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8日星期六

槟城豆蔻村钉子户


豆蔻村人少声音大,因缘际会,拆迁的事一时闹得远近闻名。

村民一开始就高调出击,争取最佳利益,人之常情。他们看来有恃无恐,原来后面站着一些大哥,有诚心相助的,有搞搞震的,新政府害怕政治上失分,左支右绌。

在州政府斡旋下,发展商的拆屋期限一展再展,最终谈出一个方案:每户赔偿一间双层排屋,面积1400方尺,地契99年,市价50万。

哟,这么“好康”的交易,真羡煞人。多少人为了一间小屋,供到人老屋也老,卖了也不值50万。

这样的赔偿是前所未见的手笔,原以为豆蔻村民会放鞭炮庆祝争取成功,谁知他们养牛人家,眼大心大,对50万的排屋不看在眼里,商量之后,黑着脸拒绝了。

他们要的是每户赔偿350万!

哇塞,350万!有梦最美,希望相随,祝他们好运。

在城市发展过程中,拆迁的事看多了,往常见过稍有人情味的,是赔一单位的廉价租屋,面积500方尺,可以避风雨;有的是给一笔搬迁费,居民自行安顿。

最绝情的,是张贴一纸庭令,限期一到,依法行事,怪手开来,镇暴队护航,三扒两拨,夷为平地,任你呼天抢地,指天笃地,流血冲突,最后还是一场空。

也曾有大型木屋区的搬迁,纠缠经年,难分难解,连老天爷也觉得不耐烦,于是在某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天降大火,整个地区烧成灰烬,干净利落。

拆迁是个难解的结,牵涉法理人情,这个结最好是个活结,最终还是要打开。如果打成死结,那就会落得好像“哥狄翁”结的下场。

这是一个故事。话说从前有个国王,用绳子打了一个千年无人能解的结,叫做“哥狄翁”结。千年之后,出了个亚历山大大帝,他来到这个结前面,挥剑一斩,千年死结就这样解开。

亚历山大最好别来豆蔻村来挥剑。

5 条评论:

臭虫 说...

他们的胃口真的开大了...

guilotine 说...

国阵这个前朝政府,在豆蔻村拉了一堆屎,留给民联。眼睛不够亮的就很容易受到误导。以为林冠英处理不当,其实以下例子可看出国阵
在处理土地问题上的双重标准。
民联执政霹雳以后,立刻处理新村永久地契问题。国阵中央政府马上露出小人脸孔说:“州政府无权发出永久地契,因为抵触国家土地法典云云。。。。。。。。。。。。。。
今天,豆蔻村事件,国阵说:“中央政府不插手槟州豆蔻村风波。。。。。。。。。
你们说,天理何在?

维雄 说...

发展现在不妥协,收回之前的赔偿建议了,现在真的不懂怎样收科了。

多谢前朝的努力不懈。

ah shin 说...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匿名 说...

我们的木屋村不叫豆蔻村,也不在槟州,面对迫迁时,接到“拆屋纸”的单位就超过一百家。
惶恐的居民集合到空地上,商讨对策时,除了推举的代表之外,没有大声放话的。因为知道噩运已降临。
居民除了找当朝yb代为请命之外,根本找不到“谈判”对象,更谈不上讨价还价···拆屋期限一到,神手三几下就把偌大一个村子,搅得满目疮痍···
没有任何“安顿”计划,就像赶走一群鸡和鸭那样。
住进廉价组屋时,已是四年後的事,那是还得分期付款买的···
豆蔻村的事件叫人唏嘘不已。
心想,我们雪州和平村,如果也在3·08国阵倒台之後才拆迁,不也是个百万之数么?

唉···早该倒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