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9日星期一

女佣雇主各凭造化



把女佣虐待成新闻报道的那个样子,实在骇人听闻,怪不得女佣的祖国要出头为她讨公道。

穷家女孩飘洋过海,遇上如此变态雇主,委实苦命。她的祖国以为这就是出国女佣的普遍遭遇,不准再让她们出来受罪,则是误会。

不是全部女佣都坏运气,至少我见过的一些好像过得不错。

每天晨运,在半山的洋楼区,我总会遇上一两位印尼女佣在遛狗。她们牵着狗儿慢慢走,狗儿东嗅锈西嗅嗅,撒一泡狗尿,或屙一坨狗屎,继续走,她还细声细气和狗狗说话。遛狗是她工作的一部份。遛狗的女佣,悠闲得像个富家小姐。

有时,跟着狗的脚步,慢慢踱到另一间洋房前,里面的外籍女佣正慢条斯理地扫庭院的落叶,看到同乡来了,手中扫把一搁,隔着篱笆就聊起天来。

也有正在洗车的女佣,看到朋友来,索性关了水喉,开了门出来在路边叽叽喳喳,狗儿乖乖在一旁蹲着。

这些人神色从容不迫,不像有做不完的工作要赶,路上遇到人笑脸相迎。

此外,每个星期天早上,某洋房的一位菲籍女佣打扮得端端正正,准时出门,走向车站,她笑着对我说早安,问她是不是上教堂,她说是。

因为她,我以为女佣周休一天是人人有份的,现在才知道不是,政府正在修法规定女佣周休,却引起雇主的担忧和强力反弹。

以上是在富人区外边所见。至于深宅大院之内发生什么,当然看不到。

除了大户人家理所当然要有帮佣,像我这样住小屋的人家,也有请外佣的。邻近有一家三代人分住两处,只请一个女佣,忙完这边忙那边。有时晚上我已经准备熄灯上床了,还听到邻家女佣在洗刷院子的地砖,不知几点才休息。

第二天,她肯定要早起,因为要为小主人准备早餐,服侍他们上学去。然后又是一天做不完的工。她的神色与半山区的女佣大不同,连打招呼都是匆匆忙忙的。每天只听到主人吩咐这个吩咐那个,她口中答应手上忙不停。

让一个人每天忙十多个小时,每周做足七天,已是剥削到很不人道。如果还要像报纸上所说的毒打虐待,简直是匪夷所思,人性怎地如此丑恶。

于是我有个奇想,是不是虐待人也可分为大气和小气?

大气的虐待是不会小气巴拉的克扣佣人的伙食,不会逼她们整天忙不停,因为家里帮佣不止一个;不自失身份打骂,甚至对她们很礼貌。但是一发恶,就是性侵。

小气的就是报道中的又打又骂又泼滚水又不给饭吃,把满腔不正常情绪完全发泄出来,曝露了自己的没教养,没文化,没人性和残忍。

女佣与雇主都是人,那么,雇主有大恶人,女佣难道个个是善类?

常常听到家有女佣的朋友叹苦经,原来清女佣也是很受气的事。

但是,最坏的当然不止是受气,而是屡屡报道出来的种种,如女佣虐待小主人,甚至发飚攻击雇主,酿成血案。更常听到的是女佣潜逃,偷窃,懒惰。

所以,一个女佣进入某家,是好是坏全靠运气。一个雇主要让一个陌生人进屋,也得靠祖宗显灵,不要引进凶神。

假如有一天政府心血来潮,举办一场“诉苦大会”,东边坐的是众雇主,西边作的是众女佣,大家尽情倾诉,你苦没我苦,一个千奇百怪的人世间顿时展现,让我们拍案惊奇。

7 条评论:

君子汉 说...

你好,我路过。

看到你这一篇文,正中下怀。

有些事情是没有绝对的,除了你的女佣和雇主,还包括学生和老师、员工和上司、商人和客人,甚至是警察和报案的人。

要建起一个和谐的社会,最重要的是如何打破不信任和不尽责,还有尊重别人的情操。

guilotine 说...

虐佣事件虽为个案,但香港的虐佣雇主是华人,新加坡的虐佣雇主也是华人,马来西亚的虐佣雇主又是华人。希望不会变成“丑陋的华人”才好。

匿名 说...

外来女佣不会来留言,我们可以不必期待。

家里雇女佣的网友,何妨说几句!!

匿名 说...

雇主和女佣关系和谐的

自然无须多说

雇主和女佣关系弄僵的

不知从何说起

-siewchoon- 说...

女傭也是人家的孩子啊。。。

匿名 说...

如果请女佣苦,那又何苦请女佣呢?

匿名 说...

张老!您还好吧?都等着您新的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