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9日星期四

战斗英雄莫要泪涟涟

马华1118中委会后,最“惊悚”的事不是砍了几个人,而是流了多少泪:周美芬的,魏家祥的。

妇女组周大小姐梨花带雨不稀奇,因为文学家早就告诉我们说,女人是水做的;稀奇的是马青团魏大人涕泗横流,令人措手不及——来不及递纸巾给他。

这些日子来,每当魏大人在电视屏幕出现,我就心头一震,总觉得此君在马华诸君子中,最像未来的总会长, 也说不出是什么原因,也许他天生就有那股气势,是真命天子的格局,尤其是近来为了推动1128特大,他的战斗形象加深了这个信念。

可是,如今突然大河决堤,与他的铁汉形象实在不搭调,搞不好就此泄了龙气。

不是说大人物不可以流泪,而是不要为了小事哭得如此凄凉。

若问大人为何泪长流?只因翁总会长又打开杀戒,撤换了会长理事会多名理事,包括周、魏也出局。

 我说啊,失去了会长理事会里面一张椅子,只不过是失去一粒白豆,湿湿碎。算一算,魏大人依旧是堂堂马青团长,手握重兵,又有官位光环护身,好歹还是一州的诸侯(虽然他自己预言迟早完),今后如果每失一张椅子就来一次泪滂沱,此生哪得许多泪?

当然啦,我们决不会没有听到大人说,流泪不是为了自己的职位,而是悲痛党内民主的死亡。

在这当口高调诉求党内民主,很有点令人摸不着脑袋。改组会长理事会与党内民主有什么关系?

廖派口口声声说维护党章,那么党章不是赋权总会长任免理事会10名理事的吗?这些人当初也是在总会长“独断独行”的情况下委任的,当时没有听谁说民主死亡,怎地如今一撤换就变成民主死亡呢?

顺便还有一问:民主精神不就包括少数服从多数吗?中委不是已经多数票通过1128特大违章不应召开了吗?可是廖派却说特大铁定召开!莫非民主是单程道,半导体,只向一边通电?

翁总当初在廖魏诸君“同进退”的支持下,把蔡老二砍手砍脚,连个党籍都不留给他,其时也,人人笑呵呵。如今翁总重施故技砍了廖魏手脚,却来一把眼泪一把鼻涕作甚。

砍蔡老二,掀起党争恶浪。清除廖派,大团结破局。马华永无宁日。看样子,巫统不出手,马华就发痒。

果然,纳吉说要出手了。

9 条评论:

匿名 说...

真看不过楼上那五个“假人”的胡言乱语!

其实老学究这篇学得‘一针见血’比起‘拳打脚踢’来得更入微呢!

tongtong 说...

看来要恭喜此blog 吸引更多人来回应。
看了新闻,有必要哭得那么凄凉吗 ?
为了党。为了华社?为了民族 ?

可,我只看到为了‘没官位’而泣。

口口声声不要首相插手,现在却要他老人家出面。

60 年的政党,沦落到这地步,情何以堪?

匿名 说...

“战斗英雄莫要泪涟涟”!

很好的题目很好的文章。那群马华战士勇夫们,流泪和不流泪的,把党章民主抬进抬出,终于砸了自己的脚。痛哭声让那吉听到敲门进来了!

党争在消费马华的自主权,魏周恐怕不是为这而哭的吧?

tongtong 说...

有人在我blog回应,因不一样主题,我没发布,就在这里回应。

我想华社都不想看到这样的局面。男人流血不流泪,只怕未到伤心处。

如果哭能解决问题,大家都不会介意吧。

但, 这一闹, 以后还能在他人面前抬头吗 ?

匿名 说...

马华只是一个空壳已经很久,没有维护华社利益有眼看的。这些人不做好事了,使尽力气搞党争热闹得很!明显是为了各自利益啦。华人还很在意它的回心转意···

那吉一直是暗中提线控制,现在大概喊压不住便撕破脸皮公然出面-----脸臭臭地要一个一个地教训了,看看有没有说错?呵呵

匿名 说...

http://www.kwongwah.com.my/news/2009/11/20/21.html

廖中莱给不尊重特大的人骗了!

sheaming 说...

第一会合:
多亏了马华中委的智慧,决定推出蕹菜大餐。

第二会合:
也是多亏了马华中委的智慧,决定把蕹菜全部倒掉。

第三会合:
咳。。 还是得靠马华中委集体的智慧。。?

风满楼 说...

毫无新意,炒刘备的冷饭。

匿名 说...

他们还没了断···还在拉扯那又长又臭的缠脚布···可是民间早已厌恶反胃没人要提起了···哭吧闹吧···让这些自已为还站在云端的政治小丑们···在人们厌恶反感绝望中···从云端坠落···摔个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