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7日星期二

易哄易治的温驯人民

又有一条大鱼落网了,连不久前的“鱼头”一共有两条。这次落网的是“基宫”宫主基尔,也是前任雪州大臣,被控受贿,坊间难免纷纷猜测大选更近了。

 肃贪联想到大选,是源于生活经验。当年敦阿都拉也是突然提控了一条几乎被遗忘的大鱼,塑造了廉洁先生的形象之后大选,赢得像风卷落叶。大选之后一切恢复旧观,原来只是敦阿都拉的选举过桥计。

提控大鱼的举动,到底是玩真的还是玩假的,人人心里都在问,连现任雪州大臣卡立也警告反贪委会不要做戏。

其实,即使做戏也会有戏剧效果,大家总是抱着希望,希望今次不同往日,所以只要有戏做,还是会加分的。

除了容易被哄得开心之外,人民也是很温驯的。

上星期日,几千人穿上红衣上街要求“还水予民”,浩浩荡荡的红衫军看似来势汹汹,谁知给水炮车一射,个个抱头鼠窜,散得无影无踪,事情就此了结,也没有小股人后续闹事,也没有政治后果。为水而上街,结果被水扁,说来好笑。

说到“水扁”,想到台湾。两年前中国海协会长陈云林访台,爆发一场示威冲突,有现场转播,看到警察血流满面也不敢动粗,任由群众丢石头,甚至丢汽油弹,也没有打水炮或扔催泪弹,真不敢置信。事后点算,警察伤了40人,几乎与受伤群众相等。可见得,民袭警不算什么,警袭民才是大事件。

在台湾,只要有人喊一声“警察打人”,那警察就要倒霉了,过后会受到纪律惩处,罪名是“执法过当”。这让我山芭佬看到傻眼,世间怎会有“执法过当”这回事,奇哉怪也。

不只台湾,有时外国新闻中有这样的短片:可疑的人驾车逃走,警察出动大队警车追缉,呜呜呜的惊险万分,有时飞车者还冲撞警车,甚至把警察撞飞,警察始终没有开枪,费尽气力,终于靠技高一筹把飞车者抓到手。

我山芭佬看惯的,是遇上警察时千万要乖乖的束手就擒,别惹毛官老爷,更休想逃走,如果想逃,他的命运就是子弹从后脑勺射来。那位死于枪下的17岁少年阿米奴拉昔,据说是被射了20枪呢,因为他车里有刀,即使没有刀,他的车也是袭警的武器,警察为了自卫必须开枪,这理由我们理会得,因为听到耳朵起茧了。

人权律师说,类似被枪杀的人去年已达88人,前年“才”82人。

这么多人被枪杀,也是一点政治后果都没有。似乎国内发生的事,都与执政当局没关系,警察归警察,反贪归反贪,一码归一码。

这只能说是人民很温驯,反对党更温驯。

如此好管教的人民如果管不好,实在太差劲了。

4 条评论:

moot 说...

那个被杀死的少年, 是死在轻型机关枪下, 一分钟可以发射700 粒子弹的轻型机关枪。

卖博士 字:孔明 说...

唉,大马的警察那么凶悍,犯罪率还是那么高,真是搞不懂。
今天报章还有人权组织叫大马废除鞭刑,那犯罪率不是更夸张?
到底问题发生在那里?

顏明發牧師 说...

我想小民敢为两条鱼批命:只要它们稍安勿燥,到乡芭里避锋头,时候到了,他们先祖怎样逢凶化吉,他们也一样担保没事!哈哈,今天的头条新闻,我看都不看!

Woogle 说...

严明发牧师说:
哈哈,今天的头条新闻,我看都不看!
举手举脚赞成!又可省钱,把省下的钱发邮件,短讯到新村。。。又环保!
可以上网看! 看到跟多真相! 不接触报纸少烦恼。 圣诞到了,送大家一个怀旧的礼物,andapasti terhibur...
My chrismas present to you all and family ,so soothing, sentimental and nostalgic,substance...
anda pasti terhibur !

2000 靚歌再重聚
主持人: 區 瑞 強
http://programme.rthk.org.hk/channel/radio/player_popup.php?pid=419&eid=&d=2010-12-19&player=media&type=archive&channel=radio2

an hour later the program you will find Donald Tsang the chief executive of SAR HongKong call in uncle ray...
how does he as a politician react to rumours and nasty remarks of facebook and inte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