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3日星期四

政海观泡泡

大格局的人可以“政海观澜”,小格局的人就看小水泡。

政海微风细浪,暗流在底下,偶尔冒出小泡泡,看小泡泡也可得到一点异趣。

泡泡一,是那位发表寄居论的巫统槟城升旗山小头目,虽然形式上被冻结了党籍和解除职位,却仍是实权领袖。星期天,他回老巢主持大会开幕,鼓乐喧天,俨然大英雄,接受了英雄献礼:短剑、头巾、长披肩,三呼万岁。

泡泡二,是那位与拳击手默哈末阿里同名的马六甲首长,后劲强大地跨过了竞争巫统二哥的门槛,风声说,此人比较有民族意识,是匹黑马,对大热马慕尤丁是个威胁。但是我们铭感于心的是他在308大选之前说的一句话:不必“你们”支持,“我们”也可以胜出。

泡泡三,是来头不小的敦马,近来常谈建国的社会契约。

这三个泡泡,连成一串就更好看。

首先,如果敦马有注意到拳击手说的那句“不必你们支持”,一定拈须微笑,说声孺子可教也。这是因为敦马在1969年大选前也曾说过:不必“你们”支持,“我”也可以胜出。结果他没有胜出,而是栽在回教党白帽大叔手下。

不必说,这件事很震撼,尤其是对思想敏锐的敦马。他深思之后,顿悟且写出了《马来人的困境》。

这是一本当时的禁书,内容要点之一是归咎当时的东姑首相,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独立前无条件发出100万张公民权给非巫人。

这就是困境的根源,逻辑是:本来“我们”可以自己执政,现在人人都可以投票,变成“我们”必须依赖“他们”的支持。

敦马当年回朝之后青云直上直达顶峰,几十年不谈此调调,但是308之后一次又一次地重弹,尤其是在寄居论的争论之后。

他在“社会契约3”的博文中是借“多数马来专业人士和青年”之口来说话。很巧,知识分子和青年们弹起的正是四十年前《马来人的困境》书中的老调。

敦马在另一篇鸿文《陈修信谈华巫关系》,长篇引述了敦陈的原文,说明特权、公民权、华文教育的来龙去脉,借敦陈之口加强了这论点。

于是我们突然想通了寄居论的逻辑,那位升旗山小头目为什么在热火朝天的补选中无厘头地提寄居论?他为什么在受到舆论挞伐之后莫名其妙的重提“独立前的历史”?

这得请敦马说明。敦马说,如果要质疑特权就是要废除社会契约,废除契约就是回到独立前的情景,回到独立前就是没有公民权和花笑。花笑?不错就是花笑。

如此一来,回到独立前不就是寄居了么?

闻弦歌而知雅意。寄居,那不是声声缅怀往昔万事不求人的好时光吗?那不是声声憧憬未来万事不求人的好时光吗?那不是声声的庄重自强不求人吗?

308之后,华社自以为现在更有分量,更能举足轻重。真的如此吗?

从雪州刘秀梅的委任,到槟州路牌的中文,到电视华文节目的删减,我们看到的不是人家的笑意更浓,而是脸色更铁青。

敦马和拳击手的豪言壮语是空话吗?

5 条评论:

keykok 说...

政治需要结合社会力量,同样的人民无论选了谁,一定要逼促当权者做事.

其实政治人物是有必要自我醒觉,教育人民.

可惜!

东方必败 说...

总之,最没鸟用的是黄家定,许子根和翁诗杰。他们在308 之后以为向巫统发了一些唠骚后就会得到华人的支持。

马华民政都说要转型,但是巫统一发难,他们又变成看们狗了。

大马来人主义是巫统五十年来的斗争理念,不谈马来人至上就不是巫统,就像不谈回教不是回教党一样。

马华民政还把头缩在沙堆里睡觉,迟早死!
华人不是不支持马华民政,就是找不到应该支持这两个败家子的理由。

liezi--烈子 说...

再喊下去,未來輸的就不是半壁江山!

yy 说...

东方必败言之有理,我看老翁也是对巫统没什么作为,只会吠吠而已(对自己人)

siew 说...

最不能看到敦马的一切讯息, 不是骂这个,就是批评那个,惟恐天下不乱.如果我是他,活到这把年纪,在家含饴弄孙,出国散心,生活写意,何必吹皱一池春水,挺烦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