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0日星期日

反对赌球着力点错了

反对合法赌球形成声势,顺昌逆亡,没有人敢撄其锋,只有国老级的敦马哈迪不怕冒天下之大不韪,公开赞成,还有马华的蔡细历不会看风势,对开赌的事表示不反对。

马青就精明了,看准风向,公开与母会立场切割。为了赌球,马华就分出清流和浊流了,渭泾分明。此外,还有前老总YB翁诗杰,更指马华立场与民意对立,黑白不分。老翁也顺势反击友族领袖言论,说赌球是因应华人的需求,其实这无关华人的需求无,友族的言论对华人是间接的侮辱。

这里插嘴一句:曾有友族要全面禁止赌博和饮酒,我们跳脚说不尊重我们的权利,不尊重我们的文化;如今说赌博是我们的需要,尊重我们的权利,我们又跳脚说是侮辱。华人啊华人,表面上很坚强,内里却包着一颗玻璃心,那么容易破碎,那么容易受冒犯。

马华有人反对赌博,重振道德,可喜可贺,但是反风出自马华之内,倒也令人讶异 。我以小人之心忖度,这些人也许是为了挤兑蔡老总,却无意间连马华列祖列宗都骂了。

原因是,马华本来就是靠赌博起家。最受尊敬的创党元老敦陈祯禄,就是以博彩立党,当时他取得特许权发行彩票筹募基金,名曰社会福利彩票。

后来李三春搞马化控股,一把手陈群川为马化收购的重要资产之一,就是经营万字票的万能公司。陈群川也曾是马华总会长,在他从政之前,是云顶总经理,对本国赌博业的发展有重大的贡献,而马华党内也有不少人从经营万字捞到油水。

若说马华为了社会福利而发行彩票不算是赌博,那是强辩,因为陈志远也表明赌球所得悉数用于社会福利,自己分文不取,而且不等将来赚到钱才做福利,现在就先拿出五亿元来,然而社会并不领情。

可见马华的赌性是与生俱来的,不止赞成赌博,还曾是赌国大亨呢,那些在党内混得风生水起大富大贵的清流不可能不知道吧。

如今看风势举起反赌大旗,有点兀突。如果说“党归党,我归我,党自浊,我自清”,这样的自清法是太不够义气的,甚至可说有点奸巧,既要马华的富贵,又骂马华污浊。就像古人所说:“又吃纣王水土,又说纣王无道 。”

 突然想起,本人对他人的立场单单打打,自己又没有表明立场,实在也有点奸巧。好,就说了。我说,马哈迪赞成合法赌博有道理。

这不是讨骂么?不怕,鄙人微小得像尘土,不值得正人君子之骂。但我比敦马滑头,不说赞成也不说反对,因为那是我管不到的“俗事”。我也不学魏团长说“不鼓励”赌球,因为我不敢以天下为己任。

我要说的是:合法赌球没有如反赌人士形容的那么可怕。小赌罢了,没什么大不了。

不错,许多反赌人士包括魏家祥总团长就曾经目睹朋友因赌陷入绝境,深知赌博之害,也有过来人现身说法,诉说自己惨痛的经历。这些赌到倾家荡产,甚至家破人亡的血淋淋事例都确实存在,都不能否认 ,都是赌博所害。但用这些例子来反对合法赌球,是牛头不对马嘴。

理由:这些人之所以输得那么惨,恰恰就是因为他们赌黑市,不是赌“白市”。非法赌博可以无限注,可以赊账,更有阿窿随侍在侧,要钱有钱,易过借火,赌得没有节制,最后当然不可收拾。

合法赌博就不然。赌博公司担心输到脱裤,所以严格限制赌注,严格执行截止时间,不可能像魏家祥所见的一面看球一面加注,所以赌客输极有限,不可能倾家荡产。

就如万字票,任何人都可以随时在黑市为一个号码下注几千元,但是想在合法投注站为一个号码字下注一千元,恐怕跑遍全马投注站也买不齐。

最令人担心的是:有了合法赌球,非法的依然存在,变成两头烧。如果政府在开赌之后,有本事清除非法赌博,以合法取代非法,那么,合法赌博是救人而不是害人,至少可以救赎那些反赌人士所例举的悲剧人物。

反对赌球的人士,尤其是政党,应该倾全力向政府施压,全面扫荡黑市赌博,那才是重点,而不是倾全力反对合法赌博。

反赌的着力点显然是放错了,以后没有合法的赌,而黑市则继续存在,人们就继续无限制地赌,就继续发生各种各样的悲剧,继续付出沉重的社会代价。

没有大力反对非法赌博,只一味反对合法赌博,是伪善。

15 条评论:

林季 说...

反对合法赌球与反对非法赌球其实是一贯的,不是个体抑或命题抽离。就像谁都知道妈妈是女人,没有合法的赌,而黑市则继续存在,这些原本就应该被铲除;无视高调就有效,评议者不谈就不存在。

匿名 说...

我们的社会争的不是‘赌’,是其性质的合法或非法,是缴税或逃税的差异。当局两眼盯着耀眼炫目的税银猛吞口水之余,却不忘好心地禁止穆斯林涉足···这就反过来证明了赌博为害圣洁,是肮脏的玩意···那么,如何说明让肮脏的事物‘合法化’是有道德的呢?

匿名 说...

是呀,那些喊赌球合法化不当、赌害人不浅的YB,应该顺道公开要求政府关掉云顶赌场!难道因云顶赌场倾家荡产的人还少吗?

张木钦 说...

赌场还不是最可怕的。看过郑少秋的连续剧《大时代》吗?股市大崩盘时多少人跳楼。所以,应该关闭股市,因为丁蟹效应随时会来。

匿名 说...

原来我们华人只有两个选择,极端选择,在你的嘴里,我们没有“限量的赌”,不是全面禁赌,就是全面开赌。

反对禁赌就代表得支持任何模式的赌,就得支持全方位的开赌??
别说我在跳毛病,你自己看回你的文章吧。

如果华人“反对禁赌”在你嘴里可以成为“必须支持赌球,这是华人权利”,那么为了将”反对禁赌”进行到底,你是否应该吁政府尊重各地华人到底,开放赌博执照,让个州各地的人在“政府的监督”下开赌场,百花齐放?

支持或反对赌球各有各理由,但就别用什么“尊重”,说什么“华人自己反对禁赌,所以没有理由反对赌球”云云之类的借口,这真的是垃圾理由。

没有人支持非法赌球,非法赌球泛滥是警方的责任,别把警方不作为套在反对合法赌球的人头上,
说什么“没有大力反对非法赌博,只一味反对合法赌博,是伪善”之类的废话,别侮辱别人侮辱自己。

匿名 说...

樓上的評得好。張木欽此文才是牛頭不對馬嘴。

Yan Cheng Cheok 说...

匿名的啊,你的脑筋是不是闭塞啊?连一个小小赌球也容不下,可见你的心胸有多么狭窄。

想用匿名攻击我尊敬的张老?要就以真名实人,别做缩头乌龟,不然我攻击得也不痛快。

guilotine 说...

华人社会可分为“精神社会”与“现实社会”
两个层次。“精神社会”的代表性人物是林连玉。林连玉为华文教育,为民族平等,为民主人权与强权奋战直至教学执照被吊销而最终被褫夺公民权。因此,林连玉被华社推崇为“族魂”,为华社伟大的精神领袖。不论高官显要,贩夫走卒,一提起林连玉,必定天花乱坠,口沫横飞。强调林老如何如何伟大,如何不畏强权云云。。。。。言者指天笃地,听者纷纷附和。“精神社会”的华社个个都深明大义,个个都赤胆忠肝。。。。。。。然而,在“现实社会”中,高官显要把子女送入“国际学校”以便将来做官。贩夫走卒回家告诉子女要向林水成,林梧桐,陈志远学习以便身家过亿,富贵荣华,享用不尽;有谁会向林连玉学习?。。。。。。。。
“精神社会”中,华团领袖在宴会上,在备忘录里,口口声声,要政府公平施政,要平等对待各族云云。。。。。。。。。。。。。。
“现实社会”里,华团领袖见到部长高官,只会阿谀奉承,何时有公平对待过林吉祥及其他反对党人?
赌不赌博本就是个人的事。该不该合法却攸关文化价值观。博可“赌”却不可“合法”与鸡可“斩”不可“叫”有异曲同工之妙!

Chu Kong Ming (朱刚明) 说...

本人完全赞同你的看法和论点。

玲 说...

对于我来说,赌球合不合法不会影响到我,因为我不赌。如果要合法化赌球,前提当然是要公平竞争。诸如现在博彩也有3家可选,赌球可有选择吗?不要市场垄断,不要暗箱操作。为何还没决定合不合法化,执照批准信已经有了?为何人民的意愿还没有明确,有人已经可以大声说一切是为了社会福利?

反对声浪可以如此大。。不只是因为赌球的道德问题,还是关乎华人的荣辱。。而是显而易见的利益关系。。

Max 说...

扫黑是扫不完的,禁止也只能禁止人们的行为,而不能禁止人们想赌的思想,这些都只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着力点应该放在教育上,帮助人们建立正面的心态去看待赌博,只要心中没有赌性,即使面对赌博也不会沉迷深陷。

匿名 说...

没有大力反对非法赌博,只一味反对合法赌博,是伪善。
-----------------
我相信,真正站在道德與文化立場(非關利益)反對賭博合法化的人,當然也反對所有形式的賭博.

我們不用大力反對非法的賭,因為它原就非法,它的猖厥是因執法單位的無能,不是我們不反.

就如我們都不贊成打劫偷竊,卻不需要公開表達反對的意願吧?

但若政府有一天宣佈打劫合法化,我們就需要大力反對了!

至於那些為金錢或政治的利益而反對的人,那就真的是如張老所說的"偽善"了.

匿名 说...

在进入赌球环节前,不如我们说说“捐钱”。一些为名而捐钱,有人就攻击为“贪图名声”,不是真心真意的为社会贡献。

就无论这个捐献者是否为名,捐钱,只要交换回来的东西不是犯法火破坏公众利益(如捐钱换无罪),捐钱换名头这“很个人”的东西,其本身就是一个“好”的东西,虽然其出发点可能不那么“纯洁”(“不善”)。

第一个是“捐钱不为名衔”,第二个是“为了名衔捐钱”,第三个则是”不为名衔也不捐钱“。人们很多时候会”烂清高“指责那些有目的的善举,无名氏捐钱当然是最值得尊敬,但相交于那些“不贪图名声”而又“一毛不拔”的人,我看,我们应该“庆幸”社会上有这些这些贪图名声的人。


这就是这里一些人的观点。他们欣赏重点不是”善的结果“,而是你那对别人大众完全没有关系的出发点。

所谓没做就没错。你不做善事?没关系。但你要做善事,就得”全善“。

为自身小利而做善事是“伪善”,不但没有人欣赏,还会受指责。

#$@%&

好了,我们回到赌球。首先,我们把赌球合法化“分类”。究竟这是一个弊多于利的“坏决定”,还是利多于弊得“好决定”。
我看,合法赌球对社会应该弊多于利,所以反对的应该是“善”。

有人批评说反对合法化赌球可以分为因为道德或大众利益而反对,或因为自身利益(金錢或政治)而反对。他们说后者是"偽善"。

既然反对合法化赌球可以”分类“,那么赞成合法化也可以”分类“吧。

同样的,赞成合法化赌球可以因为道德或大众利益而赞成,或因为自身利益(金錢或政治)而反对。

前者的例子:部长为了”捍卫“非回教徒的赌博权利而大力支持, 也有ex-首相为了满足华人的”文化“/”天性“/需求而赞成。他们都是,这么伟大,为了道德/大众利益,另我好感动,这里很多人也应该很感动。

他们绝对不是伪善。因为伪善呢,他的结果是“善”,只不过其出发点却是“恶”。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作一些有利于大众的善举。

他们是”伪恶“,他们的出发点是善良的,是纯洁的。他们本身是认为赌博就是恶举,但他们为了自己的崇高道德(尊重他人文化/权利)而作出一些有害于大众的”恶举“。

至于麻花呢。他们没有表明他们赞成合法赌球的出发点是为大众利益还是为自身利益。但,毕竟他们不认为合法化赌球会带来更多祸害,荼毒整个社会,也不认为这回导致让本来守法本来没有非法赌球的人也陷入赌球深渊,他们就肯定不是“伪恶”。他们也不大可能使“伪善”。

麻花的赞成,只有“真恶”及”真善“,认君挑选:

1。麻花认为合法化赌球是一项“善举”,而他们赞成是《为了继续当信差帮华人传话》这良好出发点》,他们是”真善“。
2。麻花认为合法化赌球是“恶”,但《为了金钱或政治理由》而赞成。这是“真恶”。


一样米养百样人,这里有人要鄙视“伪善”的反对合法化赌球,当然也会有人欣赏麻花的“真善美”。

匿名 说...

为什么麻花死都要支持赌球合法化?

看来,当政府成功把赌球合法化,成功“抢夺”人民数以亿计的税金时,麻花除了可以分到“大选基金”,麻花将高姿态说他们成功影响政府每年制度化拨花生款项给华社/华教。。。

麻花为了自身的利益,只有将背叛进行到底。。

匿名 说...

“···让赌球合法化是为了‘有效管制’赌球活动···反对党只会反对,却无法提呈消灭非法赌球活动···!”颜炳寿这位新官放火了!

“勇气”这东西~有时是来自无知···私利···献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