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1日星期三

国旗飘飘,口水漂漂

民联建议更换国旗,引起政坛热议,连正副首相都上了火线,斥此议为企图改变历史和放弃国家遗产。

提出建议的是民联一位州议员马诺哈兰,来自雪州哥打阿南沙选区。此君官小口气大,宣扬的是“布城易帜”的历史性构想,像当前的利比亚,所以引起国家最高领导的重视,于是演出了一场有趣的“上驷对下驷”的剧目。

下驷先生要换旗的理由是我们的国旗太像美国国旗了,害得我们的非政府组织出国时容易被误以为是美国人而受攻击 。

我觉得下驷先生错了,国旗不可改,正是因为它很像美国国旗,这也是国旗最可爱之处,它会给我们带来一种自豪感。

记得某年本人初次出国,在某国际大城市中,遥见一高大建筑物上辉煌条纹飘飘,十分自豪,虽然走近一看,彼条纹非此条纹,有点失望。这种感觉,相信台湾前总统阿扁也有过。某次,阿扁去南美洲参加一项会议,他的专机刚好停靠在美国总统专机旁边,阿扁觉得很自豪,提了又提。

相似不是问题,依傍一会也不要紧。譬如,我觉得新加坡国歌听起来有“马赛曲”的味道,也就是有点像法国国歌。但他们的国歌是原创的,正如我们的国旗是原创,不是山寨。 人有同名,旗有同纹,歌有同律。但我们的辉煌条纹有14条,行政上却只有13州,多出的一条既不是新加坡,也不是汶莱,未免遗憾,现在有人强说那多出的一条代表三个直辖区,很是牵强。

说到国歌,有一事本人至今耿耿于怀。

又要说当年。那是1963年,有一项“亚非新闻从业员大会”在耶加达举行,我国有派团参加,那时马印还在搞对抗。大会结束之后,苏卡诺总统设宴招待,饭后余兴节目 是跳舞,风流总统满场飞,乐队奏起印尼民谣《月亮光》。

啊哟不对,那不正是咱们的国歌“哪嘎啦咕”么?苏卡尼当然知道,他也知道我们的代表团在现场。他这么做是存心轻蔑,笑我们拿别人的XX当脸皮。尴尬的我国代表只好退席抗议,回酒店睡觉。事隔50年,还是令人难以释怀,但仔细想想,我们确实没权力禁止别人唱他们自己的歌。

根据资料,月亮光也不是印尼原创,曲子是法国人写的,流行于法国,后来传入法属印度洋群岛如赛舌耳,再流传于马来群岛,印尼乐队编写成《月亮光》唱出。

《月亮光》毕竟是花前月下哼唱的歌曲,上世纪初霹雳州采用为州歌,独立后又成了我们的国歌,一首情歌就如此由乡野走入殿堂,变成庄严的国歌。我们曾经因为采用了别人的歌曲而受到侮辱,却不曾因为国旗像美国旗而受到攻击,民联那位下驷先生不知为什么不提这个。

3 条评论:

王督淳 说...

国家赤字,治安不靖,这么有空建议更换国旗,真是佩服。州议员是拿国家薪水的吗?

ghostkiller 说...

行动党马前卒凌国文
http://killghost39.blogspot.com/2011/09/blog-post_22.html

momoko 说...

http://the-reds2010.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