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日星期六

攫夺案就在门前

警察总长建议禁止摩多西卡进入各大城市,以减少攫夺案。

不过,他也不敢把话说死,声明要看人民接受程度。

这个建议肯定引起争论。

我站在门口看,至少有两位是反对者,一是派报的仁兄,一是天天经过的邮差。

但是也有两位坚决支持者,一是前天被抢去手提袋的女孩子,一是绿灯过马路被不守规则的摩多撞倒变残废的邻居老梁。

警察总长提到世界上有些国家已经这么做,包括中国。(我在19/6/08曾贴一文)

中国这么做惹起很大争议,论点之一是指政策向有钱人倾斜。我们这里也可以预料会有这样的说法,毕竟使用摩多的都是中低收入的一群,而我们的公共交通收费昂贵又不完善,没有摩多的日子很难过。

为了选票,我相信政客们也会为骑士请命,骑士人数不少,是个票仓。

所以,此议说说容易,执行很难。

我前面提到女孩子被抢手提袋,罪案就发生在我的门前,在此补记一笔。

前天午后二时左右,我在假睡中听到女孩子一声尖叫,以为是在嬉闹,随后就听到左邻右舍在激动地谈着抢劫的惊险过程。

两名女孩把车停在邻近人家门前,走过对面去用午餐,回来时给骑摩多的两匪盯上,跟踪而来,就在停车处下手,其中一个女孩被拖了一小段路,跌得手脚受伤,惊呆了说不出话。邻居之一拿出一杯水给她压惊,温言安抚她的情绪,最后送她一点钱备用,因为她已经不明一文。

二匪得手后,仍共乘一摩多扬长而去,留下一个香烟头,有人看到那是丁香烟。

任何人经历这么一劫,必定终生难忘。

居民都是善良的人,但是在这个社会善良的人总是受害者。

这个地区曾经被划为要建成“零罪案”的模范区,现在提也没人提。

今年三月选举之后,尝到败绩的执政党检讨败因,其一就是人民不满治安无能,社会不靖。才过几个月,疮好忘痛,还不是原形毕露,尽说些偏狭蛮横的话,几时听到有人在“关心民瘼”,看到都是在抢位。

9 条评论:

大米 说...

我也曾是攫夺案的受害者。

当时我在JLN TUN RAZAK,正要越过大马路到对面的CITY SQUARE, 突然一辆电单车从反方向冲过来,要抢我的肩包,幸好我机警,抓得很稳,才没有让对方得逞。只可惜了那一大袋的SUNKIST鲜橙,零乱地散落在马路上。

这后来,我每次走在路上都很phobia,总是左右研究路人的脸孔是否善类,虽然人还是不可以貌相。但是,小心为上还是必要的。我们的生活环境太不安全了!

kopitiam83 说...

政府是拿正牌的抢匪~

keykok 说...

我曾在国安部,这盗匪真的很可怕,也很聪明,我们的推测,他也会,所以天外有天.大家可真要小心.

UNCLE BOO 说...

可是我们的政府,我们的官爷,必须等到攫夺案死了很多人,才来成立反攫夺行动小组,成立不久之後,发现死的人少了,又不了了之。

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已经给人笑死了,我看到我们的官爷却是头痛医脚,脚痛医头,永远找不到源头,永远无法对症下药。

林季 说...

以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现在是头痛医脚,脚痛医头。

过去是有问题才解决问题。

现在提倡的是欧阳峰理论,本末倒置。

smallghost 说...

最怕攫夺匪改用汽车抢,不知到时是不是连汽车也要禁,到时人人得走路,但是走路也会被抢,就禁止人们出街,不出街,在家也不保证安全。

看来这是一个不得安宁的国度似的。

keykok 说...

总之大家要小心.

yy 说...

除非死的是一号或二号的家人及亲人,他们就会对症下药。不是我黑心,只有死几个重要人物他们才知道大马的治安到什么地步。

陈志忠 Chee Tong 说...

一个充满教育公民意识性质的节目
竟然被停播,
政党领袖如何处理呢?

尤其一些强调敢怒敢言的。。。

坦白说,

若是标榜敢怒敢言,
就是希望成为人民的喉舌,
所以类似这样的节目,
他们应该支持。。。

一个节目被停播,
这是正常的,
但至于是否“应该”被停播。。。
我真的不明白。。。

我只是开始感觉,
这好像白色恐怖的无形压力。。。

所以我在期待《他们怎么说》


希望你也以一个这样的课题写文章,
目的引起网友的注意,
让网友知道白色恐怖的前夕是无声无形的。。。

我们要看其他人《怎么说》

我们要激起网友的舆论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