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5日星期六

卡巴星又得空了

星又被逐出国会,禁足两天,可以回家含饴弄孙了。

他冲撞议长是故伎重施,我隔山呛他是老调重弹,可能随后而来的护星人给我留言指教,不知可有新意。

这次过程也是老套。起因是议员指责政府出钱赞助律师公会的宴会是贿赂,部长答复时有这么一句:如果议员看不到政府与律师公会关系恶劣,就是瞎了。

于是卡巴星指“没教养的部长”提到瞎子是在诋毁盲人。

在争议中,他又指议长是在“玩玩,不认真”。

就是这样,议长叫他停,他偏不停,大声对呛,终于让议长很认真地下了阿星预期的命令。

如果连“瞎子”也提不得,那么我们有很多口语看来是足以让这位“残障代言人”卡巴星做文章的了,譬如指人家看不请情况就是瞎了,听不进某个劝告就是聋了,该说不说是是哑巴。不知以后指某领袖是“跛脚鸭”,或说首都交通“瘫痪”会不会犯他的忌。

他说的虽然表面上似是有理却又没有底气,倒像是阿Q有了癞痢头就讳忌人家说“光”,甚至说“灯”。

即使有理,那也是文化问题。当国会在谈论滥权、贿赂问题的当口,插入这个问题而且咬住不放,显然有意“扯淡”。

卡巴是议会的老鸟,又是法律界的老行尊,岂会不懂议会常规,何况他经验老到,几十年来,从槟州议会到国会,都是用同样的招式来造成被逐、被禁足,得到预期的效果,一来在媒体上大大露脸,二来也不用再开会,可以翘脚。

在我的记忆中,阿星老叔并没有因为发表什么伟论而被逐的,总是像顽童斗嘴皮,玩常规,得心应手。

卡巴星很有资格成为台湾民进党立委的祖师爷,可惜他生不逢”地“。台湾有个绝佳的舞台,他们那个主持会议的院长是个“没有好过有”的人物,任由立委们打架、抢麦、占据主席台、拉扯院长,甚至把他反锁在议院之外,一切悉听尊便,然后一律休会协商,而我们的议长却是个铁面判官,侵犯不得。

这次,连反对党领袖安华和林吉祥都出面打圆场,保证以后遵重议会常规,等于间接认错,议长也不给脸。

我们小民不知议会常规是何物,但觉得议员挑战常规,当场逐出议会以示薄惩也就够了,第二节就可让他们进来,负起民代的责任,而不宜给他们放假,那样对纳税人不公平,对奸巧议员却是太宽厚。

***狗尾续***

吉隆坡人正在反对把国际闻名的美食街“阿罗街”改名为“格左拉街”,霹雳州行动党则酝酿把霹、雪四条路改名,纪念对该党有贡献的先驱人物。

抓到权力之后,想法都差不多。

把一个人的大名通街挂,本有个门槛曰:功在“社稷”,继而降为功在“党国”,再降则为功在“吾党”乃可。

9 条评论:

UNCLE BOO 说...

前辈,你说阿星被逐後“可以翘脚”,怕也会被当成有意为难残障人士哩!

ALOR是渠道,KEJORA是金星,或许我们的市政府期望改个路牌,渠道就可以变成金星,方便科学家研究。

不知道吉打首府ALOR SETAR会不会名成为KEJORA SETAR,马六甲的ALOR GAJAH如果也改为KEJORA GAJAH,那就一定很妙。

我多想华社也来一场改名运动,KEJORA SETAR称为金星士打,KEJORA GAJAH称为大象金星。

马青总秘书蔡金星改称为CHAI KEJORA。

哈哈,太白金星,急急如律令,一切想的都成真。

kopitiam83 说...

经张老那么一说,
我们的确也真的没有见过星爷
发表伟论而别赶出去....

党主席其实也不过如此!

林季 说...

看到邓章钦闲着没事就捉了--嘉卡力亚!

卡巴星得空会不会回来后闹个--什么的?

休息是为了走更长远的路,国阵仁兄还是别让在野党随便放假!

愚公移山 说...

议长不该逐阿星出国会两天,那可是中了阿星的诡计。

议长应该学学小学的老师,罚阿星留堂两天并加书写100面的悔过书!

林季 说...

“议长应该学学小学的老师,罚阿星留堂两天并加书写100面的悔过书!”

这建议不行啊!

他会缴交一大堆国会辩论内容。然后说:“议长!您要的,我优先!”

张木钦 说...

uncle boo:
是我一时进入盲区,造了口业,阿弥陀佛。

孙文部落 说...

"星爷"就是如此!

找砸闹事,被邀请出场,

他就可以到法庭,

为顾客声张正义了!

一来是正事,二来是公事(公司).

草癫 说...

近来阿星见报率大大不如前,只想提高知名度。怎么知道有个上钩的议长。

Jacaranda 说...

前輩:
這幾天晚輩的blog突然客似雲來,
還以為blog家族發現了瑰寶,
紛紛來訪,
原來是托前輩之福,
哈哈,太受寵若驚了。
謝謝厚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