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1日星期日

爪夷文 一来,我们变文盲

北方有议题,两个华基政党对当前吉打州爪夷文“泛滥”的现象有一番小小的政治口水战。口水战之后,媒体上又出现了文字卫兵的辩驳,眼看就要蔓延开来。

反对者说,广泛采用爪夷文对不习惯阅读爪夷文者不公平,也是推行回教化的进程。支持爪夷文的说,爪夷文无关回教化,它是友族的文化瑰宝,反对它等于侮辱友族和他们的文化。

推广爪夷文等于回教化?这结论跳得太快,但是爪夷文与回教血肉相连却是无法否认的。假如不是当年回教征服大半个世界(武力的或柔性的),现在不可能在世界上那么多地区看到豆芽一般的文字。

当回教传入半岛时,马来人用阿拉伯字母拼写马来文是顺理成章的事,因为当时马来人没有自己的文字;但是,并不是每个接受豆芽文的民族都没有自己的文字,譬如伊朗,早就有成熟的波斯文,但依然在压力下改用阿文字母书写。

几百年过去了,对马来民族和虔诚的回教徒来说,爪夷文具有很高的感情价值是可以理解的。因此,六十年代制定国语法令时,确定放弃爪夷文而以罗马化为 官方字体的时候,马来人是很不舍的,也有很大的反弹。

法律确定之后,政府立法、司法、行政以及民间应用文字都采用罗马化,学校课本也是如此,至今已是两代人了,全国个民族都习惯了罗马化,大多数人都不认识爪夷文。

部分马来社会依然对爪夷文不离不弃,譬如回教党治下的州属,爪夷文的应用显然逐渐广泛,可以看到的是路牌、招牌和广告板。开始的时候,华人不免有抵触情绪,但是经过华基政党为了政治利益,多年来不断为它漂泊和美化,华社警戒心也逐渐淡化,甚至连“回教国不可怕”的话也说了出来,何况是爪夷文,而那些“胆敢”继续啰嗦的老顽固,一出声就会受到文化狼群的撕咬,也就宁愿成为寒蝉了。

口水战谁输谁赢不重要,从实际层面来看才令人担忧。

万一爪夷文的推广成了不可抗拒的趋势,甚至可以取代罗马化拼音,华人社会的日子将会不好过。首先是我们的莘莘学子,现在学三语的功课压力已经够重了,无端端又得学习另一种文字,真是百上加斤。

本人不再求学,却担心有一天出门时,街上的路牌换了爪夷文,或者上医院时,说明都换了爪夷文,那就要彷徨无助了。万一不幸收到警察来的信件,或者收到官连公司的通告,诸如制水、停电、起价的通告,写的是豆芽文,立即成了个文盲。至于做生意挂招牌的,添上或换上爪夷文,那将是一番好折腾了。

马来民族热爱他们的文化遗产,我们当然要尊重 ,但是尊重不是谄媚。既然法律已经有了规定,我们还是依法行事免得乱了套,因为当初立法规定采用罗马化字体,是各民族达致的共识,不容后代政客任意操弄。

3 条评论:

moot 说...

当下马来西亚的马来文也好不到那里去。 印尼马来文,现在已经成为了马来语的正统。除了文化上的意淫外,马来西亚马来文的作品, 市场局限在马来西亚。

allan 说...

你预测的将来比现在的“无法无天明目张胆贪桩枉法”的国阵还可怕!!!!

你的预测令到我很鸟怕!!!所以......

我决定下届大选投国阵一票!!!!

guilotine 说...

“语言是民族的灵魂”,这句话人人都懂。每个人都尊重彼此的语言并能自由学习和使用是非常理想的。
糟糕的是——有人要把自己的“灵魂”强加在别人的身上还大言不惭的说:"Bahasa jiwa bangsa"而忘了那是他们的“灵魂”,不是我们的“灵魂”!
今时今日,中文在大马能做到“不统,不独,不灭”的地位就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