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0日星期一

反对党作风台湾化

标题上的话是许子根部长的意思。他指民联议员在国会的行为,很像台湾陈水扁的政治作风。而所谓扁式作风就是:喧闹、举牌、示威。

副首相慕尤丁在另一个场合补充一句:这种作风非常丢脸。

其实,扁式作风就是民进党的作风(本人常把民进党和民政党搞混,真失礼),那是很“草根”的风格,除了喧闹,还要打群架。

在国会打架,我们说是“台湾式”可能是看了台湾电视所得的印象。其实在国会打架不止台湾,其他国家如韩国也常见,所以一样可以说是韩国式,或者其它什么国家式。

许子根这种比较,相信有人会表示同感,反对党不论在国会之内或之外的问政风格与过去有了不同,即使不说台湾化,也是激情化了,比起过去,动作更夸张、声浪更强大,也更会玩课题,观众有人叫好,有人皱眉。

许部长不忘赞扬前领袖老佛爷林苍佑的中庸作风,连带也怀念起陈志勤、李霖泰这些绅士派议员,颇有抚今思昔的感慨。

我们的议会,早期是延续英国绅士的作风,大家遵守规矩,遵守国会用语,即使争辩,也做到有点品味,决不会搞到懒驴打滚那么难看。如今问政风格一变,议员脱离规章,七嘴八舌的吵到失控。不知这是随着时代进步,或是吹起了时代歪风。将来会不会发扬光大,要看选民是否受落。

许子根部长对反对党台湾化作风的评语是“ 还没学到十足”。

可以断言,我们这里不可能十足台湾化,不是反对党资质不行,瘪三打群架有什么难?我们这里是没有那个土壤。

要学台湾需要两个先决条件:一是警察怕议员,二是议长怕议员。反过来说就是议员目中无警察,议员目中无议长。

台湾的警察是不敢碰立委的,民代大过天;台湾的议长(他们叫做院长)也不敢碰立委,任由立委丢鞋、抢唛、佔台、反锁、打架,都是逆来顺受,任人推来推去,像个植物人,不敢动用警察权。

反观我们的议长,天威咫尺,令人不敢逼视,谁敢佔他的主席台?谁敢向他丢鞋子、谁敢抢他的唛、谁敢把他反锁……?不敢,当然不敢。即使言语上的冲撞,也是大逆不道,一声令下,就是拖出去,何曾把议员放在眼里?

议长把议员赶出议事厅,用语是“驱逐”。身为民意代表而被驱逐,真是有辱斯文。

还不止此。如果议员不肯自动消失,廷吏立刻进来把他架出去,像抬着什么猎物似的。

其实,反对党目前这种作风也不必到台湾取经, 卡巴星早已带头做了。多年来阿星就是一味冲撞议会常规、冲撞议长而被逐出,由于传媒很给脸,大事报道,他就屡屡故技重施以博宣传。但那时总是阿星一个,小打小闹也不太惹人注意,现在向他学艺的人多了,声势大振,国会吵翻天。这次共冻结了四名主要议员的资格长达半年之久,连同较早时被取消资格一年的小星(卡巴星令公子),共有五名议员失去资格。

以前卡巴星作风令人不快,现在一大批议员被集体褫夺权力的现象却令人吃惊。 理由有二。

第一,原以为人民最大,人民选出的代表也最有分量,没想到还有比人民更大的太上人,或比人民更大的太上议员,可以用表决的方式废除人民代表的权力,即所谓的冻结资格。

第二,人民选出代表是要他们去做工的,如传达民意,如今却给他们放长假,把选民的利益牺牲了。

俗语说不看僧面看佛面,或粗俗地说,打狗看主人(抱歉),执政党凭着人多就可以通过议决案冻结一些议员的资格,是不把人民放在眼里,人民投这一票,到底有没有意义?

2 条评论:

顏明發牧師 说...

唉,许子根不说话倒好,一开腔就“出口不利”,他不担心民政党被选民扣分吗?我真为他担心,来届大选如何面对选民?

Woogle 说...

马来西亚从是有投票,没有民主!
比如没有群众大会,没有平衡的媒体。。一面倒的新闻,还有可以玩您们的钱。。。
马来西亚是乡村包围成市,少数决定大多数!
结构上国阵包赢!
台湾国会里打是好事,越打越民主,可是街上不打。媒体可自由报导,人名接触了两方面资讯后可自己评估,作主。。。
晚上我敢在台北街上步行。您敢让女儿一个人晚上在我们bukit bintang 街步行吗?
我们国会不打很绅士,管理国家53年后告诉您 2019破产!小市民越来越穷!因为假私营化之名官商勾结。。。
台湾国会打,越来越民主,总统贪污也可作牢!
人民越来越有钱。。。有子弹火车,媒体自由,人人有宽频,收费廉宜。。宏基电脑卖到全世界。。。。在马国,通奸的可做领导。。。不说了,再说国阵的人就会不高兴了。。。玩的是人民钱,亏的是人民的,赚的是朋党的。。。好像PKFZ
( 新加玻两个赌场计划,玩的是云顶的,美国金沙的。亏得是投资者,赚得是人民! ) 差别就在这里!
千万不要搞错,我们不是反国阵,是反对贪污,滥权,拿我们钱乱乱用。。。还要我们老板感恩。。无关种族。。。错在报纸头条天天在误导人民,人民也错政府是你我选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