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4日星期二

电台开口补破网

日前有个电视节目“翡翠歌星贺台庆”,“翡翠”两字晃来晃去,立即想起远去了的一个美丽的名字:翡翠广播网。

当年有个顽皮同学每天总是自己念自己笑:“这是马来亚广播电台,开嘴补破网”。

“翡翠广播网”几个字听在闽南籍顽童耳里,就成了什么破网,却也使我永远记住它。

那是几十年前的事,如今翡翠网死了。

但是有一位对电台不弃不离的死忠听众说:它没有死,是转世了,换了身份和名字,叫做“第X台”之后,现在又叫什么FM,转了几世。

什么FM?再说一次。他说了很多次,我就是记不了,因为那个名字实在太滑溜。

除了这个FM,他也给了我另外几个FM,排开来看,竟是“琵琶琴瑟”一般头面,搞不清哪一个才是翡翠网的前世今生。

FM 是广播技术,以前译成“调频”,如今争着拿来做名字,就怪不得满街都叫FM了。

早期广播电台一支独秀,没有别的电子媒体争宠,电视是很晚的事。大城市比较幸运,多个“丽的呼声”可选择,现在搞不好丽的呼声也是什么FM了吧。

改名字是抹除记忆最有效的方法,这是我们的风尚,由上而下。不久前企图把五十年的阿罗街改名,使它立刻就没有了历史,幸好民众不依改不成。但是阿罗街的事件只是“鼻屎”般小事而已,整个城市整个国家都已经改得地图里找不到原来的地方名。

城市设计家说,没有记忆的城市就是没有灵魂的城市。但我不敢说,没有记忆的电台就是没有灵魂的电台,只是商业机构一般上都很重视老招牌,百年老店的招牌金不换,除非发生了什么特殊情况,或好事,或坏事。坏事包括生产毒牛奶的三鹿牌,不改哪有脸见人?但是翡翠网有什么不能见人?

如今广播电台比以前多了好几台,但十分凑巧的,都变得面目模糊,年轻人不在意,他们可以随着讯号旋转,但老的就只认得最初那支旗。

我突然起了歪念,怀疑这好像是一场“去中文”化的过程,虽然华语台需要华裔听众,但身份上必须“你是你,我是我”的搞清楚,你我不是一国。

最不舒服的,是那个大赚华裔观众的钱的卫星电视,连一个中文名也废弃了,阿公阿嫲拗口念:阿斯、阿斯多咯哟。

很怀念旧时光,那时有翡翠广播网,有丽的呼声,还有“寰宇电视”,现在都驾鹤西归了,只剩“调频”波。很高兴当年几份主要报纸至今没有改名换姓,纷纷排队迈向百年庆。

2 条评论:

liezi--烈子 说...

哈罗!第一次拜访,对‘未富先老’有意见,老了,但您的精神财富深邃,是金钱无法比拟的。

2008 第二屆《大馬中文部落格祭》 说...

恭喜你入围 2008 第二届《大馬中文部落格祭》。我们诚意邀请您出席这颁奖典礼,请到这里了解晚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