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4日星期日

马华与华文报刊


马华总会长翁诗杰报警调查华文《号外周报》的消息,乍听之下有点愕然,尤其是所援引的是圈内人闻之色变的《印刷及出版法令》和刑事法典,更令人侧目。


不过,仔细想想,这又有何不可?任谁都可以援引国家的法律为自己维权,马华总会长当然不例外,不需要对天下人解释什么。


再翻转过来想想,毕竟这还是新闻。因为在印象中,马华领导如此严厉对付华文报刊,这是头一遭。我说“印象中”是根据个人老化了的印象,因为我几十年来涂涂写写,对马华领导颇有不敬之处,结果连个电话也没有来,在此要补说一句:多谢包涵。同行之中,也没听说有谁因为骂马华而被马华修理了。一般上,我觉得“骂马华”就像骂美国总统一样安全。


别的不敢说,至少有一位马华领导很令人怀念,写评论的朋友应该都会同意,他就是当年的代总会长梁维泮。老梁可说是历任总会长之中,被摇笔杆的人修理得最呛的一位了,尤其是在一些三日刊的操弄下,他简直变成了过街老鼠。然而这位牛一般的老梁埋头党争,战斗犹酣,完全不理会报纸上写些什么。


他可以被封为“最尊重言论自由的马华领袖”。


当然,老梁在那种情况下,要管也管不了许多,他的情况是例外。除了他,忍功一流的林良实,对报刊的批评也一样忍得。把梁、林两位指名道姓,也只是印象较突出而已,没有特别意思。总体的感觉是:马华自总会长以下的领袖们,一般上对传媒还算宽容的,不像早期的林吉祥和行动党那样咄咄逼人。


马华领导们对华文报刊为什么这样“好”,得空不妨猜测一下。当然,是以最高的善意来猜测:


·可能马华领导比较能尊重言论自由。


·或者,他们以华社大家长自居,站在家长的高度,对家庭内的小打小闹看成家务事,以和为贵,不太计较。


·再或者,他们有负疚感,因为在政府内面对跋扈的政治对手,对华社很多事情无以交待。


·领导人的政治性格特强,做人比较“四海”。如果是书生性格或性情狷介,就没那么圆融。


不管什么原因,马华领袖们能够对处境艰难的传媒多一点谅解,终究是是令人感激的。毕竟,马华在政治上的处境,与华社的处境,以及华文传媒的处境应是“同病相怜”的,互相责怪有时是难免的。假如马华在改善传媒的处境方面无能为力,在对付传媒方面却是有风使尽,那就很令人遗憾。


翁诗杰总会长对付华文报刊的权利无可置疑,但他是公众人物,我们对公众人物的行为也有权好奇一下吧。


我的好奇是:翁总这么做结果会是什么?如果他成功地告到《号外》罪名成立,甚至被查封,那将是一项纪录,然而这项纪录,在翁总的政绩中,应该怎样评分?

7 条评论:

路見要鳴 说...

当年我支持他捍卫反收购报业之行,
803马青事件,我引他为傲,
然而,沧海桑田,十年人事几翻变,
我不敢说自己是正义之士,
不过我还是原来的我。

他呢?唉。。。。。。
权力真的能使人腐败,
在日新月异的社会中,
禁了周刑,禁了无边疆的网络吗?
我们真的痛心,
他的字典现在没有放下“那两字“,
内斗内行,说的是自己,
有胆量应该去诉口不遮言的前锋报!

匿名 说...

唉,老毛出道之初,也是满腔爱国情操。。。

匿名 说...

屁股决定脑袋想法

扳机决定子弹去向

抢坐高位为虎作伥

翁蔡翻脸就为这个

呵呵

huichun 说...

权力使人腐化,
绝对的权力会让人绝对的腐化。

总会长对大马”媒体自由”和“言论自由”示范了最大的伤害。

Jacaranda 说...

前輩:

我在報界比您資淺,對歷任馬華總會長的作風和人格也略有認識,讀前輩此文,心中有莫大感慨!

以往我們批評梁維泮二毛子,罵林良實霸佔高位數十年毫無建樹,責黃家定存心建立黃氏王朝……尤其像號外周刊那類八卦雜誌或報刊,常有許多令讀者看了很爽當事人很生氣的評論,但就像您所說的,沒有一位馬華總會長出來報警捉人。

以前這些總會長,盡管政績未達到華社期望,也還是做大事的人,心胸寬弘,哪會去計較報刊說了他什麼壞話。

匿名 说...

只見翁總心胸日益狹窄,難有容人之量,華社的悲哀,難怪有人直批他只能當一屆總會長

匿名 说...

现实就是,如果那个XX凤稍有权力,她会说“笑骂由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