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30日星期四

最可怕的是另外一些

警方年终结算,抓赌肃娼成绩骄人。

抓赌出动两万次,拉回了博士一万六千人;肃娼出动一万七千次,也抓了外国女郎一万人,大概就是今年最值得吹嘘的成绩了。

如此成绩,当然应该给予掌声,但是鼓掌之余总觉得最痒的地方没有搔到。

不是说娼赌无害,但警方用最大力道打击的赌博和卖淫,却不是小市民最害怕的罪恶。

若问小市民最怕的是什么,答案并不是上街遇到妓女或赌徒,不是区内有色情架步或附近有赌馆。

最害怕的是:有贼入屋。这是第一怕。

也许警察认为毛贼不过是癣疥之患,却是小民心头的最怕。试想,宁静的夜晚,突然惊见有贼破门而入,即使只是单纯的偷窃,吓都吓死了,更别说恶贼抢劫又伤人了。今天的报纸有一则与警察宣布战绩同时刊登的新闻,就是怡保四匪深夜入屋,打死老汉抢劫财物。你说,那多可怕。

更耸人听闻的, 是早几天的平安夜发生在大年的三匪破屋,闯入一教师家,鸣枪洗劫,还把屋主大小三人掳走作为人质。

第二怕:出门遇贼。

也是今天的报纸,吉隆坡一妇女到公园晨运,被三匪连人带车掳去,殴打胁迫到银行取款才放人。


第三怕:出门遇狼。这是女生和家长最大的梦魇。

第四怕:肢解和弃尸。常常有这类新闻。几天前云顶山脚发现残缺女尸,手脚还凑不全呢,当然也查不出身份,更别说破案了。 虽然那些死人已经不知道害怕,却叫活着的人看了心里发毛。

第五怕:出门遇到“害群之马”的警察。

日前有一市民投诉,遭11名警察毒打4小时,打到吐血,几乎丧命,案情还在调查着。看他鼻青脸肿的模样,恐非造假。我们爱警察,却最怕“极少数害群之马”的警察。今天也再次发生警察追车开枪的事件。由于害群之马脸上没有刺青,我们实在分不清谁最可爱,谁最可怕。

这里顺便来个简单的民调,问题只有一个:当你上街时,你最害怕遇到的人是:一:娼妓,二:赌徒;三:警察。

回头说到警察的骄人成绩:肃赌肃娼。

先说赌。坦白说,我认为赌博只是反道德的行为,本质上不是犯罪。赌的害处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大。这话一定给人骂,但是并非乱说。我根据的理由就是:政府也允许赌博。如果赌博的害处真的那么大,爱民的政府怎会发出赌牌?

警察抓的,只是没有赌牌的地下赌博。有牌无牌,差别只在于有没有给政府纳税,并不代表无牌赌博害处就特别大。

至于娼妓,性质也一样,是道德问题。有些国家娼妓是合法的,今日新闻说,英国考虑恢复红灯区。

而且,警察所逮捕的涉嫌人都是外国女郎,问题就更好办。外国人进来是要通过海关的,只要关口守紧一点,不就解决了大半吗?

身为小市民,我到希望看到警察用肃赌肃娼的力道,去对付小市民的五个怕。如果说人手不足,那么,宁可分出九成的力量去对付谋财害命的罪案,用一成的力量去对付娼和赌就够了,因为抓赌抓娼就像抓小鸡那么容易。

9 条评论:

moot 说...

抓赌肃娼,安全又好赚。
“肃毒”更是一本万利。有钱的毒贩,只不过是”潇洒走一回“, 只要有足够的1个大马 “M--one---Y", 担保程序证据神马的, 都会不足够甚至消失。

Rachel Core 说...

张木钦前辈您好,

我在找寻您以前写的书,出版社燧人氏事业说没有再版了。

大胆地想请问您有没有收藏本?我是帮一位前辈寻书的,谢谢。

1)民族先锋之歌
2)探花亭
3)荷兰街口夕阳斜

顏明發牧師 说...

容许我在此喧宾夺主,回覆Rachel Core:

最近,我买到几本张木钦写的书,都在大众书局买到。不妨去大众看看,可能有意外惊喜。根据我的观察,张氏的书在外头已存货不多,需要一番耐心才找到,可遇不可求。

张木钦 说...

Rachel Core
三本书之中,第一本《民族先锋之歌》我还有,可以寄给你,但我不肯定几时,因为要托人去邮局。请给我地址。

浪探小周 说...

您好,张先生,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请问你知道谁是四君照/观自在吗?
1970年曾经在南洋商报写命理奇谈的,
不知他现在安好?
我的父亲也是学命理的,因为当年他的文章
而受启蒙,想跟你打听他的消息
016-2206327 周先生
麻烦你了

张木钦 说...

浪谈小周:
那位四君照退休后一直居住新加坡,我们很久没有连络了。

Rachel Core 说...

颜明发牧师,谢谢您哦~!

之前我是通过出版社燧人氏买了张前辈的书,只是那那三本书他们没有了。

Rachel Core 说...

张前辈,很谢谢您~~
或许我先尝试打电话向大众书局询问,要是真的找不着,请允许我向您购买。
很谢谢您哦~

匿名 说...

老总实在写出天下苍生的心声!劲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