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29日星期五

风化课题玩到馊

峇东埔补选第二天,手机店老板和顾客谈笑风生。大家肤色不同,讲的是英语。首先有人抱怨不能进入“今日马来西亚”。但主题还是补选,每个人似乎对那个结果很兴奋,好像赢的人是自己。于是七嘴八舌笑谈“索多米”(鸡奸案)竟不能争到更多选票,反而让操弄者败得更惨。

那位胖妇人笑说:哈哈哈,他没那么笨做第二次。

老板说:小事,不是吗?那是很小的事。

另一个说:他们双方都同意,没有强迫。

一个以法官口吻说:这案子包不能成立。

手机店的小社会,可能就是峇东埔大社会的缩影。尽管有个自甘轻贱的人去宣誓,证明自己如何贱格,宣誓的录影播了又播,恍惚是这场补选的“主打歌”,但选民关心的重点显然不是这个。

闹了十年,我们一听到“鸡奸”两个字就打从心里厌恶,脑中总是浮现那张肮脏的大床垫搬上搬下,和花技招展的一位女证人进进出出。好容易挨到案子撤销,以为可以耳根清静,谁知那般黔驴技穷的家伙又照样来了一镬,没完没了。

不知峇东埔的民意归向会不会给马华一些启示,因为马华党选似乎已定调为道德诉求,要把蔡某人的春宫片重新摆上看板。

春宫片从正月爆开到现在八个月,要骂的已骂过了,要笑的已笑过了。现在虽然不笑不骂,人人心中有把尺,不提不等于没有是非,再提恐怕造成反效果,因为这件事与鸡奸案一样,被人玩到残,玩到馊,再挖下去也没有什么“含金量”,反而会流于扒粪。

希望马华党选不会不会像峇东埔补选一样,变成扒粪大会。

政府不是管民生的么?当今人民最痛苦的事,排列开来琳琅满目:百物腾贵,横征暴敛,贪污腐败,盗匪横行,言路不通,人心郁卒……

以上这些都不是文人笔下的抽象东西,而是生活里明摆着的东西,眼睛看到,耳朵听到,感受得到,触摸得到,经历得到。

别人的“不正常性交”真的比这些更重要?做官的不把官箴排第一,而把男女贞操排第一,本来就是没有仁义道德的政治圈,突然要与教堂抢生意,做起“道德重振”的工作,搞风俗教化,真是颠三倒四的世界。

8 条评论:

凌国文 说...

百万政党向来都是大型福利团体;
福利搞不过了,就搞大型补习班;
补习班又搞不过了,就搞搞教会啰。。。

说起来,翁才子的样子还真有几分神父样!

我是店主不是咖啡 说...

我国领袖们也是鸵鸟一族,
经常把头塞进土里,
然后露出八月15等被攻击!

国亡,乃自取也!

UNCLE BOO 说...

以前阿武叔当记者时,针对海湾战争走上街头访问市民心情,结果一般市民没有太大反应,反而十五碑的一个盲人,所发表的意见令阿武叔也惭愧,盲人的世界观,竟然也比许多睁着双眼的凡人来得寛广明亮。
张老前辈近来身子欠恙,甚少出户,却是旁观者清。
羞愧!羞愧!

尤腔话调 说...

张老总身子欠恙,看问题却还看到骨子里,高招,高招!

张老总关心民瘼,尤其代表华人的马华公会,有张老总的金睛火眼监督,一些人才不敢造次。

这些种种,总令人想起肥佬林的臭鱼头!

hsyan 说...

YES YES YES!!!

很多从政者突然间变得很清高,一直用尺量度别人,却对自己的尺寸浑然不知!

UNCLE BOO 说...

correct! correct! correct!

Jacaranda 说...

張老這篇大作,對馬華那位自鳴清高又才高八斗的翁先生不知是不是當頭一棒,哈哈!

翁先生的道德論可以收手了,再繼續玩下去,只有反映出翁先生的假道學,令人更反感而已。

PoliBug | 波力.拔克 说...

张老所言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