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31日星期日

现在的人怎样过活?


今天5.31是世界禁烟日,看到那些警告图片好恶心。


以前的烟盒设计精美,是儿童搜集的珍藏品,也有大人用它来做成手工艺品,但烟客不重视烟盒,用完即丢,似乎也不重视烟价。


今天的烟价,比起几年前我放弃香烟时,又贵了一大截。如果每日一包20支装,每月的花费正好超过我几十年前入行时的底薪。60年代我开始买烟时,市场上的名牌每包是2元,20支。我买的不是名牌,只一块多。


吸烟被视为罪恶,烟草税是罪恶税,政府抽重税不手软。几十年下来,税上加税,香烟售价起了又起。奇怪,算起来也没起多少,大概是56倍吧,可说是小市民消费品中,除了鸡蛋之外,通膨率最温和的了。当然,这是指本地。


我发现烟草厂商是少数愿意偶尔承担增税成本不转嫁的厂商之一,而且在种种政策的“打压”下,每年还能大赚,派出丰厚的股息,不像有些行业,好久难得起税一次,起税一分就大喊吃不消,一定要转嫁10分来弥补,趁机大赚。所以,要选举“经营之神”的话,我一定选烟草公司的营业经理。


我说香烟起价最少,是相对而言。不防拿几样小市民的消费品来比较:


譬如搭巴士,当年短途5分或10分,现在不论长短,上车一律1元以上,也是10倍。


譬如租房,单身汉租个房间每月30元,现在听说300以上,是10倍。


假如不搭巴士,不租房,自己买车买屋又如何?


比我早几年买屋的人,在孟沙区、旧巴生路、怡保路一带买单层排屋,价钱介于800012000。我买的是17000。现在不只10倍了吧?时下年轻人买屋付的10%定金,就足以买当年一间屋,不必贷款。


汽车呢?当时小市民最爱的牌子是“福士伟根”,包上路是5000元。初出道的日本车如多裕达3000多。如今福士伟根是天价,多裕达则不只起10倍。


讲了这样多10倍,也顺便透露一下:当年的临教月薪148元。我入行试用期满起薪240,很受人羡慕。不知当今的年轻人入行时,起薪有没有起10倍,达到月薪2400


探听之下,原来还没有。可是看当今的年轻人工作不久就买车买屋,活得光鲜亮丽,真佩服他们的本领,不知他们是怎样张罗的。


我可以过日子,因为不必供车供屋。但近年来沦落得经常看医生,而且是专科。专科诊费也论大小牌,一般在100元以下,不包括药费,觉得是一大负担。


令我惊奇的,是有人送小狗去看兽医,费用居然不少过我看“人医”专科!


但这还不是最大的“文化震荡”。最大的震荡是近日看到广告说,某名歌星要来演唱,入门票从100元到438元。即是说,买一张远在天边的便宜票,就超过我看医生的诊费。还有,看医生当然是一病人,陪伴的不付钱。听演唱就很少独行怪客,如果是一双双,甚或一家大小,买的又是贵票,那就超出我这个井底蛙的想象,我对现在的人就更佩服了。

5 条评论:

朱刚明 说...

In those days, hardly anyone willing to lend you money , unlike today where money supply is aplenty. As long as you have a steady job or income, there's no shortage of money lender or banker willing to 'help' you. That's why youngsters now can enjoy more luxuries than their older generation.

匿名 说...

苏丹街有间粤丰杂货店,傍晚关店后,五加基就摆卖鱼丸粿条。鱼丸,鱼饼,鱼丸云吞,鱼皮札,猪油渣,芽菜生菜加上粉底,聚宝盆似的,香喷喷一大碗,红辣椒任你舀···吃得一脸是汗,才收三角。

现如今,鱼丸,粿条加几片鱼饼,瘦身得离谱,索价四元五角。谁知是多少倍?

又要提一提釀豆腐,七分半一件暴涨到现在每件八角。

上述两种小食,吃着就像嚼自己的肉似的!但顾客依旧多到站着等!

哈哈,俺说的旧价,是四五十年前的事了!

匿名 说...

现在的生活很难挨。。。。。。

最可恨的是日常食用品无故静悄悄起价兼减料。

King Kong 说...

一般的IT毕业生都可以在跨国IT公司拿到RM2400的起薪了。

匿名 说...

King Kong 说...
一般的IT毕业生都可以在跨国IT公司拿到RM2400的起薪了。

2009年6月1日 下午5:25
------------------------
真的嗎?我認識好些IT畢業生,起薪也只是千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