳,

如劳太多,全做不好,就全被人骂了。

哎,人为什么要活得这么累呢?

UNCLE BOO 说...

这不是累不累的问题,而是权力以及能不能信任谁的问题。
马华里也是这个问题啊!所以黄家泉一人可以兼任总秘书,党选委员会主席,州联委会主席,党校校长,国会议员,部长,局主任。。。。还有吗?
党校应该是一个非常好的概念,只可惜啊!黄家泉就是太忙,学生也没有几个。
不明白的是,既然宁为玉碎,不求瓦全!何必费周章搞这麽多事呢?

匿名 说...

我借《哈密哥你真了得》的回应栏,写了点意见(第11则留言),似乎没有作用,所以,这应是在下最后的“进言”了。

先生花精神写网誌,如果志在“说爽”,我无话可说…

不过,我之所以提出前述的看法,是因为去年的一件事。

当时,陈嘉庚的报纸用回原有的报头,请先生发表意见。先生赞同,并表示那些版名也应去掉(大意),可是情况并非如此。

到现在,星期天副刊的名字还是Easy,没有中文名。(读起来像是“易死”?)

某天副刊封面的大字标题是:心情很DOWN!(这是医药版!)

它的娱乐版也有大大的英文名:eday。英文字体等于中文“娱乐”的三倍。

佛教版的标题:佛法Q&A。

我不必再举例子了。它的副刊中英混杂,已到了“可怕”的地步。

这是英文报吗?这是响应英文教数理的教育政策吗?这是教育读者学习英文吗?

还是认为这样能提高报份?(结果却是相反,是因为英文不够多?)

基于先生的回答,我认为先生是反对这种做法的,而且先生掌管此报时,并没有这种怪现象。

所以,我不理解先生为何这样写:

对普通人来说,兼任就是兼差,就是打零工,就是part time job,就是正事做完之后,行有余力,再去做一件次要的事。(铁匠铜匠搬迁了)。

是表示先生也懂英文?是教读者学英文?是“兼差”比不上part time job?

把这几个字删掉,会影响原意?

是潮流?认为中文是英文的附庸?(在欧洲大陆,英文根本行不通。)

新加坡人、香港人在语言中混用英文,是因为他们不懂中文。台湾过去的当权派破坏中文,是因为他们搞独立。香港人把粤语当中文,台湾人把闽南话当中文,“拉阔”、“冻蒜”,我们也当成宝?

如果以为这是潮流时尚,那是智慧的悲哀。

余光中在《哀中文之式微》中说:“中文程度低落,跟大众传播的方式有密切的关系”…对中文的式微感到痛心疾首,也反对西式的中文。(今日陈嘉庚报纸A8版)。

相信用中文写作的人,不会不注意到本地中文媒体的文字水平低落,可说一代不如一代。错别字俯拾即是。

在“中文污染”日益严重的时候,我希望先生以良好的中文学养,掀起世界汉字圈的一股“清流”,也不辱没大马“江湖第一笔”的名声。

****

teohchew先生的回应,令我莫名其妙。

“打得一碌一扑”这是学自金庸的吗?

先生却能以最浅白、最down to earth的文字赢得千千万万人共鸣,那才叫不容易。

teohchew先生不懂down to earth的中文怎么写吗?

“捉错用神”何解?

***
高祥威的网站,取名Look Cow,据说是“看牛”,念起来可像广东粗话?

蔡金星的竞选口号:e化马华,走向年轻。

***

余光中讲得不错:哀中文之式微。

卖博士 字:孔明 说...

让无能者身基高位是一场大灾难,
我们国家最重要的4个位子,不是让最有能力的人来当,而是用来分猪肉的。
为什么要“拿鸡”作“财长”?大马没有其他人才了吗?
政治是这样干的吗?

http://mygodmalaysia.blogspot.com/2008/09/blog-post_18.html

teohchew 说...

各位,

我上网看先生的文章,诚似拜会一位率性随和的长者,心情轻松,没有压力.

看完主文后再看寄语,读后有感而发,也就像和一群老朋友聊天,不拘谨,有话直说.

马来西亚华人说华语,原本就掺杂着方言俚语及英文国语.

对我来说,写寄语与开口说话无异,平时怎么说,寄语上便怎么写,厘俗方言少不了,一些第一个跑进脑海的英文词汇也就随手写了出来.

可能是我以己度人,觉得大家都像我一样不拘文理,于是便"我手写我口".

以下部份我不是在"说话",而是在"写":

无名氏兄(或姐),我认为在这个资讯及通讯工艺一日千里的时代,网志上的文字其实与对话无异,主旨在于表达一己之意,阅者若能体会,则目的已达.

张先生过去是南洋商报的总编辑,他配合报庆大事发表的文章,自然稳重如山,穆肃如岳.然而,写网志是他老人家游戏人间的休闲活动,相信不宜同日而言.

你对华文报的期许,令人肃然起敬,大报小报皆应参考.

"捉错用神"是粤语,意即"会错意"或"对于宏旨有了错误的领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