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7日星期日

拔毛不成,烧了猫须

真是雷声大雨点小,民联的成绩令人大跌眼镜,国阵的成绩也令人大跌眼镜。

这次砂州选举,说是最有看头倒也不错,但是最精彩的部分是过程,不是结局。

过程中,万人空巷,热火朝天,旌旗乱,齐声唤,要拔毛。

即使到了开票前几个钟头,依然“捷报”频传,变天有望?否决三份二有望?什么都不是。白毛轻骑过关,漏夜宣誓就职。他领导的国阵,稳稳掌控了三份之二的议席。白毛不倒,人民吃草,现在该是准备吃草的时候了。

轰轰烈烈的拔毛运动,到头来没有拔掉白毛,只是拔了白毛旁边的几条猫须。盘踞多年的砂人联,这次是老猫烧须。

行动党的席位翻了一倍,人联党的席位斩了一半。支持行动党的人有理由兴奋,但是支持两线制的人高兴不起来。 本人没有大格局,但看到回教党吃零蛋,暗暗称快。

两线制毕竟要靠公正党去削弱巫统,不是靠行动党去削弱人联马华。但这个身负重望的公正政党基层领袖狗咬狗骨,丑态毕露,不成气候,行动党虽然大发神威,但政坛形势又堕入那个老套:土著在朝,华人在野。

这种局面,马华一定看得心乱如麻。

砂州选举的一个正面结果,就是城市问题引起关注,首相要检讨和争取城市选票,好期待千头万绪的城市问题可以得到关注。


华人主要是城市居民,城市居民一般上都倾向反对党,而城市的华人表现尤为显著,原因当然很复杂。其中一点是他们面对的问题特多,每天都有令人心绪不宁的事。政府所有的施政,城市居民是首当其冲,包括加税、加价,还有各种的执法。如果政策有偏差,执法又有偏差,那就根本不用来问为什么。

以小事为例,在乡村地区,村民在路边摆卖榴莲,不会被取缔。城市就没有这种好世界。

八十年代马华有位领袖纪永辉下决心要在吉隆坡新街场竞选,那是个反对党的强区,但他不信邪,以为只要努力就可以打动人心,于是努力了几年,结果依然徒劳无功。有一次,他叹息说,只要市议会的执法队一出动,反对党根本不用竞选就胜了。

开票之夜还有一则新闻令人咄咄称奇,那就是打不倒的白毛,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漏夜宣誓就职,其猴急之状,前所未见,不知内里有什么玄机。

7 条评论:

xuezheng 说...

老白毛怕小白毛先下手为强,所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漏夜宣誓就职,霸好屎坑,小白毛就难下手了。

tongtong 说...

我也担心西马大选,马六甲马华也面对同样问题。到时可能州政府没有华裔代表。马华党领袖竟发表不中选,不接受委任。难道他们连上议员都不稀罕 ?

moot 说...

爽归爽, 回教党竞选议席都没输掉按柜金。 而公正党和回教党竞选, 只不过是下驷对上驷的做法。那些空降的公正党候选人,只有4 人输掉按柜金。

sheaming 说...

敢问小白毛是 ... ?

大米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大米 说...

小白毛是首相啦。

sheaming 说...

那小白毛的属意人选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