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9日星期一

年年此日应该赔罪

看了凤凰台的特备节目《城殇》,重温65年前广岛原爆的地狱火场景,有一些感触。

八月六日是正日,日本每年此日都有举行大规模的纪念活动,主题当然是和平反战。纪念活动重提原爆的祸害,突出日本受害的一面,掩盖了日本加害的一面。今年连原爆的“元凶”美国也派代表参加了,英、法核武强国也来了,联合国秘书长也来了,规格越来越高,世人越来越关注,仿佛日本是太平洋战争的受害者!

如此下去,一代复一代,世人将只记得原子弹杀了20多万日本人,忘了日本人侵略杀害亿万人的罪恶,单是南京大屠杀,死亡人数就超过广岛一地死亡人数。

菅直人首相誓言要努力实现无核世界。

实现无核世界是全人类的重点,却不是日本人的重点。日本人的重点应该是实现“无军国主义社会” ,因为军国主义是造成这场惊天大悲剧的根源。对受日寇祸害的国家而言,更希望每年此日看到日本人向世人认错赔罪,并深切反省,胜于讲一些与事实不符的空话。一面说要和平,一面却不断违反和平宪法,提高防务部门层级,发展尖端武器,制造像航空母舰那样的军舰,借机出兵海外参加军事活动,甚至有声音要发展核武器。都65年了,日本还不认罪,还在否定侵略的罪恶,还在否定南京大屠杀的罪恶,还在否定强征慰安妇的罪恶。

原爆现场没错确实是怵目惊心,爆炸中心温度高达4000度,活生生的人会立即蒸发,留下一个影子投在石阶上。那个神秘人的影子收藏在原爆纪念馆,我曾随团参观过,看到了有些讶异,却也没什么感觉。一个活生生的人能在几秒钟里化为空影,想来也不会很痛苦,比起被日本兵用刺刀刺死的人的惨死,简直是安乐死。

纪念馆的铺陈果然能达到目的。随团一位年轻记者越看越恨,咬牙切齿地说:“美国佬你为什么要干这种事!”

经历过那个悲惨时代的人大概比较麻木,因为爆炸、死伤枕籍的场面,不论是图片或记录片都看得多了。日本疯狂侵略时,专向人烟稠密的大城市密集投弹,炸得无处可逃的平民血肉横飞。那些被炸的人没有挑起战争,与日本无冤无仇,与世无争,无辜至极。

相较之下,广岛的人真的无辜吗?在原子弹落下来之前,还有成千上万的日本兵在那儿操练,随时准备出发到别人的国家去杀人,包括南洋群岛。军事工业在转动,整个广岛的人都在为战争服务,连男女学童也在受军训,准备接战。

美国是不是需要投下原子弹?日本人和类似上述年轻记者当然责疑。很多日本人认为投下原子弹是不正当行为,对平民百姓过度使用武力。一位幸存者责怪美国明知道原爆的威力和辐射的毒害,却要拿日本人做实验。

自己满身屎还说别人臭。即使美国真有此邪恶居心,那也不稀奇,日本人不是在中国抓了很多人去做化学战、细菌战的活体实验吗?那更是惨无人道。

那位投弹的美国老兵说得对。他投弹是正确的行为,可以提早结束战争,可以挽救很多美国人的性命,也挽救日本人的性命。他虽然没有把其他亿万受难人放在心上,但这些人一样会感激他,觉得两颗原子弹投得好,投得大快人心。不信,去问问知知港受难者的后代。











7 条评论:

匿名 说...

愛害的"無辜"日本平民卻是值得同情,但應該負責的是他們的自己的國家,而不是別人!

水方人子 说...

和华人或任何民族、国家一样,日本人之中有好人也有坏人,不能以“一个人”来看日本。在二战中许多平民其实也是军国主义的牺牲者,他们都是被剥削的一群,当然你可以认为应该负责的是他们的政府,但他们也有权问原子弹为何不是落在德国,诺曼底登陆战难道就死得少人吗?

EH 说...

当年麦阿特将军没把裕仁天皇拉上战犯庭与东条英机等一齐受审,是不是影响了现今日本人对二战的态度?最近ASTRO历史频道体有个节目提到了这个问题。裕仁天皇对二战侵略战争的责任在日本至今还是一个不能谈的课题。但东条英机在战犯庭上的一个关键供证被战犯庭刻意忽略了。东条英机在战犯庭上曾说溜了口,说他从来不曾违背天皇的意旨,也就是意味着裕仁天皇最低限度为没对他发动侵略战争的的主张表示不赞同。但这部份供证后来被美方威逼下改了口供,说他只有一次违背了天皇的意旨,就是发动侵略战争。天皇对日人来说曾是近乎神的象征,天皇未对战争负上责任也许为日人合理化侵略战争行为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精神依据,也造成了日人数十年来未对二战作个正式的批判与反省。原子弹受害者纪念馆的展示所表达的也只是对二战的态度。

EH 说...

当年麦阿特将军没把裕仁天皇拉上战犯庭与东条英机等一齐受审,是不是影响了现今日本人对二战的态度?最近ASTRO历史频道体有个节目提到了这个问题。裕仁天皇对二战侵略战争的责任在日本至今还是一个不能谈的课题。但东条英机在战犯庭上的一个关键供证被战犯庭刻意忽略了。东条英机在战犯庭上曾说溜了口,说他从来不曾违背天皇的意旨,也就是意味着裕仁天皇最低限度为没对他发动侵略战争的的主张表示不赞同。但这部份供证后来被美方威逼下改了口供,说他只有一次违背了天皇的意旨,就是发动侵略战争。天皇对日人来说曾是近乎神的象征,天皇未对战争负上责任也许为日人合理化侵略战争行为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精神依据,也造成了日人数十年来未对二战作个正式的批判与反省。原子弹受害者纪念馆的展示所表达的也只是对二战的态度。

温情 说...

支持水方人子的说法,但我们不可以可怜残暴者。(当它在侵占别国时,它的大多数人民还不是在亢奋着?) 狗在弱小动物面前才张牙舞爪,面对强者只有挟着尾巴低头俯首。 世界是现实的。在大是大非面前,自强自富才是硬道理。(日本如是;美国如是;大马如是。)

匿名 说...

日本人狼子野心,當年清朝皇帝康熙就說過,日本永遠都會是中國的心腹大患,日本人的殘酷、陰鷙,非一般地球人可比。希望上天滅了小日本。

guilotine 说...

追根究底,“民族主义”才是罪魁祸首!大和民族欲建立“大东亚共荣圈”而发动了“太平洋战争”。美其名为“解放西方殖民地战争”。由于日军首先侵略中国,战场在中国,不在日本,因此日本人民并没有感受到战争的残酷。当日军从东北到南京节节胜利的时候,日本普天同庆!整个国家已被战场胜利和民族优越感冲昏了头,有谁还会去思考发动战争的罪恶呢?当盟军开始向日本的冲绳和东京进行轰炸时才惊觉“大难当头”,可为时已晚。一批又一批的日本年轻小伙子被送上战场当“炮灰”,美其名为“为国牺牲”。到了这个地步,日本如不“亡国”就要“亡种”,“原子弹”是以“广岛”和“长崎”的数以万计“幽魂”救赎了整个日本。日本应该“感激”美国而不是“谴责”。这又是“民族主义”在作祟。试问,那一个日本人敢说出“幸好有原子弹能结束战争”这句话?
这又让我想起“柏杨”先生的“丑陋的中国人”而被千夫所指。“民族主义”的教条是“只能吹捧不能批判”!
今天,老蔡说“多数《回教国家》社会经济发展落后”的言论是引用“回教徒律师——阿巴阿里著作的片段,非他自创。为何没人要作者道歉却要老蔡道歉呢?
以上例子说明“民族主义”是一片黑布,会遮盖人们的眼睛,让你看不清真相。“爱国主义”是“政治伟哥”,不管国家如何落后只要强调爱国就能“坚挺”做人,如此“爱国”,岂能不悲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