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9日星期日

事有蹊跷怎能不揣测


反贪污委会那座大楼,现在像警察局的扣留所一样可畏,进去受调查的人,倒霉起来会猝死。

赵明福“坠楼”之后,连雪、槟州政府也视之为凶险之地,今后不许公职人员包括官员、议员、助理们去那座大楼受调查,要查就来州政府的地盘以策安全。

公职人员有大树遮荫,平民百姓就更慌了,惟有自求多福,万一霉星高照被点了名,也只好硬着头皮到森罗殿去转一圈。

被传进去不一定是涉及犯罪,可能是做个好公民协助调查,但即便如此,进去一趟也会脱了一层皮。

有一位与赵明福同一天去作证的陈文华市议员描述,调查人员的盘问方式,恶言恶语,又罚站又威胁,近乎“刑求”。

如今大官叫人冷静,不要胡乱揣测,耐心等待警方的调查。

一个大好青年死得如此蹊跷,疑点那么多,怎能叫人不揣测?难道大官们自己心里没有揣测而视若无睹?那未免太铁石心肠了。

群情激奋,表达的意愿是要求“调查真相”,不是“警方调查”。

这之间有什么不同?不同就是不同。办一次民意调查看看,有多少人相信警方会查出真相。那些古甘案、加纳案、蒙女案,真相在哪里?

昨日有一则报道说,雪州总警长宣布初步调查结果,没有涉及刑事成分。法医报告还没有出来,警长就定调不是刑事案,那种判断案情的本事,真是神乎其技,当然也就叫人更加不存希望。

不过,今天他又改了口风,不排除刑事,讲话像儿戏。

大官之中也有一些明白民众的想法,内政部长希山慕丁就说,他会亲自监督查案,请大家放心。

吻剑部长是否能一言安天下,不敢妄说。但是许子根、纳兹里两部长则显然认为有个制度比一位部长的良心更可靠,所以主张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已昭大信。反对党则坚决主张设立更权威更有公信力的皇家调查委员会。

即使皇家委员会查出真相,后续行动还得靠政治意愿。年前不是有个调查警察效率的委员会吗,提出了几百个建议,结果成为具文。

在纷纷扰扰声中,有一个阴恻恻的声音说:不要把事件政治化!

不要政治化这种官腔,我们早就听得想吐了,阿官们怎的还不噁心。

反贪污委会的选择性办案,瞎子都看到政治色彩。以前那个叫做什么反贪污局的倒还比较合乎官场规则,就是少做少错,不做不错,所以我们对它没有感觉;现在改为反贪委会,动作多多,却是这般货色,叫人更加失望。

雪州已有人投报应该调查的可疑弊案何其多,然而却舍此而大阵仗主动调查全体行政议员的拨款,力度之大,竟至于闹出人命。

要看新任首相纳吉的魄力了。百日新政,志在赢取民心,这个反贪会却来“倒米”,如果还是优柔寡断,一任官僚体系尾大不掉,那么百日修行,累积功德将一夕烧毁。

19 条评论:

waihan~huixian 说...

我到现在都还是不相信赵明福将会沉冤得雪,不相信这件事会有人负责,不相信MACC那帮人不是浑蛋。

朱刚明 (Chu Kong Ming) 说...

52年的教导无方,得来一个‘帮倒忙’。所谓‘越帮越忙’矣。

Jack 说...

地狱门。。。。。

The 说...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hqlN9GXe-A

匿名 说...

唯有把事件政治化,才能更加激起公愤、转而施压于执法单位,希望能尽快查出真相及最重要的是把真相公诸于世。

匿名 说...

一个没落政权的绝地反攻开始了······

leekundak 说...

没错,此案件必须要政治化,如没反对党和正义机构监督和跟踪,你想憑我们老百姓去处理會得到什么結果?执法单位會公正,公开,公平去調查?嘿嘿!搞不好!到时请你去抽(甘文烟),三年零八个月.
古甘案件是最好的证明,最好的明证,怎样解释都没法禳人民相信.
赵明福先生的案件,希望有良知的国人,一定很要全程跟踪,一刻都不能放松,务必要个合理,满意的答案

Yan Cheng Cheok 说...

我的国家有只狗,碰到恶人夹着尾巴就逃,遇见好人就张牙舞爪。待我武松把它的爪子和犬牙都给拨了,再把它的蛋儿阉了,看它如何再发恶.

guilotine 说...

“赵明福事件”必定有一个黑手在操作。“黑手”勾结反贪会成员(非全部)谋杀“赵”以激起原本与“反贪会”站在一块要捉贪官污吏的人的怒火——反过枪头对准“反贪会”以至“反贪会”失去公信力再也无法展开调查。
正如专家所说"谁人在这起事件中受益就有最大嫌疑。”

启慧 说...

张先生,我想请问您,在1984年《民族先锋之歌》里,的第六篇您提到1958年在怡保召开的全马华校代表大会您对其中的的两条提案做了一点的妄评,可以请问是那两个提案吗?
因为我正做着《读罢遗篇重下拜》的课业,想知道当年的那两个提案,但却找不到,唯有麻烦您告诉我,可以吗?
谢谢 !

匿名 说...

别期望他们会查出真相,他们的工作---只会毁灭证据和捏造证据。。。。

匿名 说...

如果这群人模狗样的家伙,对坠楼命案交不出一份具说服力的调查报告的话,就让人民来裁决吧。

人 民 心 中 都 有 一 把 尺 !

张木钦 说...

启慧:

就是第三段下面关于列华文为官方语文的那两条议案。

启慧 说...

张先生,谢谢...

匿名 说...

现如今首相却少的已不是魄力

恰恰是人民质疑的道德和诚信

Jack 说...

以下的故事我讲过无数遍,大家应该也听到腻了。
可是它每一次都带给我新的启悟,所以希望与大家分享。

老和尚与小和尚要过河。
当时,有位妇人也要过河,可是河水太湍急了,她不敢过去。
于是老和尚就背着妇人过河。
身为出家人竟然触犯色戒?小和尚非常不解和不满老和尚的作为!
过河了,老和尚把妇人放下,就一直往前走。
走不到几步,小和尚终于按不住自己的情绪,开口责问老和尚刚才的举动。
只见老和尚微笑着说:“我已经放下她了,为什么你还背着呢?”

前几天,我欣然遇见这位老和尚了!
她刚刚才死去心爱的人。她的肚子里还有另一个生命。
可是她的表现却让我刮目相待!
正当全部的人起鼓呐喊、磨刀举枪,一片血腥四起之际,她却出奇冷静地说:“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哭了。我要他看到我依然坚强的活下去!”
对了!这就是“放下”!做得好!赞!
我们今世也许已经轮回千千万万次了。
一些恩恩怨怨不是今世才突然产生的。很多事情不是一两句话就可以讲清楚的。
如此善良上进的一位大好青年竟然遭遇如此惨不忍睹的下场,只有上天知道答案。
佛说:
为善,不得善终,因祖先尚有余殃。殃完,福将至。
为恶,不得恶报,因祖先尚有余福。福完,殃将至。

希望大家,特别是那群大哥大姐级的政坛演员们,以及那班劳苦功高的记者大哥大姐们,让阿福的家人安心的疗伤吧!
我已不忍心再看到那两位老人天天以泪洗脸了。

放过他们吧!
如果你们还有良心。

匿名 说...

楼上的,俺怎么总觉得,听了你故事说的,好像是妇人背和尚过河呢?呵呵【狒狒】

cy tan 说...

张先生,我是启慧的朋友,除了那提案的问题,我还想问您写到的"白雪公主比夸父逐日家喻户晓......",这两者之间有何关系?

2020 说...

张先生,您好!
我想请问您:
《读罢遗篇重下拜》是您对林连玉先生的敬佩还是林连玉先生对古人的敬佩?
请问是什么事件引发您写《读罢遗篇重下拜》?