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24日星期日

他不是我的英雄


搞笑版的“民联影子内阁”的三位副首相名单中,赫然有个杨德利,不禁佩服那个“组阁”的人眼光独到。

自从杨大人六月间带了麾下仅有的两个YB之一蔡顺梅,上京高调宣布要对首相提出不信任动议又缩了回去之后,也算在京城大大露了脸。

在这场政治秀揭开之前,坊间盛传有大事件,万众引颈以待,帷幕慢慢拉开,露出了一个毛茸茸的额头,我心中暗叫一声惭愧,果然是他,杨大人。

我说“果然是他”意即未卜先知。我是不是未卜先知,由我说了算,别人没得说。对于这位大人,我还有一些话不敢说,因为夫子说,君子畏大人。但总得说个理由,为什么他不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因为我对他不爽。

他的亲密战友不是卡达山英雄百林么?当百林还在草莽时期,初出道的杨大人就投效了,总算买对了马,百林一举击跨哈里斯政府,在沙巴掌政,杨大人一出道就当了一名副部长。多年后又成了副首长。

1994年巫统第五次东渡,大军压境,杨大人竟在关键时刻,背弃了盟友,自组沙巴进步党,转投巫统,让百林倒台。他得到的政治酬佣是当上首席部长,可惜不是风风光光体体面面的首长,而是个残缺首长,因为是三族轮任的,一任只有两年。

更无奈的是,轮任轮到巫统时,他们就赖着不肯下来,吵着要取消轮任,马哈迪说好说歹,给他们轮两次,即一个轮回,别人两年,巫统四年。我不关心政治,如今巫统稳了,不知这个制度死了没有。但我总是想起那则阿拉伯寓言:

寒夜里,骆驼哀求主人让它把鼻子伸进帐篷里取暖,主人以为一个鼻子没关系就答应了。接着骆驼又要把头伸进来,把颈伸进来,最后整个庞大的身躯都挤了进来,主人反而没容身之处。

槟城的巫统见猎心喜,也闹着要轮任,还好马哈迪罩得住,骆驼鼻子没伸进帐篷。

为了另一个槽里更丰盛的食物,随时可以跳,在东马是家常便饭,可是为什么只想到杨大人呢?因为容易记起你。

但这不是我不爽的最大理由。肚懒别人没义气是江湖好汉的正义观,此外,还有江湖遗老的正义观。

沙巴向来有抗拒“西马仔”的情绪,又有既得利益严密把守城池,加以沙巴马来人口很少,大约只有十几巴仙,而卡达山杜顺巴瑶等占人口过半,所以西马的巫统四次东渡失败。

由多数民族统治也是正义,否则我们当年何必义正词严反对南非少数白人统治。像美国那样的国家又当别论,他们在法律上已经人人平等,没有“我比你更像人”这回事,所以让少数的黑人做总统也无关正义。但我们这里有人上人。

原本卡达山人掌握州政权,符合多数人统治的原则,但在全国的背景下,沙巴的多数民族变成少数民族。中央有倾向的政策,本来还有鞭长莫及的地方,如今能在全国一体贯彻,杨大人就是推手,是帮兄,帮他的巫统大兄。杨大人甘作内应,让州内的多数人受少数人统治,对长期守城的沙巴人来说,他是引清兵入关。

14年前巫统与沙团结党之争,杨大人换主成功,登上首长宝座,人笑是“猫狗相争羊得利”。这次是巫统公正党之争,也许是“猫猪相争羊得利”

这里必须郑重对那个敏感的“猪”字说清楚。这是个全新的字,是日前纳兹里部长所铸的,我们尊重部长,所以采用他的创作。“猪”字的艺术原型是Barisan Anwar Bin Ibrahim,缩写为BABI.他用这个字来形容搞笑影子内阁是“猪内阁”。)

杨大人敢向阿都拉叫板,不是为了正义,为了政见,也不是有骨气,有原则。他只是一无所失,在政治上他已经跌到井底不怕再跌,若投机得当,还有机会爬起来。

搞笑内阁中的那个高职,谁敢说不是杨大人心中的有梦最美。

17 条评论:

AK 说...

有誰可以把前輩在"榴槤當頭"那篇'楊大人高升高升'擺上網?

就知道甚麼叫"前呼後應"了.

OTAK 说...

在适當時候做适當的事就是好事.楊德利在308后所做的事恰好是無人敢做的好事.肯定的他不是西馬人的英雄但卻是東馬人(尤其是沙巴人)的大英雄.他是個能屈能伸的難纏政治人物.
他的過去和行徑的確是"令人不齒"和充滿爭論性的,無論如何,他的敏銳政治的触鬚每次都令他絕處逢生左右逢原.
所以作為大馬的中央政治人物,必須充份暸解地方區域的政治需要,而不要以一本通書來看和解決全國的政治問題.

OTAK 说...

在适當時候做适當的事就是好事.楊德利在308后所做的事恰好是無人敢做的好事.肯定的他不是西馬人的英雄但卻是東馬人(尤其是沙巴人)的大英雄.他是個能屈能伸的難纏政治人物.
他的過去和行徑的確是"令人不齒"和充滿爭論性的,無論如何,他的敏銳政治的触鬚每次都令他絕處逢生左右逢原.
所以作為大馬的中央政治人物,必須充份暸解地方區域的政治需要,而不要以一本通書來看和解決全國的政治問題.

叶庆华 说...

杨大人是沙巴人的大英雄?

我觉得他很像王辅臣.屈时能屈到底,伸时能伸到极,可谓是黑心厚面皮的典范.这种人比吴三桂更可恨.

PoliBug | 波力.拔克 说...

庆华兄所言极是!

OTAK 说...

庆华 及波力.拔克 两位仁兄,
杨德利令人又"爱"又"恨" 证明他成功了.
曹操曾说了一句经典名言:不能留芳百世,也得遗臭萬年.老杨不曾念過华文却能發挥厚黑学到淋漓尽致的境界,真了不起.
在政治圈内打滚的朋友們,50%的厚黑配上20%的道德,及30%的领导办事能力該是理想的政治家吧?

沙巴人 说...

杨德利当年离开沙巴团结党是被百林所逼。
曹德安输了党内代表华人最高职位的署理主席给杨德利,百林却不给杨德利竞选州议席,反而让已失民意基础的曹德安继续代表沙巴华社参加选举。

杨德利逼于无奈只好出走,过后的选举成绩证明杨德利获得沙巴华社的压倒性支持。

当年团结党被瓦解是因为百林的卡达山族自乱阵脚,加上巫统的威逼利诱,才让国阵有机会执政。说杨德利背叛百林使国阵得逞,这是窜改厉史的主观说法。

再说,百林90 年代不也在大选前夕退出国阵吗?十多年之后却爬着回去,向巫统跪求官职,这就叫着有原则有骨气吗?

杨德利为了争取沙巴人民的利益和抗拒巫统的嚣张霸道,不惜公开反无能的阿都拉,何错之有?

难道好像其他华基政党那样黑白不分,一味奉承巫统,指鹿为马就有原则了吗?

如果是这样,廖中莱的表现应该很称职了,这边说要捍卫华社利益,那边却对巫统的极端大马来人主义不敢哼一声。

张木钦先生的文笔的确很好,写风花雪月还可以,政治这样复杂的东西最好不要闭门造车,免得晚节不保,自毁英名。

OTAK 说...

沙巴人:
不要這樣批評張木欽先生.大家萍水相逢就是"緣".他也不過儘可能寫楊德利的"不是"而已.你的補充也會令全國人清楚沙巴的政治歷史和情況.
中萊呢?的確是令人遺憾,亂誁話,替"萬人罵"背書包甚至參與誣告陷害忠良"雞奸"不道德之外,實在一無是處.他曾被指責為馬華三人小組的總指揮,可能嗎?.令人更惊訝的是那位對不道德絕不妥協的翁詩傑后任總會長卻能視而不見,也許他們之間已有某种道德上的默契?

OTAK 说...

沙巴人:
不要這樣批評張木欽先生.大家萍水相逢就是"緣".他也不過儘可能寫楊德利的"不是"而已.你的補充也會令全國人清楚沙巴的政治歷史和情況.
中萊呢?的確是令人遺憾,亂誁話,替"萬人罵"背書包甚至參與誣告陷害忠良"雞奸"不道德之外,實在一無是處.他曾被指責為馬華三人小組的總指揮,可能嗎?.令人更惊訝的是那位對不道德絕不妥協的翁詩傑后任總會長卻能視而不見,也許他們之間已有某种道德上的默契?

OTAK 说...

沙巴人:
不要這樣批評張木欽先生.大家萍水相逢就是"緣".他也不過儘可能寫楊德利的"不是"而已.你的補充也會令全國人清楚沙巴的政治歷史和情況.
中萊呢?的確是令人遺憾,亂誁話,替"萬人罵"背書包甚至參與誣告陷害忠良"雞奸"不道德之外,實在一無是處.他曾被指責為馬華三人小組的總指揮,可能嗎?.令人更惊訝的是那位對不道德絕不妥協的翁詩傑后任總會長卻能視而不見,也許他們之間已有某种道德上的默契?

沙巴人 说...

otak先生,我们沙巴人就像杨德利的从政作风一样,爱恨分明。
张木钦说杨德利不是为原则,政见和骨气等等。。。,说他是投机。
阿都拉在杨德利酝酿要投他不信任票之前就献议让他当上议员,还有其他种种好处。杨德利如果是为了利益,早就屈服了。他不但没有,反而勇往直前,甚至准备面对贪污指控。这就是张先生笔下的不为原则,不为骨气吗?

一个有水准的评论人应该对自己所发表的每一个观点负责,所以我说要先了解实情,才作评断,不可自以为名气压人,就颠倒是非,胡乱评论。

我指出张先生的缺点是因为我希望他继续发挥他的专长,谈风花论雪月,也希望他以后写更多这类好文章。

张先生千万不要给那三两个没有水准的政党文棍在这里赞几句就瓢瓢然,而毁了自己的一世英名(写风花雪月得来的)。

如果换了是廖中来这些角色,我才没好气理他。

thepplway 说...

沙巴人 你只管沙巴的政治吗?

只是想问,没有别意。。喜欢看你的分析。。

沙巴人 说...

我不敢管谁,但我也不管他是谁,不对的事就要指正它。这是知识份子应有的态度。

如果连分辨大事大非的能力都没有,还能写什么给人看?难道你很喜欢看那些用粗话来x人的无聊东西吗?(别误会,我不是讲张先生)。

摆渡人 说...

所言極是,感同

老亞庇(溫順強) 说...

  張秀才說楊大人非其心目中英雄,又謂「杨大人敢向阿都拉叫板,不是为了正义,为了政见,也不是有骨气,有原则,只是一无所失,在政治上他已经跌到井底不怕再跌,若投机得当,还有机会爬起来」,確實,楊大人從政逾廿載功過爭議不斷,各有說詞。

  本人無意論定楊大人是否英雄,祗願借此說明一件事:任何人祗要為沙巴人民利益執言與鬥爭的那一刻就是英雄,更何況楊大人在宣佈沙巴進步黨不信任首相阿都拉時所提及的諸課題,確實是沙巴人的長期困境。

  與其此刻提問「楊大人何不當年為官時如此這般解決問題……」,不如提問「何不當下為官者如此這般解決問題」更為實際。

理直气壮 说...

抱歉,我所关心的是,为何反贪局在杨说要投不信任动议时要查他,现在又不了了之。

我看到的是,反贪局依然是国阵用来对付异议者的棋子,这才是最重要的。

难道马来西亚要反贪真的那么难吗?

匿名 说...

他在我心中是吕布,是吴三桂.二度背主.最后惨淡收场.下场将不好.

二度背主, 你以为安华会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