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6日星期三

警官反被贼绑了

新山一位警区主任在家睡觉,匪徒破门而入,把他五花大绑,从容搜掠而去。


这段短短的新闻给人很大的想象空间:平日威武的警官被绑之后,是直挺挺站立怒目而视?是脸无惧色骂个不停?是萎顿在地?是瑟缩在一个角落?是被贼踹了一脚倒地不起背朝天哎哟哎哟叫?……想到这些,心里总是发痒,一痒就忍不住笑了出来。


无论警官被绑后的姿态如何,患上嘴硬症的大官们不出所料都说:警官被绑,无损警察形象,无损民众信心。


民间却是一片哗然,一人一句,哗然中有一句最响亮:警察连自己也保不了,我们还有什么期望?


警察自保还是可以的,不可小看他们。但民间能有什么期望?其实,民间态度出奇地积极,不知从哪个年代开始,大家都说求人不如求己,他们或自组织巡逻队,或聘请保安人员,或花钱在后巷设栅栏。关于设栅栏,官府说,那不合法,栅栏必须拆除,因为保护一条法律比保护人民安全更重要。


警民对话也流行起来了,总是变成诉苦大会,警方听多了,不知会不会觉得自己窝囊,至少应该很了解民间疾苦了,但是不是有“感同身受”却是另一回事,好像都是虚应故事,船过水无痕。


怎样才能让警察们感同身受呢?于是我心中有一个阴暗的念头:警官被贼绑的活剧,多来几宗吧,如此一来就可以让警民共体时艰。“共体”就是共同体验被抢被绑时那种恐惧和不安,而不是我体验,你说风凉话,说我们的犯罪率最低,破案率最高,教导我们要如何小心门户,如何采取措施防盗。警官被绑的事已证明小心门户不济事,防盗也多余。


只要警民都身受其害,抓贼也许会更积极,治安可以改善,小民也托警察之福,得享太平生活。


可惜想得美。


在“新山警官被绑”的新闻中,同时交代:警方立即出动,逮捕了三名嫌犯。第二日新闻,又逮捕另三人,大概是破案可期了。


这就是说,警官被劫,立即破案。小民被劫,望天打卦,太平世界还是不会到来。日前在一次警民座谈会中,会众说,有大半的罪案没有投报,因为人们知道那是白费气力,报案时还要受刁难。


大家都说治安不能靠警察了,那么,警察是做什么用来的?

7 条评论:

kite... 说...

大家都说治安不能靠警察了,那么,警察是做什么用来的?

用来顾树和射水炮

ah shin 说...

用来摆的。。。

Perng Shyang 说...

用来抓文人的!

匿名 说...

用來蛀米的!

ah shin 说...

现在多了一样功能。。。
用来拖走民联政府代表

匿名 说...

在特定情境下,匪徒和警官之间的界线是会搅浑的···谁把谁绊倒有时靠点运气。

这回倒霉的是警区主任,‘造访者’若是明知故犯,那就非靠运气,而是靠智勇吃糊了。

不恭敬说一句吧,警民互动不如先放一放,警匪的智慧是不是可以互相交流交流?

甚至对掉一下!呵呵【水梅】

Yan Cheng Cheok 说...

欺善怕恶,是大马警察本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