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6日星期二

领袖顶头的最高领袖

刚结束的伊朗总统选举真令人看傻眼:造势、辩论、网络战争,都是我们所熟悉的花招,最出乎预料的是,候选人居然把家眷:妈妈、太太、姐妹也带出来,齐齐亮相,上台拜票,在这个保守的回教国家实在是匪夷所思。


很美国!跟美国总统大选简直是一模一样!回教国也有美式民主。


但是,竞选运动中除了四位候选人之外,还有一个美国所无的高大的身影,晃来晃去讲一些好像很无关紧要的话,但谁也不敢忽略他,报道中尊称他为“最高领袖”,名叫哈梅尼。


咦,总统制的共和国,总统不就是最高领袖吗?


在伊朗就不是。总统像演员,最高领袖像导演。谁出场,谁退场,导演决定。最高领袖代表的是宗教司理事会,是个永远的太上政府,他们批准(或拒绝)别人出来竞选,但他们自己不必竞选。


这个小常识不可忽略,尤其是这里一心一意支持回教党的华人。


昨日在报上读到一篇少见的、全心全意拥抱回教党的文章,激情澎湃,简直现在就在高唱《回教党来了苦变甜》的颂歌。


不知这反映多少华人的心声。不过更多人持着比较开放的态度,他们有两种说法;


第一:不让回教党做做看,怎知道他不好?


第二:如果回教党做不好,五年后把他拉下来。


第一种说法,表现了令人侧目的冒险犯难精神。


第二种说法,是令人苦笑的天真。


回教党是向伊朗取经的。


近来回教党党主席哈迪提出了回巫联合的课题,长老聂阿兹毫不容情地直斥为“废话”,或“巫统的傀儡”。


聂老凭什么气粗粗?因为他是长老理事会主席。假如有一天,回教党美梦成真,执政中央,建立了回教国,哈迪成了首相(或总统),聂阿兹就是最高领袖,地位等同伊朗的哈梅尼。


可忧的是:当回教国建立起来之后,还能不能容忍我们奉行的这部世俗的国家宪法存在?现在的选举制度是不是还一成不变?


别的不说,一旦成了回教国,以教领政,长老理事会便是太上王,谁出来竞选公职都必须由他们批准,这就会出现以下的情况:


五年后,我们发现哈迪对不起我们,我们要把他拉下来,另选一位阿旺上去,然而,提名结果,哈迪被批准成为候选人,阿旺资格被取消。你要怎样把哈迪拉下来?


还有,你要怎样把位高权重的长老理事会拉下来?


回教党来了,不会苦变甜。


请神容易送神难。

4 条评论:

维雄 说...

我倒是希望回教党与巫统蛇鼠一窝,到时候才来和国阵却一死战。

到时候马华民政的立场...哈哈哈啊哈哈。

匿名 说...

那边举剑举刀!
这边砍手砍脚!
谁敢乱乱投票?
你还要命不要?

以为鸡啼破晓,
以为狗吠贼逃。
选民何曾料到,
落得鸡飞狗跳!

匿名 说...

qe12

匿名 说...

old uncle.
this also cannot,
that also cannot,
then who to v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