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6日星期二

高收入未卜,高物价可期

政府不久前提出一个愿景,要在十年内把大马建成高收入的国家。

高收入就是从现在起加薪加薪加薪,是打工族的美梦,难得如今官民同一梦。

好梦方酣之际,噩耗传来,从明年起的五年内要急速调高电费,半年一次,连续十次,加加加,把好梦惊破。

调高电费影响的范围难以估计,试想调高一次, 市面上还没有回过神,第二次又来了,第三次又来了,物价起得如火如荼,买卖的,消费的,大家追到晕头转向。虽然是明年才开始追,现在想起来都会气喘。

另一方面,要提高收入的事,并没有像调高电费那么积极, 至少步骤没有那么明快。

先别说高收入,说说低收入,也就是最低薪金,低薪是高薪的基础。

制定最低薪金的事,从我没有长胡子的年代就听到了,直到今天胡子掉了还是在空谈。

日前好容易一波三折宣布了保安人员的最低薪金,经济发达的州是700,不发达的州是500,可以想象之前的待遇了。即使有了最低保证,试想700元离开高收入还有多少路程。

保安人员涉及小部分人已经举步维艰,如果要全国都实现最低薪金,还得过五关斩六将,最难过的就是大老板这一关。

两个月前有一项关于最低薪金的研讨会,厂商代表就警告,如果政府决意实施最低薪金制,在目前的水平上提高30%至60%,就会发生大裁员!

工人收到加薪的好消息之后不必高兴,第二天就会收到大信封。

为什么不多不少,就只提30%至60%呢?为什么不提100%、200%呢?

因为政府近来已经给公务员薪加35%,津贴加100%,过节有补助。政府办得到,厂商办不到。

四十年前,政府实施一项扶贫政策,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现在果然有一部分人富了,可以把住家建得像王宫,但还有许多人等到胡子白了还是富不起来,于是社会上出现了未富先老一族。

照厂商的说法,现在是让另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时候,他们就是公务员,因为政府资源无限,其他人就再等四十年好了。

我们的国情很特殊,把好的脑袋当草,让他们流失,却把没有一技之长的外劳当宝,大量引进。一个严重依赖廉价劳工生存的国家,要变成高收入的国家,还得靠天意。

现在我们面临周璇唱的歌“两条路”,一条是加薪加薪加薪,一条是加价加价加价。

从生活经验看,对小民有利的事总是发生得慢,或竟不会发生;对官府有利的事,总是很有效率,剑及履及,杀得一颈血。

6 条评论:

小鬼零零壹 说...

感觉加薪的幅度永远没有物价提升的快和高~

匿名 说...

我是不折不扣的大学毕业的公务人员,每年加薪不超过一百大元,维持十年,才能升一级。跳一级只加三百到四百,不晓得那天才达到所谓的高薪?

张木钦 说...

我们15年来的加薪幅度是2.5%,当然追不上通膨,何况通膨指数信不过。

xuezheng 说...

割膠佬和油籽佬已經進入高收入群。小鄧說過先讓一部分人先進入高收入。

guilotine 说...

祖母在世时说过一个故事:有个乞丐到财主家乞食。财主问他:为何乞食?乞丐回答:因为肚饿!“肚子
饿是何滋味?”财主不解。乞丐答曰:“肚子饿与牙痛一般!”财主恍然大悟,立刻吩咐仆人给乞丐食物。
今日之政府高官想必都没有饿肚子的经验,又如何了解民间疾苦?可牙痛的经验总该有吧!希望高官们日日牙痛方能对民间疾苦感同身受!如何?

匿名 说...

周璇唱的那一首歌应该是《两条路上》吧?是不是开头第一句就是“我早晨走的那一条路。。。。”的那一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