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4日星期二

集会游行得失番薯账


俺老夫生逢乱世吃得番薯多,俚语说,吃了番薯,会算不会除。因此,对于上周末集会游行得失的一盘账,看得糊涂。

长官爱民,很快就算清了那天给商贩造成的损失是二亿元。

依照番薯算法:怎么会损失二亿,而不是赚二亿?即使不赚二亿,也该多少有赚头,理由是:做生意嘛,人潮就是钱潮,难得有二万人进城,吃喝拉撒,处处是商机。(别忘了,上厕所拉撒要付钱)。

或者说,这些人是来游行的,不是来消费的。

没错,要来呈文告御状嘛,游行路线是从某个点到皇宫。老夫当年参加佛诞烛光游行正好走过这路线,人群慢慢走,不消两个钟就到头。

游行是下午开始,较早进城的人还有大把时间溜达溜达,然后吃午饭。试想只要一拨人进入小饮食店,或围上小摊贩,老板就忙翻天,那不就是生意滔滔了?

下午办正事,两个钟头后大功告成,还有时间逛逛大商场,顺便买些物品带回家。

任何番薯肚肠都会这样想:危机可以化为商机。但是有些特殊的番薯肚肠却要化商机为危机。

我发现好些商贩也是这样想的,他们估计游行会在一、两个钟头之后就过去,所以中午关店一阵避一避锋头,到了下午三时觉得没事了就重新开门,谁知过了不久“又乱了”。

这就奇了。人流如水流,既然已经流过去了,怎会倒灌?莫非有大山阻挡?

果然到处大山。不是有这样的诗句么:“万山不许一溪奔,拦得溪声日夜喧”。

不论溪流人流,有阻拦就有喧嚣,就会乱乱乱,就会塞塞塞。

在这里,老夫要改容向我们的警察部队的表现说一声“赞!”。那天看他们铠甲鲜明,威风凛凛,令人心折,尤其是放催泪弹的那个场景:一排勇士,面对千万大军,巍然不动,一声口令:一、二、三,点火!霎时间连珠炮响过后,硝烟漫天,炮弹落地,千万豆腐大兵抱头鼠窜,另一边厢水炮车开动,水柱如蛟龙出海,当者披靡。在慌乱中,我警英勇擒敌。

收队之后点算战果,计有:

一、拿得俘虏589。

二、彰显我警部队的威严。

三、成功转移民怨。

最后一点最珍贵。第二天的报纸就出现如此大标题就说:“市民呐喊:别在闹市中集会!”

也是是说,如今人人认定:市中的乱和塞,罪魁就是那该死的集会和游行,而不是因为万山不许一溪奔。大番薯啊大番薯。

4 条评论:

匿名 说...

那天下午進城,走這里block, 換另一條路又block,心里只一面罵無良政府!
反內安法令的同胞們是只管遊行,不管封路的。

陳不平 说...

直辖区部长拿督拉惹侬仄透露,根据他所了解,周六在吉隆坡闹市上演万人街头示威,要求废除内安法令的大集会,已经造成当地附近的商业活动深受打击。

他说,根据估计,当地商家蒙受过亿损失,相信有高达1亿至2亿令吉的损失。

我们不知部長有没有吃番薯,这条賬不知是从何算起?不平只以最筒單最基本最容易的算法,也算得出這是可笑的算法,若是有关部门的开銷也以部長的算法來算;那就乖乖不得了!

不平不知当地有多少商家,就算以一萬家來算,平均每一家几个小时的盈利豈非过萬,营业額就更加怕人了啊!那此处的商販,豈不是个个都是超级富豪。

這个二亿元的笑話,小学生也懂得其中的道理。更可笑及可悲的是竟有写部落格的朋友,把這二亿元引为数据。

匿名 说...

补充:当局非常有远见,星期五中午开始设路障,但没严查,只将通车量收窄,让堵在车龙的车民看看他们优哉游哉的模样。

维雄 说...

这次政府没有找普华永道来审核商家的损失吗?
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