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8日星期三

对回教国毕竟怕怕

只不过是十年前,华人看到回教党是转身走的。现在不同了,不少人反迎了上去。是回教党变了?或是华人变了?

马华蔡细历总会长日前打出回教牌警惕国人,结果这一招被林冠英接了去,轻轻化解,让老蔡出的拳没有着力处。

行动党为回教党接招,叫人跌眼镜。十年前,即1999年,行动、公正、回教三党举起“替阵”的旗帜竞选 ,结果行动党因沾着回教党而输到趴地,不得已退出替阵。见过鬼怕黑,好一段时期提也不敢提那个鹤神。

不过,行动党想要打进马来社会,非得靠回教党不可;回教党要打进华人社会,也得靠行动党。于是,两党就像有意思的男女牌友,在台底下勾脚,待到时机成熟时才浮出台面。

最大转机是3.08海啸之后,霹雳州出了个回教党大臣尼渣。此君脸上刮得干干净净,不戴白帽不披白袍,西装革履的,笑起来模样儿可爱,被很多人看成是回教党的标志,改变了对回教党的刻板印象。可惜此君在党内不过是个小弟,真正的大佬依然是那斑白帽白袍满脸胡须的大叔,他们心里盘算什么,是回巫和解呢,或是自辟走廊通往麦加,却是深不可测。

行动党在回教党牵引下在马来社会走了多远,不敢妄说;但是回教党倒是在行动党牵引下走过这边来了。除了回教党文宣策略成功之外,行动党的抬轿也居功厥伟。

此外,还有文人发挥的威力,为回教党消毒,说一些“回教国并不可怕”之类的话,有的甚至打出这样的标题:“华社不怕回教国”。

这样的标题是武断的,不公平的,强夺华社话语权的。我虽然微不足道,也是华社一份子,并不是如所说的不怕回教国。其实,我对回教国还是怕怕的。回儒两种文化差异太大,与其一头热撞了进去之前,还是三思的好。

我们不是曾经有个“海峡土生华人”社群吗?他们同化的路已经走到最后一步,就是跨不过宗教一关。他们的犹豫是理智的,因为他们知道一跨过去所付出的代价巨大。

那还是宗教平等 的时代,青云亭所在的一条街可以并排着各种不同宗教的膜拜场所。如今情况已经大不同,看佛青的普照寺工程,由于附近有所回教堂而被迫停工二十多年。这不是代价吗?其他宗教场所的建设顺利吗?

国阵执政当然要怪国阵尤其是巫统,但创党时没有宗教色彩的巫统会变成今天这样,也是为了争选票,在行政上不断注入回教价值,以至回巫两党的分际越来越模糊。余温犹在的事件是禁用阿拉字眼,禁穿红魔球衣,这些不过是小儿科。

再说回教党那位人气王尼渣。在霹雳州议会中赢得最多席位的行动党为什么不能出任大臣,而由席位最少的回教党出任?在雪州,行动党议员为什么不能出任副大臣?这些不都是因为宗教差别而付出的代价吗?然而行动党显然已经甘之如饴了,愿意为回教国课题接招了。

回巫两党竞争回教化,目前所端出来的不过是前菜,回教国主菜还在后头。但是这些年来是温水炖青蛙,青蛙觉得很舒服,还在咯咯叫呼朋引类说:“来啊来啊,跳进来啊,没什么可怕啊!"

10 条评论:

阿武叔 Uncle Boo 说...

现在吉兰丹州还尝试通行什么回教金银钱币。我至今也对回教党怕怕。

KoZeK 说...

巫统坐大是过去我们华社领袖的过失,助纣为虐。

今天看似民行很无奈,但是我们也得忍辱负重。过往我也很不爽为何非穆斯林不能够当大臣,其实是时间还未到。想想,若是槟、霹与雪三州都是华人掌高职,马来社会会如何反应。

为了证明贤人治国的方略,民联是被寄予厚望。倘若民联能够让人民丰衣足食、国泰民安,挤上高收入国行列。那一天,马来社会也会欣然接受贤人治国而拒绝那虚幻的特权与30%。

只要你我他还是拒绝回教国,因缘不足回教国还是无法实现的。若是共业所感,阿弥陀佛。。。

民行今天的行为我们还不能盖棺定论,入驻布城后,再过一届才评估会客观点。

陳不平 说...

不平怕回教黨以宗教治國,但更怕國陣的無法無天濫權舞弊營私朋黨及囂張胡為,若無民聯三黨的制衡,我國可能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苛政猛於虎;在霸權面前,回教黨及回教國一點都不可怕。我們唯有凝聚一切力量打倒霸權政治,方可令國家人民倖免於更大的災難。

guilotine 说...

前辈的隐忧晚辈感同身受!经过闭门思考之后,终于发现一个道理:价值观认同超越种族认同。
举个例子,假设我们的左边邻居是个华裔“大耳窿”,不但屋前垃圾满地,还整天喝酒喝到醉醺醺并经常以“三字经”吆喝儿女。右边邻居是个虔诚马来回教徒,见面时彬彬有礼,环境打扫得非常干净,家里从不传出“噪音”。请问我们会喜欢与谁为邻?我想肯定是选择后者!这就证明我们会选择与我们“人性”相近的人为伍而不会选择“皮肤”。
在赵明福事件里,同为华裔的高官议员们显得事不关己,冷漠无情。却有马来回教徒为真相请命,为社会公义而打抱不平!这不就证明价值观认同超越种族认同吗?因此,我们必须选择“比较人性”的政党来治理这个国家。而“人性化”的进程需要“政党轮替执政”才能达到!前辈以为如何?

匿名 说...

我不是很歡迎回教黨,但我是更加恨惡巫統!
怎樣能夠把巫統扯下來,之後又如何不讓回教黨成為另一個坐大的巫統...這就是每一個選民的責任了.

张木钦 说...

两线制是个选择,行动党与回教党合作应带着警惕心,而不是盲目成为忠心的锦衣卫。回教党可不可怕,应由他们自己来证明,不是由行动党来粉饰。蔡细历的警示,林冠英大可不必反扑。

xuezheng 说...

林首長接招才能得到更多回教徒選票。你看尼查一出來哄哄幾聲,馬華的黨員都倒戈。這就是政治效應。要怕以后才來怕。也許張老那時不知投生何方世界了。

guilotine 说...

休得无理!政见不同,各抒己见,实属平常!又何必口出恶言?请三思!

匿名 说...

回教国可不可怕倒已是有点无关痛痒的课题,巫统主导的国阵政府利用国家机关悄悄推动回教化却是早已有之的事实。不信诸位不妨到我们的国民中学去观察观察。回教党的回教国与巫统的回教化何者比较可怕呢?该如何去阻止这趋势继续下去呢?国阵内的其余成员党有这样的能耐吗?还是他们都因为无能为力而选择视而不见?我们该怎么办呢?

匿名 说...

Blogger 张木钦 说...

两线制是个选择,行动党与回教党合作应带着警惕心,而不是盲目成为忠心的锦衣卫。回教党可不可怕,应由他们自己来证明,不是由行动党来粉饰。蔡细历的警示,林冠英大可不必反扑。

-----------------------
我想在目前的階段,還不至於是錦衣衛.
目前他們要爭取的是成功出線,不能不彼此呼應.
至於行動黨以後會不會變成另一個"馬華" -- 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