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0日星期三

第三张票 打了回票

308政治海啸二周年,民联四州亮出政绩,虽说很亮眼,却是冰冷的数字。有点热气的,是较前宣布的外一章——恢复地方议会选举。

槟州政府宣布要恢复地方选举,来得有点兀突,因为民联在早前达致“共同纲领”时,已经放弃了这个项目。

雪州虽然随声附和,回教党主导的丹州和吉州没有动静,显然这不是民联的政策,也不是公正党的政策,主要是行动党,特别是林冠英首长的菜,他当然记得在308当选那晚把话说得又响亮又爽利,要还给人民第三张选票。

转眼另一次大选 风声又起,林首长终于在这个时候兑现承诺。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答案是:没有,这是虚招。

他兑现承诺所交出的货色,只是给选举委会写封信,要委会去落实。

不说这是与虎谋皮,即连借花献佛也不是,因为明知那花是不借人的。

谁人不知选举委会是国阵开的宝号,如果地方选举对国阵有好处,当初也不必废除,如今更轮不到民联来做空头人情。

果然,国阵老大纳吉首相明言回拒了,说地那样只有加剧地方政治角力,不能好好服务人民。

快人快语的纳兹里部长也说了,还是现在好,方便管理,方便分配。

小小的县市议会资源不少,除了拨款,还有很多很多的官位。虽然是芝麻官,依然争破头。谁掌控了这资源,谁就是有奶的娘。

尽管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民选地方政府管理上的确有弊端,民选的地方议会依然值得期待。

主要的期待,是要活得有点尊严。

中国的温家宝说,未来的施政除了要让人们丰衣足食,还要让人民活得有尊严。

小民所理解的尊严,就是不必面对太多官威。当今官大民小,官威十足,民太卑微,没有人不怕官府。有了民选的议士,至少可以借重一下,挡一挡煞。

顺便一问:可知谁是公仆?不是他们,是我们。可知谁是老板?不是我们,是他们。

事例:日前有报道说,某地福利部新规定,鳏寡老病申请福利金,都必须亲自上门见官,不得由他人代办。意思就是“管他能走不能走,要钱,爬也得爬来见本官”。

可惜,民联也不热心地方民选,看来凡是人都喜欢显官威。

槟州这一空枪,万一真的打到鸟,当然是政绩彪炳;打不到鸟也没关系,可以大作文章,一旦大选到来,主导这个议题穷追猛打,说不定更会承诺:“把我送到布城,我还你第三张票。" 给选民新的期待。

然后?然后又是五年。

7 条评论:

大米 说...

对于地方选举,我认同您说的纳兹里快人快语,目前并不需要地方选举,容易管理和分配资源。无论大家怎么不喜欢,却不得不同意他的说法是对的。至于民主不民主嘛,有时候太抽象。至于民联也不需要急于兑现当初许下的诺言,不得不同意民联在大格局方面也还乱七八糟,还谈什么地方选举?地方选举看来暂时还是比较遥远的理想。也许,再过个10年后吧。无需操之过急。

匿名 说...

如果把地方选举和人民活得有尊严挂钩等同起来,再多的理由也不能反对。

做人连死都要讲尊严,何况是活呢?何况还有子孙后代···

得空去逛逛动物园,看看那些吃饱喝足而没有尊严的禽畜~~然后想想自己···呵呵

PoliBug | 波力拔克 说...

哈哈哈~张老妙论~

张木钦 说...

台湾从总统选到市、乡、里,年年有选举,如今被批评为祸国殃民。

我认为像吉隆坡这个地位如“州”的,应该立即民选,还吉隆坡人第二张选票。

xuezheng 说...

當老百姓以為把手中的一票丟進箱子里后,民生服務就會馬上提高效率,如果是如此期待,最好不用地方選舉,也不用全國選擇。沒有全民的參與,選舉不過是偽民主的游戲罷了。

匿名 说...

民主自由尊严···不能坐等天降···别人不会送上门···大家出点力气!

guilotine 说...

前辈的“鞭策”虽有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可也未免有些“苛刻”。对于大选后仓促组成至今只有区区两年执政经验(算经验吗?)的民联“杂牌军”来说,只是搞好州的财务问题与公务员的“尾大不掉”就已“精疲力尽”了!还要处处提防巫统的“乌贼策略”和“泼粪策略”而疲于奔命。请前辈给点时间;高抬贵手,笔下留情,晚辈在此先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