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6日星期二

城里不看足球的人

满城都是世杯热,激情一个月,如今到了决战前夕,人心紧张又期待,像我这么冷漠的异类,城里恐怕找不出多几个。

开幕那晚是看了一阵子,给非洲喇叭吵得耳欲聋就转开了,从此不再回头,只在正常新闻播报中“被知道”   零星消息。即使没有那呜呜的长喇叭,相信我也不会转回头,因为这辈子没有追球的纪录。

对足球没兴趣当然不是经过理智思考的结果,一如反赌球人士那样想的深入。 没兴趣是没理由的,理由是后来为了写作文凑成的,是先有结论再找理由的。

有道是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我彻头彻尾是看热闹的。足球实在太不热闹了,简直是沉闷之极,就是抢过来抢过去在中场轮转。偶尔踢进一球,内行人大声喝彩,大赞精彩绝伦,而在我看来却是侥幸成分居多。有时连乌龙球也算数,兴什么奋。


我说啊,世界上有两种可赌性最高的运动,一是赛马,一是赛球,主要是足球。马有马会,球有球会,都是赚大钱的营生,马会赚马迷的钱,球会赚球迷的钱。长胜马身价百倍,长胜球星也身价百倍。所差别的是,那边是四条腿的,这边是两条腿的。

赌足球是世界性的,否则我们也就不会有合法与非法之争,政客总是互指对方的鼻子数落罪状,其实罪源就在足球本身 。

中国是体育大国,偏偏足球是侏儒,十三亿人同声一叹。不久前大力扫荡黑势力,结果发现全中国的球坛一般黑,比赛的胜负不是球员决定的,而是幕后赌博集团决定的。球迷啊球迷,可怜球迷,为了一粒(一个?一颗?)进球而激动,跳得像一只鸟,或曰“雀跃”,也为了失一粒球而沮丧痛惜,浪费感情。

我们国内的甘榜冠军队怎样了?有没有黑幕?请知情者相告。

世杯关系国家声誉,也关系到球员身价,相信没那么黑,但是裁判就很有争议了。譬如英、德那场,不是说有误判么?善意者可以说那是裁判犯了诚实的错误,但不善意者看起来倒与中国惯见的吹黑哨太相像了呐。

足球与暴力是连体的,它与战争一样是以强力夺取有限资源。为了达到目的就会动武,有时是两队互殴,有时是打裁判,有时是场外群众冲入场内打群架。打架也衍生了一群奇异动物叫做“足球流氓”,有球赛就有他们。 输了球不甘心固然要上街闹事;赢了球太高兴上街庆祝也一样闹事。

足球是人间没有所谓“体育精神”的明证,绝对不是“过程才重要,结果不重要"。相反的,结果才是一切。球队出赛,胜利归来就是英雄,接受群众欢呼;失败归来就成了过街老鼠,千夫所指 ,甚至有些国家认为输球是“国耻”。

足球比任何体育更能破坏家庭的和谐。夫妻吵架是常事,老婆也可能一怒出走,或一怒要离婚,或一怒死给你看。

熬夜追足球,做工没精神,老板一样赌懒。

还有谁像本人如此不入时的?还有谁思想更反动的?反省一下,原来阿伯生来没有运动细胞。

10 条评论:

小鬼零零壹 说...

本人也是淡然视之的人~

也幸好,不然三更半夜不睡觉,五点又要醒来!

鄭欽亮 说...

城裡不看球的人,加上我一個。什麼時候看,什麼大賽會,還是打瞌睡,罷了,重看張前輩生花妙筆,還更過癮。

guilotine 说...

世上的人都像前辈如此理性就好!在”世界杯季节“能享受”众人皆醒我独睡的“的境界!而其真正的意义却恰恰相反!

张木钦 说...

谢谢楼上三位陪我同作城里的边缘人。

足球与情人节一样,被商业炒作成为神圣之后,不跟风、不表态,就是可笑的古早人。

匿名 说...

哈哈!我是七八十年代迷過足球的人,也曾半夜隨鬧鐘起來追球,第二天上不了班...現在,卻可以跟張老一樣在世杯期間酣睡,真幸福啊!

匿名 说...

哈哈!我是七八十年代迷過足球的人,也曾半夜隨鬧鐘起來追球,第二天上不了班...現在,卻可以跟張老一樣在世杯期間酣睡,真幸福啊!

小张郎 说...

小弟也是不看足球的人。三年前在学院就有看。踏入社会工作后,渐渐发现足球就如你张先生所说那样。你说的,我十分赞同。

时常在网上看见球迷骂来骂去,还用上“我的球队”或“你的球队”的字眼。不好意思,但我真的为他们感到悲哀。。。

他们不是真正的球迷。因为真正的激情球迷,就在他们国家自己的球场,为自己的球队举旗欢呼打气。

我到过英国,体验过那里的生活。无可否认,足球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再说球员分分钟都是他们的亲戚朋友,或邻居。咱本地的一小撮疯狂球迷就隔空观赛在为陌生人欢呼。。。

看球没问题。看得“太激情”互相讽刺挑拨,朋友之间甚至会心里有刺,就是一个问题。。。足球何时变得如此的。。。我不会形容。。。

还没谈到赌球方面。。。哎。。。

今界世界杯,我还没看到任何一场。也应该不会看决赛了。隔天看成绩就好了。

匿名 说...

什么球都看当然也看足球。只是闲闲地斋看不下赌注,所以没必要注入激情,更没理由要熬出黑眼圈,选择看重播也过了瘾。

赌球该不该合法化的问题不感兴趣,那只不过是没有球的一场‘球赛’,争得脸红耳赤没看头。

看球,同时也看看球众生相。

匿名 说...

什么球都看当然也看足球。只是闲闲地斋看不下赌注,所以没必要注入激情,更没理由要熬出黑眼圈,选择看重播也过了瘾。

赌球该不该合法化的问题不感兴趣,那只不过是没有球的一场‘球赛’,争得脸红耳赤没看头。

看球,同时也看看球众生相。

张木钦 说...

小张郎说得好,为自己国家的队伍捧场感觉比较踏实,羽球就值得我们捧,因为我们曾是羽球王国,现在也不赖。足球嘛,连边都沾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