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日星期一

有菲律宾警察风范

警方逮捕挺赵明福运动八名 成员的行动当然不智,唯一可称道的是学习精神,学足了菲律宾警察的作风,就是在最敏感的时刻做出最煞风景的事。

世人都记得月前马尼拉枪手挟持了一辆载有香港游客的巴士,在谈判救人的敏感时刻,警察竟然当场逮捕枪手的弟弟,造成一阵紧张混乱,以致局面一发不可收拾,害死了许多人质。

警察的行动,说得好听一点是不够敏感,说得不客气是平日作威作福惯了,抓人可以不看时辰,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大爷就是有权。如果是正常的警察,当然是救人要紧,心里纵有千丈怒火也得忍一忍,待事情过了再跟你慢慢算。

挺明福运动一团人在加腊士补选中搞出两件事,如果说事前没料到,那是说不过去的,谁都看得出那显然是计算好了的。有反对党做后盾的运动,带了一份备忘录要执政党的部长当场签名背书,明知是不可能的事,偏要将他一军,难脱闹场之嫌。

他们被抓进衙门之前,曾闯王赛芝副部长  的场子,在推挤中赵明福的妻舅跌倒,于是以此大作文章,令人叹息政治真是什么事都可能。推倒他的,是马华地方领袖。

政坛也像江湖上分帮分派,各有各的场子。挺明福运动的成员,即使不是行动党的成员,也是有行动党做后台。这样的一团人直闯马华的场子,可说是犯了江湖上的大忌。马华的人出面护场也是理所当然。假如反过来,是马华背景的人直闯行动党的场子,也不能期望他们以礼相待吧。

在补选的敏感时刻,挺明福的人的不请而来,正好触到国阵的讳忌却又无可奈何。他们真像牛虻般,专叮国阵软肋。

该怪谁呢?    错就错在国阵没有处理好赵明福的命案。死因调查到现在还在搞暧昧,明知这件事不水落石出,赵明福沉冤不得雪是会阴魂不散的。

事件发生时,很多人都以为这件事后坐力很强,聪明的话,最好弃车保帅,速战速决,没想到后续的发展却是弃帅保车,甚至保卒,拖拖拉拉。

警方的逮捕行动太威风了,至于会不会影响选情,自有政党关心,我们关心的是,搞政治花样百出都可接受,但不要越来越恶质,否则很倒胃。

45 条评论:

大米 说...

这是这几天来我看到的最客观的评论。

Bathtub 说...

张老前辈这种各打五十大板的写法我无法苟同。
第一,行动党不是全民挺明福的后台,用脑想一想哪逻辑都知道。

第二,“是马华背景的人直闯行动党的场子,也不能期望他们以礼相待吧”,还未发生的事情就请张老别随便扣帽子。

...第三,“错就错在国阵没有处理好赵明福的命案。死因调查到现在还在搞暧昧,明知这件事不水落石出,赵明福沉冤不得雪是会阴魂不散的。”国阵的错仅仅在于没有处理好明福的命案吗?没有国阵,明福会有此遭遇?

第四,“我们关心的是,搞政治花样百出都可接受,但不要越来越恶质,否则很倒胃。”搞政治搞出人命的恶质文化,始作俑者,国阵也!

thepplway求真 说...

张前辈是没有搞过公民运动吧,啥恶质政治,抓你进去,不能出来,叫天不应的时候,追悔莫及也。

什么都讲江湖大忌,还谈啥公民政治?政党、政治领袖本来就是解决人民的问题的,更何况这是人命问题,张老您的隔岸观火太失去公民教育了,按您的说法,大选、补选都是先看是否有没有遵守江湖规矩才谈人权、民权、大选诉求?

有没有行动党根本不是问题所在,问题是公民的尊严与安全何在,不在补选的时候提出来,难道约好YB,登门造访?众目睽睽之下都可以动粗,难道其他空间来造访比较安全?

一句话,公民的权利不是装饰品,这是对人最基本的底线,我想不到为什么资深报人的张老不能感受到赵家与全民挺明福有正义感及有恐惧感的公民的焦虑与团结互助是恶质政治。

反之我认为那些不能签署这3项诉求(一)动议制订人权法令,以阻止执法者滥权,侵害人民的安全;(二)动议设立独立警察投诉 与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及(三)在国州议会动议,成立皇委会调查赵明福及古纳斯加兰的死因。)的人不管如何政党领袖都是应该被人民弃绝的。这才是恶质政治,张老。

匿名 说...

 原来不单只是警察反贪会会随便乱扣别人帽子,老江湖张老前辈乱扣帽子的言词和马华的毒舌如出一批,莫须有的罪名可以随意套在别人辛苦经营的民运,伪君子的作风令人作呕,把人心人性看得比狗都不如。。。 可恨!怪不得民运面对种种阻碍,多亏了有如此“伟人“, 把活跃分子当作孤儿, 没爹没娘不需要顾虑! 更可恨的是只看片面, 肤浅得令人发指, 追根究底- 请回答“为何马华不愿,不要提到“赵明福“, 每次提到就归类为“政治化“? 原来你也认同“这种高调问政“的做法!!

匿名 说...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47070
王赛芝称两次邀约皆被拒绝
交细历燕燕定夺皇委会建议

看看政客的面貌!诺言如狗屎!
http://www.chinapress.com.my/topic/teobenghock/default.asp?dt=2009-07-19&art=0719ma03a37.txt
(吉隆坡18日訊)馬華部長將在下週內閣會議中,建議內閣成立皇家調查委員會,以徹查“趙明福墜樓死案”,讓人民了解事件的來龍去脈。

馬華副總會長拿督斯里廖中萊指出,調查員必須由有分量的人士出任,且透明化處理調查。

“政府不會姑息養奸,會公正不阿徹底調查,因為社會關注趙明福的死因。”

他今晚出席馬來西亞青年運動第37屆中央代表大會晚宴后,對記者這麼指出。

他說,當務之急應加速整個調查過程,以讓人民了解真相。

“任何人做錯應該繩之于法,不管對方是來自哪個政黨或那個背景,相信大家都對此意外感到憤怒。”
http://www.chinapress.com.my/topic/teobenghock/default.asp?dt=2009-07-19&art=0719ma03a69.txt

(吉隆坡18日訊)馬華婦女組對趙明福在雪州反貪委會總部離奇斃命的事件深表悲痛,更對其家人獻上最誠心的慰問。

馬華婦女組主席拿汀巴杜卡周美芬發文告,促請警方刻不容緩展開調查工作,避免趙明福年輕的生命白白犧牲;政府更應考慮成立皇家獨立調查委員會作出深入調查,爾后向人民公布調查結果,以維護社會秩序的平穩。

“反貪委會有責任向人民解釋,趙氏在反貪委會辦公樓整個時段的詳細情況,包括從反貪委會搜捕趙明福、沒收其手提電腦、將他帶回總部問話、于凌晨3時45分的釋放、在反貪委會辦公樓長椅的小睡、以及下午1時30分發現其屍體的整個事件的詳情,以示反貪委會坦蕩蕩的作為。

“如果此事沒有獲得妥善調查,反貪委會的信譽將毀于一旦,其公信力更受到重大衝擊。

“馬華婦女組希望反貪委會全力協助警方進行調查工作,若有相關人士涉嫌與此案件有關聯,更應秉公辦理。”
http://www.chinapress.com.my/topic/teobenghock/default.asp?dt=2010-08-23
馬華署理總會長拿督斯里廖中萊為超度大會主持推介禮后,也順道慰問趙家。

趙麗蘭哽咽地說,她詢問廖中萊是否記得,去年與馬華前總會長拿督斯里翁詩傑曾答應會成立皇家調查委員會,如今會否繼續給予支持時,惟后者沒給予直接回應。

“廖中萊說,全民都希望看到明福的案件早日水落石出,要求我們耐心等待驗屍庭的結果。”

张木钦 说...

要讲原则就去闯一闯巫统、国大党的场子吧,看看江湖规矩是不是存在。

thepplway求真 说...

前辈,

言下之意是推人也可以合理化为踩场?然后马华的粉丝就可以顺理成章地说是“全民挺明福”的队员造成紧张气氛哦。

但是昨天王赛制认为“全民挺明福”的做法与要求不过分哦。但是--之前却是政治化,哈哈。我想看看如何自圆其说?

王赛芝强调她个人认为维护司法独立公正,乃朝野双方及全民的共同职责与意愿。她深信马华作为政府成员,当然必须本着尊重民意、纾解民困的精神来协助处理此案。

“全民挺明福”运动提出的三大诉求包括制定《人权法令》遏止执法单位滥权危害马来西亚人民的安全;成立警察独立投诉委员会(IPCMC)以调查警方滥权事件;以及在国会或州议会动议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以查明赵明福与古纳的死亡案件。http://www1.malaysiakini.com/news/147070

张木钦 说...

江湖规矩
http://www.kwongwah.com.my/news/2010/10/24/172.html

匿名 说...

张木钦跟时代脱节矣!

无论是哪条道上,都有其游戏规则,政治也一样,玩不起就不要搞政治,绝不能气不过就诉诸暴力!

即使是在江湖上,也不是动不动就出手打人的,须知有一句江湖名言说:“出来走,迟早要还的”。

garuru01119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garuru01119 说...

我是伟鸿,是加腊士挺明福运动八大成员之一,从中学开始就很敬仰张老的《榴莲当头》,《从旁杀出》的作品,喜欢您的草根阶级的写法,真符合“江湖第一笔”之称。

但是在此事上,我与张老您有很不同的看法。

您说:
挺明福运动一团人在加腊士补选中搞出两件事,如果说事前没料到,那是说不过去的,谁都看得出那显然是计算好了的。有反对党做后盾的运动,带了一份备忘录要执政党的部长当场签名背书,明知是不可能的事,偏要将他一军,难脱闹场之嫌。

我的看法:
贵为治理了马来西亚55年的马华,总该累积了不少的政治经验及智慧吧?这么简单的事情,让我教王赛芝一个乖。

“我明白你们赵家的苦衷,我会先行研究整个诉求书先,然后再决定签不签署。我会把此事带上马华中委会及会长理事会,两会更有能力及实权来帮助你们。我必须要赶下一场会议了,谢谢你们!”

这样子就好了嘛!张老您该知道政坛上什么叫做打太极吗?先渡过眼前的难关,然后再慢慢拖一拖此事,那就好了嘛!王赛芝小姐应该练练张三丰的太极拳。

不但如此,马华此时还可以大做公关,骑劫挺明福运动,让自己原本低落的形象能够咸鱼翻生。这不是对自身的选情有力吗?

您说:

政坛也像江湖上分帮分派,各有各的场子。挺明福运动的成员,即使不是行动党的成员,也是有行动党做后台。这样的一团人直闯马华的场子,可说是犯了江湖上的大忌。马华的人出面护场也是理所当然。假如反过来,是马华背景的人直闯行动党的场子,也不能期望他们以礼相待吧。

我的看法:

我仔细看了你的link,发现到马六甲马青团有一个特别点,那就是大举和大喊人身攻击的布条和口号,来反对周玉清。但是在吉兰丹加腊士的王赛芝场会中,我们是和平集会的,我们还有礼貌地等王小姐先演讲完才要求她过目及支持。我们没有做出针对马华的任何人士的攻击,直到推人事情发生。马华成员不但没帮忙扶起志海,还一路骂声不断。

请问这是作为一个代表马来西亚华人政党应有的风范和度量吗?如果连这样的一件小事不能够处理,你说,马华“有人在朝好办事”的口号,不是自打嘴巴吗?

总结一句,是马华自己搞砸送上门来的大好机会!真是没有人才教他们打选战啊!

张木钦 说...

伟鸿,

谢谢你,以真实身份相见,而且平心静气讲了客观的话。

我认为全民挺明福运动,要的是实效,不是搞政治,所以应该争取各方面相助,不必自绝于人,对马华民政也一样,虽然他们到现在为止处理得很糟。

各位这次的做法,从备忘录内容到时间点的选择,我不能感到对人有善意,因为那么大的三个课题,只能是全党的立场,不是个别领袖在一瞬间所能决定的,这点你不可能不知道。你们那样做,给人的印象是故意去挤兑他们,让他们难看而已,从实效来看,这是务虚,即使推了一下让马华受到千夫所指,对明福的冤情又有什么助益?

你们宣称无党无派,这反而让人联想到那个土权机构也宣称无党无派的,但是能够令人信服吗?

赵家当然应该感激行动党的支持,但不必成为行动党的perkasa,因为赵家与行动党的目的并不一致,除非他们也是党员,为党的利益斗争。

garuru01119 说...

对,所以我说,王赛芝最佳应对方法,就是把此事带上马华中委会及会长理事会讨论!

政治上你难免会有不速之客的到来,如果她真的不会应付这么小的和平情愿及诉求,那么如果PERKASA来暴力踩场,你说,她还能够应付吗?

赛芝是代表马华,而且还是副部长,出来江湖混进内阁的。此事处理不妥当,马华形象难免被看低!

实效不实效,我认为,在验尸庭发生了那么多的荒谬事情,比如:明福是否有可能自己用手掐死自己,怀疑普提的法学资格等等!都是引起公愤和不满的。

你说,在那么多荒谬及不公正的审讯下,赵家会怎样想?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所以只好被逼狗急跳墙,闯加腊士去也,要求各国州议员帮助签署支持《人权法案》。

在我们之中,没有一个是行动党的党员。如果我们要支持行动党,倒不如直接在行动党讲座上直接鸟马华和国阵,更加光明磊落及理直气壮!

如果真的是实效性问题,那么马华之前所承诺要求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应该时时去跟进一下。这不是我讲的,这是各位尊贵的马华部长讲的!

政治上,有些时候必须要打太极,但是在核心价值及问题上,绝对不能有丝毫的妥协及推托!一条人命啊!人死后是没有分进国阵还是民联棺材!

garuru01119 说...

还有,当时丽兰有被行动党邀请去讲座上站台,但是她没有答应,就是为了能够要求各方给与支持!

官逼民反,我想这四个字来总结国阵及马华在处理这件事上的看法。

garuru01119 说...

吾友有个问题请教张老,

您以什么理论及论据来认为我们挺明福运动是来闹场的,为行动党助选的?

张木钦 说...

在国阵里马华是B咖,王赛芝是更小的小咖。

把“人权法案”带上去讨论,最直接的途径是通过有主导地位的巫统。现成的人物有东姑拉沙里,甚至慕尤丁,他们都在加腊士活动,何必找王赛芝陈莲花,然后曲曲折折提上去。

三项建议中有的是拉伯时代由皇家委会提出的,现在应该在国会继续跟进,而不是再从低层提上去。

我还是认为挺明福运动应该广结善缘。马华领导层从事件开始就不介入,是他们的盘算,但并不等于马华基层和偏向马华的民众也有同样的态度。我相信人同此心心同此理,都对会明福案的发生和后续的发展愤愤不平,尽管这些人无权无势,但民心的向背是可贵的。为难马华,纵使令他们选举失利,对洗雪明福的冤情没有帮助。

匿名 说...

馬華老黨員:

我也曾是張老的忠實凟者,過往的評論中肯中立,但這篇評論有欠公平公正,有偏頗之嫌.

我是馬華黨員,我也不認同王賽芝及話望生區會同志在處理此事件上的手段,這一推一捕,令到馬華失去更多華人選票.

我不認同張老所謂的:挺明福运动一团人在加腊士补选中搞出两件事,如果说事前没料到,那是说不过去的,谁都看得出那显然是计算好了的。有反对党做后盾的运动,带了一份备忘录要执政党的部长当场签名背书,明知是不可能的事,偏要将他一军,难脱闹场之嫌.

我想問張老,他們不是反對黨黨員,何來踩場之說?您不在現場,單憑媒體報導作出先入為主的歡點,難以服眾!

c. K 说...

张老夫子,

不政治化??!如何处理好明福的命案?

我想問如明福是馬華的人如何处理?

人民每天基本生活水电,路费,汽油
到教育,那一项不相关政治?

C.K.

马华小小咖

匿名 说...

张老,我以前曾经很尊重你,但现在我看穿了你打兔子不打老虎的老江湖本质了。

所以,以后祸国殃民的孽,我们都需要承担。

此外,在公民社会还谈辈分与江湖规矩,根本是奴隶的思想!

如果真要讲江湖,其实全民动手就好何必动口?

亏你还做过报人!

Mountebank 说...

乍看張老的這一篇文,嚇了一跳,還以為張老是久居英倫的gentleman,每天優雅的坐在Severn River河畔,喝喝下午紅茶,讀讀泰晤士報,一副久經民主體制薰陶的模樣;皆因,看見張老在文中給予很合情合理的建議,什麼應該依循正常管道到國會去提出訴求才是正道,什麼不應該不循江湖道義到別人家地盤踩場等等等。。。哇,果然一副英國紳士的模樣。

Hello,像別人打聽了一下,原來張木欽也一樣和我吃過茨廠街福建面,繳過大馬華人的第二所得稅,還和我一樣穿過短褲吃過mamak 檔瞄過蔡細粒的CD片段。。。

原來大家的生活烙印是如此的類似。

如此這般,見過老虎燒過香的張老,根本就不可能會發出如此天真的夢囈之言。

不是嗎?

連反對黨偶而想要在天天談you baik baik dengan saya, 談女人的月經,談馬航性感制服的不正經國會中,提出正經國家重要議題,都一概被那山番似的議長副議長用“本提案不重要,不予討論”給塘塞過去,你想,普通老百姓可以為所欲為,夢想成真? ( 那些圍堵過日落洞老虎的巫青團暴徒們除外)

在馬來西亞,我們已經被教育得非常的精明,不搞現場訪問,攔路喊冤,根本就是億萬年之久的耗時工程。

不是嗎?記得那些個持了紅登記幾十年的華人老婦們,要不是來個向內政部長攔路喊冤,可能達到目的嗎?(請參閱April 22, 2010的中國報http://www.chinapress.com.my/content_new.asp?dt=2010-04-23&sec=mas&art=0423mab83a40.txt)

這就是國陣一直以來給我們長久灌輸的震撼教育。

找馬華是去踩場,被行動黨唆使,不顧江湖道義的行為嗎? 張老此言更是錯矣!明福是華人,向來奉行種族主義的馬華更在長年累月中一直教育我們 : ~~~
(1)馬華是華人保鏢,
(2)有人在朝好辦事,
(3)馬華最拿手就是為華社把課題帶入內閣協商。

根據這幾個教條,沒錯呀,華人的事情找馬華就對了嘛,這又如何是算作是去踩馬華的場子呢?

其實問題的關鍵,就是馬華的副部長太笨,嘍羅們太傲;活生生送上門來的加分動作不去加以好好發揮,卻用最笨的方法把整件事情弄得大逆轉。後來的用一個謊言去掩蓋另外一個謊言,環環相扣,才不得脫身善了;這是自我造化,怨不得別人。

最後斗膽再問一聲: 張老,你真的是anak malaysia?

Mountebank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Mountebank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Mountebank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oic 说...

把“人权法案”带上去讨论,最直接的途径是通过有主导地位的巫统。现成的人物有东姑拉沙里,甚至慕尤丁,他们都在加腊士活动,何必找王赛芝陈莲花,然后曲曲折折提上去。
If then stop telling people MCA represent Chinese

张木钦 说...

马华是声称代表华人的,可是阁下承认过这句话吗?
很多人是不承认的,嗤之以鼻的,相信也不曾投票给他的,怎么现在又抬出马华代表华人这句话呢?已经判它死刑了却又找他办事,看来马华的支持者是“心是口非”的,口里在骂,心里在支持。

Mountebank 说...

如果張老認為既然大家不承認馬華代表華人,就沒有再和馬華糾纏的必要;

那未,張老看來對我國警察的行徑也是啈之以鼻,這就奇怪了,還有再對之著墨的必要嗎?那何必還對其大筆疾書個幾千字那麼費神費力?

張老對邏輯學的研究似乎不夠透徹。

匿名 说...

打老虎的张木钦已故,笑兔子的木钦张正在张牙舞爪。

打老虎是需要学的,笑兔子只要奴隶都会。

So sad,难怪贵报社一直会出产类似的簿记官而不是新闻从业员。

oic 说...

Stop claiming MCA represent chinese but u may claim MCA represent those chinese which support MCA

张木钦 说...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47336

Mountebank 说...

噢,我知道了,張老要帶出的訊息是:

大馬是有地盤文化的,踩人場子的就該被揍。

我對張老的認識,更深了一步。

嘿嘿。

oic 说...

r u threaten me if I continue to write anything here which against ur philosophy,I might face the same circumstances ? WOW ! ME SO SCARE wor !

guilotine 说...

前辈在“大是大非”面前立场暧昧,踩中“地雷”在所难免;吾不欲观之也!哈。哈。哈。。。。。

张木钦 说...

guilotine
此事无关大是大非,是行事方法的诚信或奸巧。
赵家是可以直接面谒首相的人,不必要做这些小动作。小动作的受益者不是赵家而是事后消费这事件的政客。
蒙面人来骂了就走,怎能算是地雷?最多是捅了马蜂窝。

thepplway求真 说...

张老眼里没有公民?

我说的公民是投票与决定委任谁才适合做政府的人民齐权利与责任确保国家社会是在一个以民为本、还政于民尊重人权、法治、与民主透明运作公共事务。

如果什么面诘首相,这是什么态度?难道公共事务国阵包括民联甚至其他党团没有责任?别忘了每一位国会议员与州议员甚至是国家领袖都是吃人民俸禄的,就应该替人民办事,只是最简单不过的道理。

今天赵明福死了,不是只是赵明福死了,还有后续的人,还有前面的--这些不是首相讲几句话就可以解决的--我不相信这些幼稚的想法,如果是这样我们不需要大选,简单的说,国阵不需在大选或补选要买票或拨款修路。

人民/选民用选票选择自己属于的政党、人民代表目的不是为民服务吗?哪来的我的地头?更何况马来西亚并没有公平平等的选举机制--作为老报人的张老应该比任何人清楚。就这点就可以说明,不公平的选举选择出来的其实只是一半的民意,我们要求他们做对人民有贡献并且是按国家宪法与原则的--尊崇法则,这有什么离经叛教和不尊重江湖规矩?

江湖规矩在国家宪政与法律原则之下算啥?
最后提醒一点的公民既是投票决策者,就不是只是投票拍板而已,他们是监督政治人物成年累月的政治言行以为下一次大选做打分基础。

Mountebank 说...

從馬華黨爭時的流星蝴蝶劍,到張老的江湖規矩,一直延伸到最新登場的許博士的螳螂拳,那麼一連串的“武林巧合”是多麼滑稽的一件事呀。

我們看的人覺得很滑稽,可是當事人的認真,還真的是讓我很意外。

把持著以前無網絡時代累積下來的虛名,一個不留神,竟然露了餡,曝露了自各兒的斤兩和無知,把虛名給慢慢典當出去,還以為自己依然是當年的唯我獨尊。

一個老人活成這個模樣,還真的是一種折磨。





不要緊張,我說的是許子根。

匿名 说...

厦门大学易中天教授说过这样的话:(大意)“···被封建专制统治了两千年的中国人···意识中潜藏着太多独特的思维···首先是希望出现明君,不可得就来个能臣,再不行有个清官也不错···这些都不可得只好期待剑侠了···统统都成泡影之后···只好看武侠小说了···”

江湖是啥?呵呵 【水梅】

香水有毒 说...

张老,别再理这些口水花了~~这些酱有本事的部客,学富五车,关心时事,惹不起啊~~~~见虎烧香罢了~~~

小辈期待下一篇佳作...

PHiew 说...

张老老了,脑子迂腐了,是时候和江湖规矩和老人们退隐去了。看来民智和民主是要靠年轻一辈且看过世面(不是江湖世面那种而是世界视野那种)的我们去打拼了。老人们看来已习惯妥协于狭小的江湖(视野)规矩而改不了。还需一代吗?但我们经济却时日无多了。可悲可叹阿。

garuru01119 说...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147699

张老的地盘政治,在诺奥马手上发挥的淋漓尽致!

张木钦 说...

各位不用急,眼见布城就快到了,届时这个博克会自动消失。

凌国文 说...

张前辈,

"赵家是可以直接面谒首相的人,不必要做这些小动作。"

赵家早在去年就见过首相大人,而且当面要求首相大人成立皇委会了。

张木钦 说...

国文

这事我记得,而且赵家小姐还说必要时再谒见首相。

碧碧 说...

这篇文章写得太棒了!!!
http://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147760

Yu Fuqi 说...

张老,您说:“赵家当然应该感激行动党的支持,但不必成为行动党的perkasa,因为赵家与行动党的目的并不一致,除非他们也是党员,为党的利益斗争。”

如果您这种单凭个人偏见和联想就标签赵家是行动党的perkasa的论调可以成立,那么,您近来文章种种为国阵,尤其是马华护短的文格无异于在扮演马华的Awang Selamat角色。

匿名 说...

《当今大马》消息:今天槟州废除内安令系列活动遭约50人粗暴“闹场”,包括巫青团员在内的人士一度打断座谈会,并对记者和工作人员暴力相向。

根据张老的说法,这伙踩场的巫青流氓是应该被打的了!然而,事实是踩场者非但没有被打,还动手打人。这说明了什么?是强权就是公理?还是打或不打完全取决于文明人与野蛮人之别?张老,你有什么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