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8日星期五

还配称民主吗?


霹雳州议会争夺议长宝座的过程,令国人颜面尽失。


一向来,我们还有点自豪,觉得我们多少传承了君子国的风度,特别是在议会里。我们对所有代议士,不管来自什么党派,不论资历如何,一律尊称“可敬的”,而且不直呼名讳,只以选区代之,进退揖让,彬彬有礼。


我们对可敬的议员的要求是,讲话尽可慷慨激昂,用词要高尚得体,不偏离“议会用语”;动作尽可虚张声势,行为不能逾矩,时刻遵守“议会常规”;议事尽可唇枪舌剑,一切不离“会议程序"。总之,一切依法办理。


如今一切都被践踏于脚下。可以骂粗话,可以不依常规,可以不守程序。


没有了法治,还有民主吗?


我们曾经以高雅姿态讥笑台湾、南韩、印度的议会像巴刹,议员不似议员,倒像街头流氓,推挤扭斗。我们也曾高雅地说了一些话,如今我们自己变成狗屎。


我们看到一个副议长可以废除正议长,在武力配合下,把合法议长硬生生拖出去,让另一个人(非议员)沐猴而冠,那是丑的经典。


我们看到公权力偏向一边,场内场外,毫不掩饰。


我们只有三个字要说,就是不服气,不服气,不服气。

27 条评论:

高猪 说...

我只有两个字要说,就是丢脸,丢脸,丢脸!!!

匿名 说...

大家一定注意到附图配的太经典了!霹雳人民团结一心,奋斗到底!

路見要鳴 说...

这里是缅甸吗?
怎么让我想起昂山淑枝!

我们要谨记今天所发生的事,
要让他们在来届大选,
赏识强奸民主民意所面的后果!

匿名 说...

不像話!!!!!!!!!!!!!

匿名 说...

不知张前辈是否有意考虑响应大马部落客群号召, 将部落格背景改为黑色?

Perng Shyang 说...

我也有三个字:真不该!(请用港式华语来念!)

Yan Cheng Cheok 说...

还能说什么?下一届,给国阵倒。

匿名 说...

看来,他们已经选择了霹雳州---作为国阵集体埋葬的坟墓。

匿名 说...

唉!脸是人家给,架是自己丢。羞家!

匿名 说...

沐猴而冠

衣冠徒具沐猴形
我自長歌訴不平
狠撻皆因批亂孽
浪吟非為佔時名
既違法理兼違義
祇重權謀不重情
釜內游魚難久永
張張選票即柴荊

註:
﹙1﹚沐猴而冠:沐猴即獼猴。獼猴戴帽,徒具人形,比喻外表装扮得很像樣,但本質卻掩蓋不了。常用來諷刺依附權勢、竊據名位的人。《漢書‧項籍傳》:“人謂楚人沐猴而冠耳,果然。”顏師古註:“然雖著人衣冠,其心不類人也。” 又《史記‧項羽本纪》節譯:項羽帶兵攻入咸陽,殺了秦二世子嬰,燒了秦朝的宫殿,收拾了秦朝許多寶貝財物就准備回去。有人勸他說:“關中這個地方很險要,土地肥饒,可以建都稱霸。” 項羽見宫殿都燒毁了,又想着趕快還鄉,說:“富貴了不回家鄉,就像穿著錦繡衣服在黑暗中行走一樣,誰會知道呢!”勸說的人嘆道:“人家說項羽像隻戴着帽子的獼猴,徒有虚名,果然不錯。”

沐猴而冠,徒具人形,虛虛妄妄,到底非真人實相;對於這種現象,我衹能長歌當哭,以詩歌來哭訴胸中不平。我吟詩來狠狠鞭撻,是要批判亂臣賊子,卻並非要在這非常時期嘩眾取寵,寫些詩篇來藉此佔取虛名。這班佞人所做的不但有違法浬,亦有違公義;他們衹注重權謀卻不理會民情。他們就像在鍋內水中優游的魚兒,想來必難久活,因為選舉一到,張張選票就是烹魚的一根根烈火柴薪。

张老:

我上面的那首歪诗是三天前写就的,刚才浏览你的部落格,赫然发现你文内有「把合法议长硬生生拖出去,让另一个人(非议员)沐猴而冠」的一段文字,与我三天前拟的诗题《沐猴而冠》竟不谋而合,你说是巧合还是「※※所見略同」呢?

匿名 说...

你们跟我听好好来:

霹雳州民联政府,我照样可以用炸药把它炸个粉碎的!

不信?我完全可以令你们心服口服!呵呵···

匿名 说...

我看到一党独大,操纵一切。行政,司法,执法,从上倒下,由里到外,都忠于那大党

他们都是现有体制下的利益集团。对内,他们以种族尊严与利益来凝聚族群。对外,他们以官位分配来拉拢其他种族政党。

我们要思考,如何打破这个局面。

匿名 说...

气急败坏的政客

谁见过好下场的




穷凶极恶的政权

你见过长命的吗

匿名 说...

那些君子都是狼扮成的

不幸的是 那只鸡

Jacaranda 说...

前輩:
多日未見高論,龍體可無恙?

匿名 说...

没有别的话。向张老请安!

张木钦 说...

贱躯微恙,不足挂齿,谢谢关心

大米 说...

张老,9天没有看到您的文章了。您还好吗?

Jacaranda 说...

前輩:

多多保重!!

匿名 说...

张老保重!
早日康复!!

Investment Blog 说...

非常的无厘头的政治,只会发生在马来西亚。
1Gadget

匿名 说...

张大哥,我在等您的文章,别让我望穿秋水,祝安康。

匿名 说...

惦着您老的文章
惦着您老的健康
盼着投出的匕首
横刀立马现沙场

愿张老硬硬朗朗!
【水梅】

匿名 说...

等得頸都長了...

匿名 说...

祝張董狐木欽老早沾勿藥

凌雲筆下寫端詳
直似春秋現代章
一眾庶民爭捧誦
四方政客慘鞭傷
總期驚醒南柯夢
同舉歡娛北斗漿
二豎不應纏老漢
好教見虎再燒香

期盼張老早沾勿藥,好讓我們能再讀到《見虎燒香》般的好文章!

匿名 说...

祝張木欽老早沾勿藥

凌雲筆下寫端詳
直似春秋現代章
一眾庶民爭捧誦
四方政客慘鞭傷
總期驚醒南柯夢
同舉歡娛北斗漿
二豎不應纏老漢
好教見虎再燒香

註:
﹙1﹚凌雲筆:筆力矯健。

﹙2﹚南柯夢:唐朝李公佐《南柯太守傅》寫淳于棼夢到槐安國,娶了公主,當南柯郡太守。後出征失敗,被遣歸而夢醒,在庭前槐樹下尋得蟻穴,即夢中槐安國都,所謂槐安國即樹南枝下另一蟻穴。後以“南柯夢”等指夢裏繁華或繁華若夢。

﹙3﹚北斗漿:以北斗為杯盛的酒。北斗,在北天排列成斗形的七顆亮星。《楚辭‧屈原‧九歌‧東君》:“操余弧兮反淪降,援北斗兮酌桂漿。”

﹙4﹚ 二豎:指病。春秋時,晉景公得病,去請秦國的醫緩來治療。醫緩尚未到時,景公夢見二豎子﹙兩個小孩﹚在談話。一個說,請來的是個良醫,我們該怎麼辦?另一個說,祗要躲到“肓之上,膏之下”去,他也拿我們沒辦法。醫緩看了病,說道:病已無可醫,它在肓之上,膏之下,“攻之不可,達之不及,藥不至焉,不可為也 ”。景公稱他為良醫。見《左傳‧成公十年》。

﹙5﹚見虎再燒香:《見虎燒香》是張木欽出版的一本針砭時弊的散文集。

你用矯健的筆去針砭時弊,你的文章簡直就是現代的《春秋》。大家爭着去讀你的文章,在你的文章中,各方的政客都慘被你鞭撻得傷痕累累。總希望你的文字能鞭醒他們的迷夢,要能這樣就值得我們共舉一杯。疾病不應糾纏你這好老人,好教我們能一直讀得到好像《見虎燒香》文集內針砭時弊般的文章。

20.5.2009

guilotine 说...

先生别来无恙!先生这么多年来音信杳然,想必在流花亭的高山流水与鸟语花香之中流连忘返。如今重出江湖,让晚辈喜极零涕之同时又深感无地自容。喜的是民间得一高人拔刀相助
,仗义执言。从此恶霸政客,宦官奸臣将无所
遁形。悲的是突显了晚辈们的无能与无奈,还望先生海涵。
先生在江湖中为民除害的同时,请多多保
重龙体。必竟今日奸臣当道,恶霸横行,还是小心为上。
祝: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