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21日星期四

留也神伤,去也神伤

民政党一姐陈莲花日前高调建议退出国阵,语惊四座,还以为她要效法海瑞罢官呢。谁知转眼她就感受到天威咫尺,掌声未歇,已反口变成了泄气的皮球。

不是说一喊退出就值得鼓掌,而是几十年来国阵附庸党还没听到有人敢公开犯颜说出心里话,反而巾帼英雄成了第一人。

泄气莲花退场之后,书生许子根站了出来说,民政不会盲目留在国阵,也不会草率退出。

这样的话当然须有特异功能才听得懂真正的意思,我们固摸不着头脑,却能了解为什么他会这么说,因为这事委实费思量。

左看右看,拔了毛的民政党,留在国阵就像个小马华;退出国阵则像个小行动党,身份啊身份,到底民政的身份是什么?

三月八日政治海啸之后,很多人乐观地说,种族政治的时代已经过去,多元政治的时代来临了。民政这样的多元政党应该是当时得令了。

谁知兴奋没多久,那个身在民联的回教党,却与巫统暗渡陈仓,谈的依然是“民族与宗教”的老调,令人梦碎。多元的路,还是漫漫而修远。

眼看即将来临的党大会,群情汹涌,莫衷一是,难为了诸位领头羊。究竟路在何方?若说国阵领袖的种族言论令人觉得寒冷,那么何处可以取暖?民联有一个桀骜不驯正要争做老大的成员,其宗教极端难言论难道会令人好受?

党大会要理出一个头绪,恐怕发热多过发光。说不定在当前形势下,找个归宿比找个活路更务实。

好几位前领袖如李家全、李娜峇、陈记光、杜乾焕,蝉曳残声过别枝。追随他们的步伐,各适其适,择木而栖,也许这就是最后的路。拜拜。

10 条评论:

漢光 说...

如果這些好料,刊在報紙上,你說都好咧!

哈!

漢光 说...

(更正)是多好咧.

勇夫 说...

找归归宿或找活路,那是政客所为。长期在巫统支配分享政治残羹的马华民政,就像已被猎人抓进笼里的小鸟,即使笼门开了也飞不出去。

要演出埃及记,放不下的太多太多了。除了沙巴的杨德利,在半岛就只看到个个还是跪着生。

不久前,巴基斯坦的女强人贝娜姬被暗杀,其政敌以为巴国从此太平,当时有谁知道独裁者穆沙拉夫在几个月后会被逼下台?

这就是人民的力量!政客如果只会盘算自己的利益,最终的下场就像穆沙拉夫。

是留是走,许子根如果还不明白,不如向杨德利讨教。我相信沙巴进步党不是为了安华而出走,民政党应该有比它更多的理由。

匿名 说...

漢光啊漢光, 張老的文章已經登在報章了,
是你沒有注意罷了

漢光 说...

轉載部落格文章,和為本尊闢專欄,意義不同.

匿名 说...

就让尊者在想写时才写在部落,报章要转载也自由地转,不要老迫人家开专栏啦!

UNCLE BOO 说...

那天专程到张前辈家拜访,他说写专栏会中高血压,写部落格可以预防老人痴呆,还有,一个人在家写部落格,不会觉得寂寞。
就不知道,部落格引来许多噪音,不知会不会烦到张老?

野兽修行 说...

重见张老拾笔,欣喜万分!

PoliBug | 波力.拔克 说...

五浊恶世,驻亦如何?归亦如何?

Victor Chan 说...

进 进 出 出, 终 归 要 出, 给 人 民 阉 了 还 不 知 耻, 小 心, 此 一 出, 就 永 别 了, 民 政 党!sayona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