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日星期四

太空诺

太空诺是新创的英文字taikongnaut的音,专指中国的太空人,这令中国人很感骄傲,在新闻播报中特别加插这段消息说:英文字典已经收录了这个新名词。

鬼佬也真搞怪,每当一个国家有人上天,就给他创造一个新字,叫什么什么“诺”。美国的诺是A字头,俄国的诺是C字头,中国的诺就是T字头。将来有一百个国家派人上天,就有一百个“诺”,真是没事找事。还是我们的中文好,只需认识三个简单的“太空人”就可以一览天下。

以前美苏比赛上天的时候,文字是很简单的,一离开地球就是太空,去到太空的就是太空人,太空狗,太空船,太空站……

但是现在三个字已经不够了,因为中国追了上来,大国风范毕竟不同,不轻易随俗,首先是“太空人”已经弃用,代之以“宇航员”。于是有“凡是中国的就是最标准的”文字工作者大表赞扬说:宇航员最贴切了,最达意了。远比太空人好,太空人当然应该称为宇航员。

言犹未落,这次神七的铺天盖地的报道中,已经不再提“宇航员”而改口为“航天员”了。相信凡是派一定追赶得很兴奋。但是,英文却很给“太空”面子,直接用了taikong,不知中国会不会看在这taikong的份上,在骄傲中又叫回太空人。

中国也不是不承认有个太空,还是用“太空行走”,“飞向太空”,“太空养心丸”,只是一来到“太空站”就变成“空间站”了。

我不会分别太空和空间的细微之处,只是觉得建个太空站当然要去太空,但是建个“空间站”何必去到那么高,我家的房间就是一个空间。把太空环境说成空间环境,好像就是在说我的房间环境。

文字用久了就带着用者的情绪,所以每当文字一改,我就有点情绪。

至今情绪未平的,是我用了几十年的银行“户口”,忽然改为“户头”了,就一直嘀咕。后来又看到凡是派先生写文章,说我们用“户口”是如何如何的错到家啦,如何如何积非成是啦,因为户口是古时候的人口调查,“计家曰户,计人曰口”,早就该正名为户头啦。

我查了一下字典,户头的意思是“犹户主也” ,就是一户之主吧,这跟我的银行“户口”有什么关系?

倒是台湾的“去中国化恶搞”出来的用词“账户”还比较沾上边。

此外,我们已经适应了用公制的公里、公斤,本来中国也是这么用,最近我在中国的官方电视台听到越来越频繁地把公斤说成“千克”,把公里说成“千米”了,如:三百千克、三百千米……

乍听到“三百千克”时,前面那三个字“三百千”真是亲切得很,那不就是我们的大马华语了么?我们把三十万说成三百千,那是一间中级房屋的售价,虽然这种语法受到狠批,民间还是顽固如故。

三百千克、三百千米,头脑要转了又转。到底跟不跟?

加一句:“海盗”现在叫“海匪”了。

不知中国的语文专家是太严谨呢,还是太随意。我们这里要“凡是”中国就跟,是有点累。

5 条评论:

PoliBug | 波力.拔克 说...

张老,就不知当你发现家中小孩看到邮差先生送信来时兴奋的大喊:「邮递员来啰!」;见到经过的雪糕车子便嚷嚷着要买「冰棍儿」时,会有何感触?

波力早些时候就为了这档子事,和孩子闹了三天的撇扭,最终弃械投降,因为小侄儿与我讨论另一个更诱人的问题,他问波力,老师说比鸡旦大的,量词叫「个」,如「一个西瓜」;比鸡旦小的量词叫「粒」,如一粒「花生米」;问题来了,上星期他在造句本上写了:「老师有两粒NianNian,我却没有。」之后,被老师狠狠的抽了十下鞭子!

无怪乎黄明志会说:「语言没有标准性,只有地方性... 唷~唷~唷~~」 看来颇有道理...

吉打马青 说...

要求连接,谢谢!

高猪 说...

“贝格汉姆”

他X的!我不是帕罕迷,但每次看到他的中国译名就肚懒!

好心啦!什么姆呀、尔呀、格呀、可以不用就请不要用。

中文贵在精简,也美在精简。老太婆的缠脚布,死远远去!

teohchew 说...

“凡是派”的确非常烦!这种人因为自己文字毫无神采,三年写不出一篇半篇好文章,于是一味讲究规范,摆一副学究姿态指指点点,躲在中国华语背后挟以自重,借对文字吹毛求疵掩饰本身破产的创作力。

Auntie Boo 说...

太空諾?
太空閒?
太空泛?
太厲害?

(是病得太厲害)

太不知所云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