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3日星期五

不是道德 高于道德

黄明志又惹祸了,巫统是疾言厉色,马华是赞成惩罚,行动党则加以维护。

当事人备受压力不在话下,现在好像连写文章的人也感到压力了,不是我神经过敏吧,看他们下笔有些犹豫。

我自己是犹豫了,原因是课题已经被利用来作政治角力 ,政治一介入,说话就很难。巫统马华说该打,行动党说该疼,写作人该怎么说?如果也说该打,即使只是打他伤风败俗的部分,那也顺了巫统马华的口吻,一定就是国阵的鹰犬,马华的打手。

其实,从迦玛到黄明志,同样的气氛都弥漫着。

这是恶法之外的另一种压力,虽然看不见,却像大气压力一样无处不在,而且沉重。

这就是所谓话语霸权吧。谁掌握了话语霸权,谁就无敌。

要说清楚,最好借台湾现象来说事,因为那是个典型。

两蒋时代,台湾肯定是中国的一省,反攻大陆统一中国是正道,搞台独是异端。可以喊统一,不可以喊独立,谁喊独立谁就得去绿岛蹲黑牢。

现在台湾言论完全自由,要怎么喊都可以,但是情况变得怪异,喊台独当然可以,喊统一反而多有不便,至少是政治不正确。

举个例子。有位主张统一的文化人用“范兰钦”的笔名在部落格写文章讽刺台独,说台湾是中国的一个背叛省,没有所谓主权,讥笑台湾人宁可做日本人、美国人,就是不做中国人,他们是“台巴子”。

独派进行人肉搜索,终于揪出这个范兰钦的真实身份, 原来就是郭冠英,是张学良传记录片的制作人,一位文化工作者,当然也是深蓝色的国民党铁杆支持者,事发时他是在外交部工作,派驻加拿大。

民进党借机大事兴风作浪,身为总统的马英九居然顶不住屈服了,把这个行将退休的老干部革职,害他失去一生服务的退休金。

以前喊独立是犯法,那可以说是恶法;现在喊统一不犯法,没有恶法却也有口难开,因为有股无形力量在操控。郭冠英犯了什么法?连当政者都不得不低头,政客们更不敢触碰,一碰就成了卖台、台奸、中国狗。

这股力量 叫做“话语权”。我说的才算,你说的不算。这不是恶法之外的恶势力吗?

统派的人叹道:他们已经掌控了话语权。“他们”就是独派的人。话语霸权是长期建立起来的,有人说是从美丽岛事件开始的,一旦掌控了,就所向无敌,政府也低头。

建立话语霸权,先得定下一个“最高价值”,那当然就是台湾要独立。换句话说,就是政治挂帅。

传统道德当然好,但是还有比道德更高的价值:台独。阿扁贪污腐败虽然不好,但是他有台独思想,所以应该挺到底。台南县长郭添财(也是民进党人)说,民进党已经帮派化,像私会党,只讲义气不问是非。

拉回来说自己。

你有没有感受到,当前我们的社会流行的“比道德更高价值”的东西,就是“反国阵”?

道德虽然好,但是还有更好的,就是打倒国阵。打倒国阵是政治目的,不是道德,却是比道德更高的价值。

所以,尽管那个迦玛不是言论自由的神,但是他的事件可以利用来诛杀马华,直取国阵,所以尽管他信口开河诬蔑媒体同行也无所谓,尽管他反华教也无所谓;黄明志虽然满口污言污语,但他是冲着国阵来的,所以尽管伤风败俗也可以包容甚至疼惜。

我们是不是即将进入一个只有政治目标,没有道德价值的世界?

16 条评论:

Nur Izz Tai 说...

一針見血!

匿名 说...

张老好文章!

可惜叫人听了就觉得统一,台独,不统不独···这些词可以和反国阵等同。反国阵是一种贪污腐败政权衍生出的趋势而非口号,而且是官逼民反,与外来势力无关。

民心向背和话语权的关系能这么样等同起来吗?
······

林季 说...

不是反国阵,是国阵不自新。

Ah Kam 说...

话语权的建立需要扎实的理论基础,更要进行长远的论述工作。马华现在的领导人急功近利,囫囵吞枣不知所谓,策略一团糟。只好把话语权拱手送人。

大米 说...

前辈,昨天您在面子书里很感慨地问我这个问题,我还奇怪你怎么还不写。还好你写出来了。谢谢。实在无法忍受这个水准不入流,骂人没有格的小子。

匿名 说...

前辈,明志创作的曲子充满污言污语是事实,但是如果说是冲着国阵来的就未免太牵强了!
"Nah"发布后最先对号入座的是国阵,如果国阵是道德的捍卫者,就应该用道德法令对付明志,而不是似是而非的煽动法令。

到底谁才是事件政治化的始作俑者呢?

danny

匿名 说...

张大人好像是替蔡大人服务

guilotine 说...

“我手写我口”我想该是文化人的最基本道德要求。否则的话岂不成了“文化打手”?前辈实在没有必要考虑读者的“品味”来下笔,而是根据前辈的思想和经验来与读者分享。肯定会有人赞同,有人反对。有人甘之如饴,有人嗤之以鼻也是平常!物换星移,沧海桑田,世事无绝对。是非对错也只有历史才能证明!人们的思想不停的在探索和改变;历史的进程也是永无止息的。。

“我可以不赞同你的意见,可是我会誓死维护你表达意见的自由”是“言论自由”的最高境界!说易行难。政府有责任在维护民间“言论自由”时表现公平,而不是一昧恐吓,打压。以免在失去政权之后,才惊觉言论自由的重要!马哈迪就是个典型例子。反对党也要坐言起行,在要求执政党给予“言论自由”的同时表现宽容。人民也就会相信当从政者尊重“言论自由”,人民才能真正的享有“言论自由”。

匿名 说...

没年轻的激情,何来有向霸权抗争的勇气?也许十年二十年后会为当年的无谋而叹息,国家的未来却是由年青人推动。

马华以谴责黄明志个人的低俗,一方面扮演华社里维护社会和谐的缓冲者,另一面又向精于玩弄种族主义的巫统主子明志,两面讨好,何乐不为?只可惜一味避重就轻,不深究造成我国越来越种族化趋势和成因,徒然看着各族关系在高举种族主义的份子的操弄下日渐分裂,无能扛起制衡国政里日渐倾斜族群政治天枰的责任,难怪会搞得人心背离。

空言自己站在道德制高点上,俯视一般市井小民多为黄明志的坚强后盾,悲叹拥抱道德换来是失去在民众里话语权,一切皆因一人独醒而众人皆乃痴愚之辈?低俗并不一定等于不道德,不信且看一般俗人里有几人都能在日常生活里言行高雅?虚伪才是真不道德!

没有民众的支持就妄别想拥有话语权。刻薄说一句:就算马华你想拜主子做爹,也要别人心甘情愿认你这干儿子!

Yu Fuqi 说...

张前辈。

您的文章一直是学长和长辈们推荐后辈们多翻阅、学习的本地中文杂文模范。

只是没想到后多年后,您也向我们这些后辈们提供您最乐于反讽的“见虎烧香 . 见兔开枪”的活教材。

诚然,打到国阵非道德,而是高于道德;同理,专挑软杮子来修理也非不道德,只是谈不上高尚。同样逻辑,批判议题现象,不引导阅听人反思议题背后的政治和社会结构弊端,同样不涉及“非道德”的价值判断,只是关乎题材格局大小、高低的评价。

请恕我直言,当您在此篇文章挖苦挺黄明志和挺加码的评论人用“国阵的鹰犬,马华的打手”来标签您时,你也同样陷入了用“话语霸权”来标签这群评论人的巢臼。

另外,评论人是纯粹“挺黄明志和挺加码”,还是借“黄明志和价码”现象来批判体制的伪善和双从标准,呼唤群众对体制的不合理进行反思和诉求改变也还有探讨的空间,因此,我很讶异您也陷入您自己所不齿的“非黑既白”的二分法思维。

跟了您的文章多年,每一次您的笔触“砰”的一声,我都在惦念,坠落的,是老虎还是兔子。只是,多年了,笑面虎安然无恙,还屡屡在您的部落格成为文章的座上宾,兔子却横尸遍野。

希望我的回应不会成为让你耿耿于怀,急于写另一篇文章“洗刷一番”的“话语霸权”。请明察,我可没有能与百万读者沟通的《沟通平台》,就算有话语,也建立不起霸权啊!

Yu Fuqi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匿名 说...

呵呵。张老想用对黄明志道德境界的讨论取代对蔡细历道德境界的讨论吗?

张木钦 说...

蔡细历的私德缺点不可能被取代,也不可能掩饰,必须靠他自己的服务和贡献来弥补,做到“瑕不掩瑜”就是。

moot 说...

张老丢出个郭冠英这个可圈可点的套,难怪有这么多人中招。

我想没几个人看了之后,会认真去思考郭冠英事件背后的“道德vs政治”的问题。 张老其实也没给你们踩陷阱,文中说了 :“他在外交部工作,派驻加拿大”,而且也说了两蒋时代vs 现代的分野。

郭冠英是个“官”,拿国家薪水的。而另一方面,他却还使用范兰钦这笔名去行使言论权。这在两蒋时代很正常。不过这和台湾闹得很大的国务费阐释不清的问题是一样的。

政府官员可以私下用笔名行使言论权吗?

至于说黄明志“伤风败俗“,那也很有趣。不是马来西亚有趣, 而是人类社会很有趣。想当年,舞狮可是”社团文化“ ,不登大雅,不知何时开始,”居然“变成了”华粹“。

moot 说...

要澄清一点

“政府官员可以私下用笔名行使言论权吗?", 是针对政治性的发言。

发表学术或是文学性质的文章,不包括在内。

匿名 说...

黃明志那種做法,實在不值得挺,更別說疼或惜了!

但說到要用法律對付, 卻很難叫人不為他說幾句公道話...

說到底 --

他本來不算什麼,只是被政治人物利用來搞屎的一枝棍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